• 前 夜

    更新时间:2017-01-08 15:54:42本章字数:1310字

    网上订的火车票已经取回,可罗惠美还是犹豫再三,不知道明天要不要去那个叫“灵沟”的军营。“到底去还是不去?”罗惠美心烦意乱地嘟囔着,从客厅走到卧室,又从卧室走到客厅,仍是理不出头绪。

    罗惠美跟他交往的时间并不算长,也就半年多,不,如果单算相处的时间,满打满算也就二十天。二十天里,他的表现不得不让罗惠美心存疑虑,他答应五一陪她到塬上看油菜花,罗惠美为此推掉女伴的邀请,做好准备欣喜地等着,左等右等,却只等来他一个“这周回不来”的电话;他许诺罗惠美过生日会有神秘的惊喜,可从一大早盼到次日凌晨一点,连个问候都没有,只在第二天的电话里寥寥说了一句“对不起,我忘了”。

    当得知他是军人的时候,罗惠美心中一怔,犹豫过要不要和他交往,但交往的想法总是打败不交往的想法,他除了热情真诚乐观朴实,身上还琳琅满目挂满了其他一大串的优点,情人眼里出西施,他就是罗惠美眼中的白马王子。眼高心高的罗惠美单到快三十岁了,她知道自己在等的就是他。最大不足是两人相距较远,他的军营在距离城市三个小时车程的灵沟,他说两个星期外出一次,但罗惠美和他见一面总要一个月或者更长时间。

    更多时候他们是电话恋人,电话两端,他讲自己的日常生活,讲自己那些可爱并且朴实的战友,罗惠美则讲闺蜜的趣事,还有看了什么电影读了什么书。他从没在电话里说过爱罗惠美,但罗惠美常能感到电话那头传来的浓浓的爱的味道。那天他突然说要娶罗惠美,罗惠美有些不知所措了。

    罗惠美总觉得他们相处时间太短,她对他还有很多不了解的地方。知道她恋爱了,闺蜜们支了很多招,比如吃饭是不是抢着埋单,唱歌有没有抢话筒,喝酒是不是喝到胡言乱语,每天晚上会不会给你发信息,说这样可以检验一个男人对你好不好。罗惠美把这些都记在心里,可还没来得及一一验证,他竟求婚了。他说,若答应,他在灵沟军营等她。

    罗惠美对他突如其来的求婚要求有些不知所措,罗惠美还掂量不清要是嫁给他,自己能得到什么,失去什么。罗惠美的要求其实并不高,只是想要一份简单的幸福生活,但罗惠美最害怕的,就是连这他也给不了她。

    罗惠美征询母亲意见,母亲说,你要想好,找个军人是件辛苦的事情。接着又开始讲那讲过多遍的和军人父亲的故事:恋爱的时候总共见过三次面,加起来不到一个月,结婚第二天又急匆匆赶回了部队,说是有任务,生你的时候都不知道他在什么地方,过完满月了,他才满脸愧疚风尘仆仆赶回来……回忆的时候母亲平和而欢乐,好像那些过往的日子里包藏着她所有的幸福,罗惠美知道母亲深爱着父亲。母亲还说,军人情愿把命交给事业,不会辜负了谁,虽说跟了军人辛苦,心里却是踏实的。

    母亲叙述里的父亲,活脱脱就是存在她脑子里的那个他。罗惠美从母亲后面的话里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她欣喜地说,我知道了。母亲明知故问说,知道什么了?罗惠美说,我要去灵沟,我要嫁给他。母亲笑了,说,我赞成你的决定。并催促罗惠美,快把这事给你爸爸说说。

    罗惠美转身处,父亲年轻坚毅的微笑定格在木质相框里,二十多年前,当营长的父亲殉职于一次救灾,那时罗惠美刚上小学。罗惠美打小就知道父亲是个英雄,她和母亲都深深爱着父亲。抚摸着相框,罗惠美喃喃地说,爸爸,我也选择了一个军人。身后,母亲强忍的泪水瞬间溃堤般洒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