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节梦境与现实

    更新时间:2017-01-13 17:00:54本章字数:3161字

    “满天的白云轻浮在蓝色的天空中,一个男学生和一名女学生在柳花树下笑语盈盈,那少年间的容颜在这柳絮轻扬的校园里显得柔美而温馨。”

    “轰!”一声铁门的开闭声把杜文儒从梦境中惊醒,只见两个日本兵从铁笼门外把一名全身脓包的中国人扔进了牢房里,随后迅速关上铁门离开,原本死寂的囚笼中顿时引起一阵骚动,紧缩在四周的犯人紧紧盯着那个刚被扔进来的中国人,他一动不动的在牢笼中间趴着,全身部分溃烂,牢笼中没有人敢上前去探究一下情况而杜文儒在牢笼中的一角处像其他人一样,静静的看着这个看起来已经死了的人。杜文儒感觉到在这黑暗潮湿的囚笼中慢慢散发着让人恶心的尸腐味!

    杜文儒已经不知道在这个大牢笼里被囚禁了多久,每天都有一些老百姓被日本人抓进来进又带出去,有人说那些被带出去的人可能是投靠了日本人做了良民,所以放回家了,也有的说他们肯定是通过亲戚朋友送了日本人很多好处所以才被放了,这些私下里的猜测或许让牢笼内的所有人有了活下去的希望,让他们彷徨恐惧的心情得到了少许安宁,但是这个刚被抓进来的人他是什么情况,看起来已经奄奄一息了!为什么把这样快死的人抓进来这让囚笼里的每一个人都感到莫名其妙的不安,杜文儒还在不停的思考着这个人到底什么情况时,突然间进来几个身穿白色大褂脸上带着防疫口罩的日本兵,他们迅速进入牢笼内把那个浑身长脓包的中国人翻过身来,仔细检查着他的全身并在纸上做着记录,他们好像在进行一种检查流程类似于医院里的防疫检查!恐惧感瞬间散布到杜文儒的全身,周围其他牢犯也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不对,都开始尽可能的远离那个快死的人!检查的过程很迅速,日本兵检查完后立马走出牢笼关上牢门然后在门口处喷洒了一些雾状液体,杜文儒猜应该是消毒一类的药水。每一个人的目光都转向了那个躺着的人身上!

    杜文儒是东北大学的学生,梦境中的那个男学生就是杜文儒,而那个女学生就是他最爱的妻子。毕业那一年就是在那颗柳花树下,杜文儒做出了一生一来最让他幸福的决定,就是向那个女孩子求婚当他的媳妇儿。婚后杜文儒留在了学校当了一名教师,在那时他们的生活是多么的甜蜜,杜文儒只想好好的教书和他媳妇好好过日子!

    许久之后,那个奄奄一息的人醒了一下,凭仅有的一点力气把身体调整了一下但依然没有说出一句话。阴暗潮湿的地牢时不时老鼠四处乱窜偷吃着剩余发霉的食物。杜文儒往前挪了挪,在离那个人较近的地方看了看判断出这个人已经活不了多久了,因为这个人全身的脓包开始溃烂流水散发出一种腐烂味,于是杜文儒又慢慢的挪回原来的角落里。牢笼又陷入长时间的死寂中。

    “雅英。。。。。你别动了都怀孕了,你还干这些粗活小心动了胎气!”杜文儒的母亲急切的说着。“这些事让文儒做就行了!”

    “恩,母亲说的没错,你怀着孕呢,好好歇着吧,有什么事我来就行了,你要是动了胎气那就不好了。”杜文儒从书房里走出来,快速的扶住赵雅英,满脸笑意的把她领到里屋坐靠在床上,然后回身把赵雅英没干完的活继续干完。

    那时的冬天校园里一片安详,白雪像棉被一样厚厚的覆盖在操场上,显得多么富有画意。那一年杜文儒和赵雅英还有他的母亲一直住在学校家属宿舍里,那一年脑海里回荡着幸福的笑声!

    已经过了两天了,日本兵除了送饭外,就是拿着本子详细的做某些记录,渐渐的有些异样出现了,期初是一个,然后第二个、第三个。。。,劳犯们开始一个个开始莫名的呕吐,同时浑身上下开始脱水长脓包就跟原先那个人一样,很显然这种状况就是传染所致!牢笼中每个人都意识到这个死人身上有病毒,人们开始恐慌并喊叫着“放我出去!我不想死!!”,但没有人会理会这些垂死挣扎的叫喊声,又过几天叫喊声慢慢的变成一片痛苦的呻吟,牢笼里已经死尸遍地,在他们的身上都长满了脓疮而且身体严重脱水,那些呻吟的人在痛苦的挣扎着依然乞求着生的可能。没过多久这微弱的呻吟也慢慢的消失在死寂中。此时杜文儒也在这痛苦的呻吟中感受到死亡的临近!

    (急促的呼吸声在周围响起!)脚下的枝叶在一群逃难的人群中被踩的咯吱咯吱作响。这一年是1937年,日本发动了侵华战争,东北三省相继沦陷,杜文儒带着妻子和他的娘亲夹杂在逃难的人群中奔波南下,想到四川重庆哪里是后方能够躲避战争的侵扰。火车站的站台上人满为患每一个人,每一个家庭都带着自己的行李焦急的等待着南下的火车能带着他们到南方的城市逃难,这几天日本人到处抓苦力被抓走的人多半都没能或者回来,突然几辆日本军车开进了站台从大卡车上下来很多士兵,军官迅速指挥这些士兵冲进人群开始到处抓人,人群中开始恐慌的四处逃窜,杜文儒见到站台南面不远处是一片树林于是就拉着妻子和母亲往南跨过铁轨往有树林的地方跑。身后的日本兵开始不停的向奔跑的人群开枪,人群中的老人一个一个在杜文儒的身边不远处应声倒下,此时杜文儒意识到日本人在有选择的强杀老弱的中国人主要抓健康强壮的,所以杜文儒判断日本人一定是在抓壮丁,于是他下意识的尽量挡住自己的母亲和雅英但是普通百姓怎能跑过这些训练有素的日本军人更何况他们还有机动摩托车,赵雅英在急速跑动的过程中肚子开始阵阵的疼痛感步伐不得不放慢了下来,眼看日本人就要赶上来的时候,杜文儒在往土坡向下滑的时候猛然发现一颗大树下,树的根部显露在土坡的外面,由于常年的流水使得树根下出现了一个中空的土洞,杜文儒飞快的爬到洞口往里面扫视了一遍,这个洞口虽小只能容一人出进但土洞内比较深邃是一个躲藏的好机会,杜文儒迅速爬上土坡看了一下日本兵已经不离百米,他和母亲对视了一下说:“快,钻进洞里!!”,瞬间杜文儒和母亲瞬间把雅英推进了土洞里然后用树枝和落叶把洞口遮盖住。

    “雅英藏在里面别出声,不管外面发生什么都别出来,只要我还活着就一定会回来找你的,记住千万别出来”说完杜文儒带着母亲继续朝着临近的村庄方向跑去。

    “你们要好好活着,一定要回来,我等你们”赵雅英强忍着泪水望着洞外转身远去的身影喊到!

    日本人追的急忙并没有发现土坡中的土洞,他们尾随着老百姓也往临近的村庄方向快速追去,渐渐日本兵包围住这个临近废弃的村庄并开始在村内开始大肆的搜捕,把逃进来的中国人一个个赶到村口一共大约有上百号人,杜文儒和他母亲也在其中。不一会一辆日本吉普车行驶到队伍的最前面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一个身材挺拔的士官,他腰配一把日本武士刀,身着披风威风凛凛的走到中国人的前面,他向一个下级军官举手示意了一下让他过来并说了一些话,于是下级军官下令让所有中国人都跪在地上不许抬头,那个从车上下来的士官开始在这些中国人中慢慢走动并不时的藐视每一个他经过的中国人,突然他抬起手开始不停的指点跪在地上的中国人,这个军官每指一个人随后的士兵就朝这个人开枪,每一个跪着的人都陷入了恐慌中。杜文儒看见这个军官正在缓缓往他这个方向走来,这使他不由得全身抖动,杜文儒害怕失去母亲害怕再也见不到自己的妻子和孩子,但他无法做出任何选择只能用余光看着这个日本人慢慢的走过来!

    这个日本军官停了下来用手指指了一下,杜文儒瞬间恐惧涌上心头,军官所指的就是他的母亲,当随后的人本士兵就要开枪时,“不要!”杜文儒大声喊道,同时本能的跳起来抓住士兵的枪口往地上一拨,“砰”子弹打在了老妇人的右脚边上,见状士兵往后退了几步,稍微缓过神后就立刻抬腿把杜文儒踹倒在地上随后又来了两个士兵把杜文儒死死恩住,这时本来继续往前走的军官停下了脚步转过身来看着杜文儒,他走过来到杜文儒的面前,“抬起他的头”军官对士兵说道,士兵抬起杜文儒的头,两人相互对视了一下还没等杜文儒缓过神,军官立即抽出腰间的手枪朝杜文儒的母亲头部开了一枪!

    “不!”杜文儒痛苦的在地上斯喊着,军官轻蔑的眼神和面带享受的笑容瞬间点燃了杜文儒心中复仇的火焰,他挣脱掉身边的日本兵拼了命的朝军官扑了过去,但是身边的日本兵在他起身扑向军官的那一刻就抬起枪托向他头部猛烈砸去,杜文儒瞬间晕到在地不醒人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