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节 成为实验品

    更新时间:2017-01-13 17:04:12本章字数:1680字

    不知道过了多久黑暗中的忆境渐渐的消失,杜文儒慢慢的睁开双眼当模糊的视线渐渐清晰后,他发现自己躺在一间单人牢房中,这让杜文儒心中充满疑问,他双手扶着床缓缓的坐了起来这时牢门上的洞口被打开,一双冷酷而带有轻蔑的眼神注视着他,杜文儒永远也忘不了这双眼睛,这样的眼神瞬间使杜文儒脑海中反复闪现出自己母亲被枪杀的痛苦场景。铁门被打开杀他母亲的日本军官慢慢的走进来,杜文儒冲了上去却被随行的士兵恁在墙边。

    “你们这些支那人就只会做无畏的反抗真是愚蠢!”日本军官走到杜文儒的面前轻笑的说道。

    “你们好好看管这个编号137的马路大,他现在是我的秘密项目实验材料以后只有我这边的人可以提取他!”军官转头对着后边跟随的士官命令道,后边的士官听到命令后立即点了点头,“这个137能在牢笼中活过来说明他的体质不错,这对我的实验项目很有价值!”军官一边对着旁边的士官说着一边走出了囚室,随后士兵把杜文儒推到在地上重重的关上了铁门,在地上的杜文儒就这样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他的脸夹不自觉的抽动着,眼神直直的瞪着自己的右胳膊,在他的右胳膊上有一个明显的黑色标记--137!

    时间一天天的过去,自从那个军官进来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看守每天都固定的时间送着味道发霉的食物顺便再打开一下铁窗用冷漠的双眼看一看杜文儒的状况就好像在观察一只动物。他知道自己是日本人的实验材料每时每刻都在等待着死亡,一个人长期的被囚禁在阴冷潮湿的小房间中没有人跟他说话,杜文儒就不停的绕着圈走动。

    “雅英,我听见孩子的心跳声!”赵雅英平躺在床上而杜文儒正用自己的右耳朵紧贴在她高高鼓起的肚子上兴奋不已的说着,“孩子正在动!”杜文儒这挡不住自己内心溢于言表的喜悦之情,那一刻他体验到了作为人父兴奋和突然间的责任以及充斥着对以后幸福生活的无比向往,而母亲就在不远处用欢喜的神情做着自己的家务。

    一圈一圈的走着,每一圈杜文儒都试图回忆着过去那些美好的景象来抵抗住这里的孤独和内心的压抑。每天都会有一个囚犯迈着沉重的步伐被日本兵从铁门前的走廊押送过去,过去的人多但很少能有几个回来的,即使回来也是半死不活的被穿着白大褂的医务兵抬回来。杜文儒每当有囚犯走过时,他都会紧贴着铁窗上的缝隙往窗外看着他们。铁窗常年被潮湿的空气氧化腐蚀慢慢形成了一个较大的空隙很难合上,所以可以看到每一个囚犯从铁窗前走过去时的全部面容,

    一具尸体没有了灵魂却睁着眼睛可以来回的走动,那将是什么样的感觉,而此时的杜文儒就是这样的一具行尸走肉,每天或团缩在角落里或是不停的在房间里转圈,活着的希望慢慢被等待死亡的气息所埋葬,一天天的磨损着他的活力。

    不知道过了多久,牢房墙上渐渐的有一个长度在十几公分的裂缝,微弱的雨声从墙外透过裂缝传到房间里,水滴让裂缝周围的墙面泛出水珠,阴湿了一大片。杜文儒并没注意到这个裂缝依旧无意识的来回走动

    当外面的乌云渐渐的散去,温暖的太阳迫不及待的跳出来后,随之而来的阳光透过这个缝隙照射进来,形成一条明亮柔和的直线悬挂在半空之中。杜文儒静静的蹲靠在墙边目不转睛的看着这条明亮的直线,忽然从缝隙里飞出一只蝴蝶,它姿势轻盈,柔美的拍动着翅膀在半空中来回转了两三圈,而后轻轻的落在了杜文儒的手背上,洁白的翅膀上不规则的落着一些粉红色的点点,杜文儒的眼神终于有了一丝活力,他微微向下低了一下头用好奇的眼光仔细观察着这支花点白蝴蝶,他的手背能清晰的感觉到翅膀晃动所带来的微风以及它的六只脚趴在皮肤上的触感。他一动不动生怕惊动了这只蝴蝶,但它并没有在杜文儒的手背上停留很久,起身飞回到半空,转了一圈后又顺着缝隙中的阳光飞了出去。

    许久后杜文儒突然站了起来把床用力挪到墙缝的地下,杜文儒想看看能不能通过这个墙缝看到外面,想知道这个墙缝外会有什么,他慢慢抬起自己的右脚站了上去,直立起身子但还是比墙缝处最大的缝口矮半头,他使劲抬起脚后跟双手扶住墙面,终于勉强的让眼睛和这个缝口平齐。杜文儒把自己的右眼紧贴在缝口处,一开始由于长期没有接触到阳光所以眼睛一下子不能适应从裂缝中直射过来的强光,他回了一下头眯了一下眼睛好让眼睛慢慢适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