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节 幸福生活的期盼

    更新时间:2017-06-13 15:22:01本章字数:1940字

    “报告。”

    “进”当警卫员进入房间时杨义国正研究着挂在墙上的作战地图并没有立刻转过身来。

    “连长,我带着几名战士在附近排查了一遍,有几个昨天值夜的战士说他们在后半夜时看见一个人从医疗营帐中突然往树林深处跑去,早上黎明时才回来的”

    “查到那个人是谁了吗?”

    “查到了,那个人叫杜文儒,是刚进来的医护兵。”

    杨义国停顿了一下,然后转过身来面向警卫员问道:“对那具尸体的调查出什么结果了吗?”。

    “经调查尸体是前天晚上被偷走的那具战士遗体,在树林里找到尸体时尸体上有一处新的咬痕,像是刚被人咬过不久,而且这处伤口被严重感染不能愈合,还有严重的脱水现象。”

    “先让我好好想想,对了,尸体的事情在没有查清楚之前不要告诉别人,好了,你出去忙吧。”

    “是。”

    等警卫员走后(警卫员是否存在)杨义国陷入了片刻的沉思中“杜文儒和这具尸体有没有关系,如果有关系那他为什么要偷那具尸体,他要那具尸体干什么呢?”一连串关于杜文儒的问题片刻间充斥在杨义国的脑海中,不过当杨义国看了看桌案上的一份文件时眉宇间微微皱了一下,然后又转身研究起身后的作战地图来。

    “你们听说了嘛,蒋介石邀请中共领导人去重庆和平谈判!”三五个人围着一个破旧的小木桩旁边聊着,其中一个老兵抽着旱烟抢说道。

    “那你们说蒋介石是什么意图啊?”一名年青力壮的战士问道。

    杜文如正在他们不远处整理刚运来的一批医疗用品。他听到木桩旁战士们的闲聊。就不由自主地靠近蹲在他们旁边听了起来。

    “如果是真的话是不是就可以不打仗了。”其中一个士兵大声的说。

    “和平我看不可能,你看这木桩上的这盘棋。”那个抽旱烟的老兵指着木桩上的一盘象棋继续说道:“这盘棋就好比是一个国家。如果双方中有一人想赢,那就没有和平,所以不能对敌人抱有幻想,还是要做最坏的打算。”

    老兵打开烟枪前的烟袋中取出一些烟丝塞进烟嘴中点燃,然后深深的吸了一口。“你们看蒋介石集团是那种输到一半儿不想再去赢回来的人吗?”老兵深沉的反问这周围的战士,嘴里同时突出滚滚的白烟顿时让坐在不远的杜文儒咳嗽了几声而其他人也稍微向后仰头试着躲避那呛人的烟气。

    “不会,那你觉得中共领导人去还是不去?”其中一个士兵问道。

    “去的话,就怕蒋介石搞鬼,中共领导人的生命就会有安全问题,不去的话可能落个话柄。扣咱们一个不愿意和平专门挑起内战的罪名,对共产党的政治影响不好。”

    “那中央现在有什么消息?”

    “还没有不过不管怎么样,还是要做好准备。我想只有解放全中国,那时才能得到完整的和平,才能建立人民真正当家做主的国家。”老兵说完,周围的人都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杜文儒也不自觉的和他们一样同意老兵的说法,但内心还是期待那不是真的,因为他痛恨的是日本侵略者而不是中国人,我们刚把日本人赶走了,为什么中国人自个儿又要打起来呢,想到这里杜文儒的内心有一些叹息。不久,那些士兵散去之后杜文儒依旧静静地坐在木桩旁看着明媚的阳光,但是片刻后就在起来转身时,眼眸中的余光略过一个在身后不远处瞬间消失的黑影,由于没有看清楚那个黑影到底是什么,所以杜文儒也没有太在意还以为是自己座的时间太久了猛一站起来而导致的。

    ”杜大哥,你在干什么呢?”

    “奥,永信啊,这不是刚整理完新运来的医用品,然后就在这歇会儿晒了会太阳。”杜文如看到张永信身上带着义务兵的标袖,他猜到永信精神郎爽的原因“看来组织同意你当医务兵的请求了!”

    “是啊,杜大哥以后我要跟着党跟着赵姐好好干,听赵大姐说你是个大学教师肯定是很多的字,我从小没读过书,都是别人时不时教我几个然后我就学几个所以认识的字不是很多。杜大哥请你以后教我识字儿,只有这样我的思想水平才能上去,才能跟得上赵姐的步伐。”

    “好的,不过得慢慢儿来,这可急不得。让我回去想想怎么让你学起来更全面些。”杜文儒看到张永信这个小兵对知识的渴望,使自己回想起求学时那种蓬勃的少年精神不经的感慨。

    “谢谢杜大哥,对了,我来的时候赵大姐让我找你,说让你过去准备医治伤员”于是杜文儒与张永信一同向医疗帐篷那边走去。

    远方的山峦重叠在一起。显得格外静宁高耸威严挺立而山中的秋叶有黄有红有红黄相间他们像被子一样静落在山间像女人漂亮的衣服点缀在山林,此时的晚霞映衬在群山峻岭之上,使万物光影如同天籁之境唯美温馨。

    “这些伤员是怎么回事?”赵雅英对着几个士兵问道。

    “这些是路过老百姓,我们在执行去咯任务的时候在山林中遇到了的,听其中几个人说他们在逃难的路上遇到了山中的土匪,他们抢劫财物和女人然后砍伤了很多人。”

    “永信你去和其他卫生员把伤势比较轻的分出来安排到其他帐篷中去,会有人替他们治疗,需要手术的重伤员都抬到手术室里去,文儒你去手术室里帮忙。”

    赵雅英看了看重伤患者。患者中大部分人都是被人砍伤已经伤及内脏有很多人因为失血过多而开始休克。在手术台上已经准备好所有手术器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