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节 黑影人

    更新时间:2017-12-14 09:27:00本章字数:2200字

    深夜已至,赵雅英终于从手术台上下来,她叫人把最后一名伤者抬下手术台送到了患者区,她拖着疲惫的身体慢慢的依靠在旁边的椅子上。

    “是不是很累,剩下的事我来处理吧,这些重伤患者我来看护着你赶紧回去休息吧”杜文儒看见赵雅英已经很累了于是说道。

    “雅英”赵雅英正要开口时杨义国从手术室外进门叫到。“手术进行了这么晚我来接你,我知道你连饭都没吃我特意留了一些。”然后回头对杜文儒说道:“晚上就辛苦你了,等会我会叫人把饭成好了给你送过来。”

    “嗯,谢谢连长。赵医生你放心,这里就交给我吧我会好好完成工作的。”于是赵雅英和杨义国就一起走出了手术室,而杜文儒就那样站在门口处发呆的看着他们消失在自己的眼界里,许久没有挪动身体。

    杜文儒巡视完伤员感到别无大碍之后,时间已是深夜。在回手术室的路上他仰望璀璨的星空,闪烁的星星点缀在浩瀚的夜空之上是无比的美轮美奂,杜文儒深深的被这样的夜空所吸引,这么多年来的监狱生活以及逃出来之后的东躲西藏让他很少能静静的欣赏这美丽的夜空,一种莫名的孤独感始终围绕在他的内心深处,但是此时他似乎想到了什么:“对,我要留下来帮救赵雅英,保护她不受任何伤害,同时跟她一块救更多的人。”杜文儒自言自语的说道。

    进入手术室,室内一片狼藉,医疗用品经过长时间的使用后有的需要及时的消毒处理,同时还要归纳整齐以便下次使用时可以及时找到。杜文儒这几天认真的看过医疗器具的使用流程,很认真的去完成每一步规范,把所有医疗物品摆放到规定的位置,但是最后要把那血腥味极重的废弃血带和装满血水的水桶清理干净是最为困难的,杜文儒必须克服自己内心的障碍,他一靠近这两样东西,血腥味就会充斥这杜文儒的全部的大脑,他的全身瞬间开始兴奋到几乎面目狰狞,就好像有一个人在他心中不断地告诉他:“这些才是你需要的东西,是最重要的东西!”杜文儒不断的控制着自己的身体,控制着内心嗜血的欲望,此时他的额头上此时已经挂满汗珠,他转过身来通过调整呼吸稳定了一下自己,用衣袖擦去汗珠走向前去,在一个陈旧的木箱中翻出了一副口罩戴在了自己的脸上以此来隔离血腥味对自己的冲击。

    附近有一条曲径悠长的溪流,营地战士们的衣服脏了都会拿到到这里来清洗,杜文儒穿过茂密的草丛来到小溪旁俯下身来把水桶中残余的血水倾倒出来,然后掏出止血带开始一条条的认真搓洗起来。溪水反射着洁白的月光在附近的小树上和杂草堆中映射出不停游动的斑斓,也同时照映在杜文儒的脸上。

    “嘎吱。”突然在不远处有树枝被踩断的响声传来,杜文儒全身一个激灵急忙转身看过去,但是那个方向被杂草所遮挡并不能看清楚到底有什么东西,于是他俯下身子慢慢移动爬进杂草丛中想看看后边到底有什么。他用手在草丛中拨开了一个缝隙,此时看见一个背对着他的一个黑衣人正在跟站在树后边的人小声说着什么,因为站在树后边杜文儒无法看到那个人的外形,只能隐约的在树后侧看到因为月光照射而产生的黑影,那个黑影在时不时的点头好像在听取什么重要的事情。

    杜文儒蹲了半天也没听清楚他们在谈论什么,更看不清这两个人的模样。心想不能再往前移了因为前边的草地上散落了很多枯树枝和落叶根本没有下脚的地方,如果再往前移动必然会被发现到那时候可就麻烦了,不管他们是不是自己人都没必要找这个麻烦!杜文儒一边想一边开始慢慢转身往回移动想尽快走到小溪边收拾自己的东西然后离开这里。

    正当杜文儒快要走出芦苇丛时,就感觉一颗子弹从自己的耳边穿过打在了前边的石头上瞬间产生了火花,杜文儒心想坏了可能由于移动地时候拨动芦苇的声音太大被那两个人发现了而且从对方开枪时没有任何的声音就可以知道枪上一定安装了消声器,于是杜文儒迅速在原地趴下不动,只见又一颗子弹落在其身边不远处。杜文儒抓起身边的一块石头猛往远处扔过去好让对方的注意力转移到其他地方不在往这里开枪不然下一颗子弹很有可能会打到自己。他抬头往后看了看对方只见此时原本说话的那个人开始往树林的另一头跑去看样子是要先走一步,只剩下那个躲在树后边的黑影人,这个人很聪明的躲在书后边,让树挡住自己的全身同时只伸出拿枪的手对准杜文儒这个方向。刚开始杜文儒觉得扔出去的石头应该可以混淆了对方的判断方向,谁知道黑影人只往石头的落地处开了一枪然后立马又调转枪口指向杜文儒这里,眼看对方认定了这里一定有人。杜文儒觉得躲是躲不过了,索性又捡起身下的几块石头起身以S型轨迹冲向黑影人所在树的侧后方,由于杜文儒奔跑的速度实在是惊人黑影人根本就瞄不准对方每次开枪都会慢上几拍让子弹总落到杜文儒的身后,就这样杜文儒在短时间内冲到了树的侧后面是对方整体暴露在自己的视野当中,瞬时杜文儒用尽全身的力气把手中的石子狠狠的往对方身上甩了过去,只听见对方大叫一声,急忙往后退去转身往树林深处跑去。

    见黑影人逃走,杜文儒并没有再继续追赶过去,因为他不知道对方是不是自己人所以刚才甩出去的石子并没有朝对方要害部位打去,又或者继续追赶会不会遇到更大的麻烦到时候就真可能脱不了身了,杜文儒不想惹什么麻烦所以想到这里决定还是不要追上去为好。他经过那棵往小溪方向走去时脚下好像猜到了什么,他低下头看见自己正踩着一本书,书的封面有点陈旧不知道是不是那个黑衣人急忙逃脱时遗漏下来的。杜文儒捡起来大致翻了翻里边的内容感觉就是一本普普通通的书并没有看出什么特殊之处,杜文儒本来就是书生出身又当过教师所以他对书籍有一种天然的珍惜感,于是他心想自己先拿回去,如果将来有什么用我再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