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梦想和现实的距离(1)

    更新时间:2017-05-23 12:53:29本章字数:1393字

    花蕊撅起小嘴:“妈,是不是又往我的包里放东西了?”

    花母笑道:“我只不过放了一包炸鱼两罐腌肉还有一些香肠而已。”

    “您不是已经放过一包了吗?”花蕊不满道,刚要重新清理就被花母的手按住。“我还不是怕你初换水土吃不惯那里的饭,既然放进去就别拿出来了,虽然应付不了几顿但总比没有强。”说罢擅自拉上拉锁,将包放回原处。

    花蕊蹙眉:“这么沉怎么拿呀,这可是千里的路程呢,一个皮箱两个行李包,火车上还未必有座。”

    花母安慰道:“小蕊,别担心,一会让你爸帮你将东西送拎到火车上,下车的时候你让同学接一趟不就得啦,要不你现在给同学打个电话!”

    花蕊哭笑不得:“那个学校都是新同学,我认识谁呀,让谁接我?”

    花母指着墙上镜框下方插着的那张照片,道:“那个肖什么柔的,她不是和你报了同一所大学吗?”

    花蕊纠正:“您说的是肖羽柔吧,她的确也报了乐阳财经,可惜没考上。”

    花母的脸立刻布满担忧:“是么,这么说你在那里连个照应的人也没有,这可怎么办,你这一念就是四年呐!”

    见母亲难过,花蕊急忙劝道:“妈,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为什么要靠别人照顾,何况肖羽柔打算复读一年再考,若是顺利的话,等到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们又能在一起了。”

    花母拉着女儿的手坐在床沿上。“小蕊,女孩家在外面一定要小心,不该去的地方咱不去,不该惹的人咱别惹。尤其跟男生们要保持些距离,对了,你的眼镜为什么不戴?”

    花蕊挽上花母的手臂,撒娇:“妈,我只不过稍微有点近视,不戴眼镜看书都没问题,可是您为什么老让我戴那副难看的眼镜?您不知道吗?长期带近视镜将来很难摘下来了,何况小柔说我戴眼镜和不戴眼镜好像两个人似的!”

    花母惊愕:“带近视镜不是保护视力的吗?”

    花蕊笑得无奈:“哪位专家告诉您近视镜可以保护视力?只不过视力严重下降的人不戴没办法。”

    花母叹了口气。

    “既然如此不戴就不戴吧,小蕊,别怪妈故意往丑里打扮你,因为女孩漂亮就容易早恋,一旦早恋必然耽误学业,而且现在的工作多难找啊!我就盼望着你能顺利拿到大学毕业证,争取在乐阳找份好工作找个好对象,最好是乐阳本市户口的,那样你就可以永远留在乐阳了,到那个时候我和你爸什么都不干了,也去乐阳跟你享福去,乐阳市,单听这名字我就欢喜,快乐的充满阳光的都市,真好!”

    遐想后的下一刻她又叹了口气。“小容把我们的脸都丢尽了,我现在走到哪都感觉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真是作孽哟!”

    花容是花蕊的双胞胎姐姐,她在高二那年突然辍学打工去了。原因是家里条件太差不能同时供两个大学生,尽管花容比花蕊学习还要好,可是她竟然主动退让,甚至瞒着妹妹。花蕊知道后还哭了好几天,但是一切都是木已成舟于事无补了!

    后来传闻花容做了画室老板的情人,父母立即赶到画室大闹一场,之后姐姐就失踪了。这件事在整个镇上闹得沸沸扬扬,就连自家的亲戚也跟着外人起哄,甚至当面冷嘲热讽。

    “别提那混账,她根本不配为人子女,将来我死后也没脸见列祖列宗了!”一直闷头抽烟的花父突然冒出这一句。

    花蕊笑道:“过去的事就不要提了罢!哦,我该走了,妈,您和爸要注意身体,天不好时就不要出摊了。”

    花蕊离开的时候,在小巷的拐角处回头望了一眼,只见头发半白的母亲身影依然在风中伫立,那只窜种的牧羊犬就趴在她脚下。

    花蕊心知肚明,母亲将未来的希望全部寄托在自己身上了。她拭去眼角的泪水暗暗发誓:我一定要出人头地,争取在乐阳给父母买一所大房子,让他们从此安享晚年衣食无忧,花蕊,加油,为了这个梦想而努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