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男朋友(1)

    更新时间:2017-05-23 13:05:27本章字数:2126字

    “小蕊!”

    熟悉的声音让花蕊从沉思中惊醒,只见高大魁梧的程枫双手插兜靠树而立,月光与灯影下,一张平凡略显斯文的脸此时极度不满。“怎么搞的,这么晚才出来,为什么不开手机?害得我足足等了你二十分钟,你也太过分了!”说罢先行而去,大步流星。

    花蕊慌忙追随,一如竞走,还解释着:“我也没办法呀,该干的我都干完了,没成想老板娘又加了些活给我,至于手机关机,还不是因为店里有规定,上班时间不许打电话。”

    程枫撇撇嘴:“那你就辞了这份工作再找新的呗,凭什么看他们脸色?”

    花蕊扯扯他袖口示意他速度慢些,满脸堆笑:“看你说的,哪有那么容易?这个时代工作多难找呀,更别说兼职了!”

    程枫突然停下脚步,盯着她的眼神如同见到外星人。

    花蕊不知所措:“怎么了?”

    程枫一脸鄙夷:“花同学,你真俗不可耐,亏得你还是个大学生呢!为了金钱宁愿放下自己的尊严?你也太差劲了吧?地道的钱奴,名副其实的拜金主义!”

    望着她楚楚可怜欲哭的表情,又心软下来:“行啦行啦,原谅你了,就算你是俗人我也不会抛弃你行了罢,谁让身为学生会主席的我天生有责任感呢!再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和我呆久了你自然会脱胎换骨的。”说完搂上她的肩继续前行。

    自以为是!花蕊心里骂,可是小鸟依人的身体却背叛了想法。

    “对了小蕊,我的衣服洗了没有?”程枫突然侧过脸,问道。

    花蕊清澈的美眸闪动着惊讶:“衣服不是你今天早上才送来的吗?我还没来得及洗呢!”

    程枫皱眉:“谁让你洗来着?不是让你送干洗店吗?干洗店洗的就是干净,而且熨的也平整,他们都夸我这一阵的衣服特别有形呢!我可是公众人物,绝对不能有损形象知道吗?”

    “哦,知道了。”花蕊点头,心里却在狂笑:哈哈哈!笨蛋,一直都是我洗我熨的,我才舍不得把钱往干洗店送呢!

    不知情的程枫对她的顺从感到很满意,所以搂她肩膀的手更收紧了。

    “小蕊,先别回宿舍,我饿了。”程枫挡在她前方。

    花蕊心里咯噔一下,语气虚弱:“那怎么办?饭店都关门了不是吗?!”

    程枫冷笑:“又装傻,大世界可是通宵营业。”

    花蕊换上一副商量的口吻:“小枫,都这么晚了,就别去了行吗?要不我敲开学校小卖店的门给你买点面包火腿肠好吗?”

    程枫哪里肯依:“我才不吃那些没营养的东西呢!”

    花蕊一脸为难:“可是现在太晚了呀!”

    程枫有些不耐烦了:“现在可是假期,谁不出去玩?干脆我们玩通宵算了!”

    玩通宵?花蕊脸色巨变,惊恐至极!

    程枫立即丢给她一个白眼:“至于吓成这样吗?行了,吃完饭立刻送你回去,这样可以了吧?”他立刻冲到前方拦车,不再给她拒绝的机会。

    花蕊摇摇头,一脸无奈地追随。

    大世界烤肉城普通区的包房里,服务生摆好一大堆需要烤的东西,又替程枫打开啤酒,礼貌一笑:“东西已经上齐了,请二位慢用!”说罢毕恭毕敬地离开,将拉门合拢,但他和别人聊天的声音很快传进包房。

    “打桌球的人应该不少吧?你居然有时间到这边来?而且摆着一张扑克脸!”

    “杜总的死党真难伺候,刚才我只是不小心从杯子里溅出点酒洒在他的鞋上,他就让我滚,还说整个晚上都不想看到我的脸。”

    “你说的是耿绍杰还是韩羽?”

    “是耿绍杰。”

    “你够幸运了,要是换成韩羽,他能让你把他的鞋子用舌头舔干净。”

    “不就是有几个臭钱吗?太狂妄了!”

    “不是几个臭钱的问题,他们可都是乐阳顶级富豪的独生子,又是大世界主人的死党,自然是很嚣张。不过呢,要是哄得他们开心,随便赏点小费也抵过咱们一个月的工资了。”

    “可我就看不惯他们的狂样!”

    “你这话小心点,万一被他们听到你就死定了。再说,识时务者为俊杰,我们对他们恭敬不过是看在钱的份上。”

    “你说的话也蛮有道理的。”

    “领班呼叫我,你等我一下,我去去就来!”

    盘腿而坐的程枫听得真切,他摇摇头,冷笑:“又是钱奴,可悲!”

    花蕊一脸困惑:“你说什么?”

    程枫拉了拉嘴角:“我在说那些服务生。小蕊,把啤酒给我倒上。”

    花蕊立刻放下手里的翻肉的工具给他倒酒。

    程枫这才注意她那没有血色的脸,于是问道:“你脸色怎么这么差,生病了么?”

    花蕊先摇头后叹气:“唉!我担心宿舍锁门的事。”

    尽管全校师生都知道她勤工俭学,班主任还为她争取到可以晚归的权利,可是眼下毕竟是假期,宿舍值班老师不当班,而一些自我保护意识强的学生往往在十一点左右将门上锁。

    不过这个理由不是她发愁的全部,在这里一顿饭少说也得消费三百块钱,而程枫一向不掏腰包又不准将剩菜打包。眼见自己又要破费和浪费,她不发愁才怪。怎么办?看来十一这个长假又白努力了,早知如此,我也像小柔一样回家和父母团聚就好了。

    程枫喝了口酒幸灾乐祸道:“进不去有什么关系?去我家住不就行了!”

    花蕊立刻摇头:“我才不去你家过夜。”

    程枫冷哼一声:“现在都什么年代了,未婚同居不是太普通了吗?就你假正经连碰也不让我碰,连吻你都不行。哎呀,你不会是双性人或是有残疾吧?看来我今晚一定要好好的检查一下。就这么定了,吃完饭去我家。”

    花蕊的脸一片绯红,而后给他一个白眼,严肃起来:“程枫你不要闹了。”迅速将烤肉翻一遍,而后拿出手机发短信。

    程枫气得脸都绿了,他当然知道女友的动机,肯定是求助室友等会为她开门。

    阴沉着脸将一口杯的酒一口气喝光,恨恨道:“我就讨厌你这副德行。”

    他之所以这么晚来吃饭,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因为他对同学李强夸下海口:我今晚一定能拿下她!眼见她再次脱逃怎能不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