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章 情敌(2)

    更新时间:2017-05-29 19:23:40本章字数:2230字

    程枫握紧拳头大吼一声,气势汹汹直奔仇人。

    杜展飞似乎早有准备,只见他拥着吓傻了的花蕊旋转一圈就轻易地躲过程枫的拳头,还在扑空的程枫再次袭击的前一刻,突然推开怀中人,手臂一挥,就轻易挡开对方的挥拳,而后飞起一脚,速度极快,快到程枫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被踹出好远,不但重重摔在墙上而后倒地,就连眼镜也飞了出去。

    程枫顿时浑身疼痛,眼前一片模糊,幸好花蕊及时捡回眼镜为其戴上,可是一只镜片已经震裂,那痕迹好似拉网的蜘蛛。

    程枫就差七窍生烟了,狠狠地推开花蕊又冲了过去。

    他使出浑身解数向敌人攻击。

    可是慌乱无根的步伐没套路只凭蛮力的出拳,杜展飞一见就知他是门外汉,于是嘴角带着一丝笑意,只躲不攻,即便来势汹汹也不急于躲闪,故意让程枫有种差点打到的感觉,故意让他遗憾继而心急如焚,耍戏猴子一样。

    十几个回合过后,程枫已经挥汗如雨气喘如牛,却不曾打到对方一下。

    而杜展飞却面不改色气不喘,还笑吟吟地故意气他,见陆续有人跑来观战,这才想到速战速决。所以,当程枫再次扑来时他微微侧身,猛然一个背摔,出其不意速度极快,程枫自然措手不及,于是重重摔倒在地,眼镜再次飞出,就连唯一完好的镜片也摔掉了,和他此时一样狼狈。

    程枫刚要挣扎着爬起,却被仇人再次踹倒,不但将他的手反扣还骑驴般骑上他的背,这还不说,居然得寸进尺让他亲吻冰冷的意大利地砖。

    挣扎无效的程枫不停叫骂:“你这卑鄙无耻的混蛋,竟用这种下三滥的招式袭击本少爷?有本事放开我,你我正大光明比试一次,你敢吗?你他妈的!”

    杜展飞笑吟吟地任他骂,只是听不顺耳时就让他狗啃泥一次,还不时地抽打他的后脑勺,力度不大目的只是为了羞辱他。

    看不过眼的花蕊在一旁哀求着仇人:“放过他好不好?别这样!”心里又气又恨又后悔,后悔来大世界,不但让她亲眼见到程枫的背叛还撞到了恶魔,以致自己的初吻都失去了。

    她本想趁机逃走,可是又放心不下程枫,何况他那位现任女朋友从始到终都保持着优雅的姿势注视着杜展飞,脉脉含情。所以花蕊顾不得许多了,继续哀求:“一切仇恨冲我来好了,求求你别再难为他!”

    杜展飞哪里肯放?反而眯起魅惑无敌的眼睛,仿佛和她打情骂俏一样:“你该不会喜欢上他了吧?他既平凡又普通,既好色又滥情,哪里比我好?哦!我明白了,是不是因为没有我的日子太寂寞了你才会滥竽充数找了这么一个蠢货?”

    他突然语气一变:“水性杨花的贱人,还敢替他求情?滚开!”说罢抬起被她握住的手臂用力一掀,花蕊立刻被掀倒在地。

    程枫哪里受过这等委屈?被制住已经够丢脸了,可是那混蛋居然一而再地羞辱他?此时他挣也挣不脱逃也逃不掉,感觉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还听见有人嘲笑他自不量力。就在羞恼到了极限的时候,他居然哭了,悲戚的声音极为难听。

    杜展飞发怔几秒,这才放开身下人。

    没错,他的确被刺激到了,心说:靠,不会吧?他到底是不是男人,老大不小的还哭鼻子?和这么一个娘们似的男生打架简直是扼杀了自己的名声!

    “怎么了杜总?”

    “有人闹事么?”

    “您没事吧?”

    大世界各区的负责人及保安都到场了,此时护驾般围着杜展飞,询问不停,其中一位还神色紧张地和杜展飞耳语几句。与此同时一位高大威猛的年轻男子一把揪住已经爬起来正准备戴眼镜的程枫,恶狠狠道:“你他妈的想找死?居然跑到这里撒野?知不知道这是谁的地盘?”

    程枫怒视面前的人,却再也不敢逞强了。心里惊讶道:那个混蛋就是杜展飞?

    他一阵后怕。虽然没有见过杜展飞本人,可是对这个名字却熟悉的不能再熟悉,除了众所周知的,他还听说此人会功夫,据说他曾经赤手空拳对付七八个持有利器会武功的混混,最后还以全胜而告终。

    想到这程枫情不自禁打个冷战,不过很快又得意起来:和这样的人我居然能对付十几个回合?看来我程枫也不是吃素的!而且我会记住今天所受的羞辱,早晚我会加倍奉还,走着瞧好了!

    “萧楠,放开他!”幸好杜展飞制止及时,否则程枫的左脸肯定会挨上一记重拳。

    杜展飞得到密报,看热闹的人中有记者。就算他个人不在乎丑闻,可是大世界的声誉他却不能不顾。

    于是冷傲地盯了程枫数秒,突然被对方极为滑稽的眼镜逗笑了,而后强忍着笑,说:“尽管今天是你先动手的,但你毕竟是我的顾客,这样,今晚你的一切消费可以算在我头上,还有,”

    他的手指还未碰到上衣内侧的钱包,早有下属递上一沓暂新的钞票,于是看也没看就放进程枫上衣口袋:“这些钱你拿去看医生吧,或是换个眼镜,我可不想以大欺小。”实际上他比程枫还小一岁。

    且说程枫先是惊愕的表情,之后醒悟:狡猾的混蛋,想作秀给众人看?美死你,我偏偏让你难堪!他仰起头,嚣张道:“杜展飞,你想用钱摆平本少爷?可惜,我不吃这一套。”话虽如此,却没将钱掏出来砸在仇人的脸上。

    他用眼睛也能看出那些钱最低也有几千块,傻子才会不要呢,不过他又不能在众人面前失掉尊严。

    萧楠怒火中烧:“你这家伙真是蹬鼻子上脸,我倒想看你吃哪一套?”

    说罢又要扑过去,杜展飞再次阻拦,对程枫宣战般挑挑眉,笑道:“好啊,欢迎你报复我,我的办公室在九楼哦,千万别走错了。”说罢指指楼上,立刻引来众人一阵爆笑。

    程枫气极,猛然发现小蕊和艳后都不在了,更感觉自己孤立无援。

    这些没义气的家伙!他心里骂,嘴上还不服软:“杜展飞,你等着,这件事我是不会算完的!”他昂首挺胸冲出人群,大步流星扬长而去,可是没走几步就听‘咣’地一声伴随‘哎呀’地惨叫。

    原来程枫只顾生气不看路,加上失去大半功能的眼镜作祟,所以直奔柱子撞了过去。

    这会他不但额头痛感钻心眼前还金星围绕,加上从身后传来的掌声笑声口哨声,气愤之极的他就差打人毁物狂喷鲜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