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 无耻协商(1)

    更新时间:2017-05-29 19:53:03本章字数:1521字

    “花小姐,你说我们的事该如何解决?”

    花蕊被他们盯得如坐针毡,见韩羽开口立刻回答:“韩先生,上次是我错了,求您大人大量原谅我好吗?至于那笔钱太多了,可不可以折价让我将来慢慢还清?”说到最后一句时语气十分无力。

    那么多钱,就算打一折她恐怕也要还上一辈子。可是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她没有资格拒绝,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命砍价。

    韩羽流露惊讶之色:“原谅你,慢慢还钱,我没听错吧?你凭什么和我讨价还价?”

    他离开座位直奔花蕊的面前,猛地扯开他那昂贵的风衣掀起高档的衬衫,露出白皙健美的腹部,而一条犹如虫子般难看的疤在他右下腹部盘踞,好似见证般冷笑着。

    “我曾经迷死人的身体和容貌就这么毁了,你以为一句道歉就可以了结吗?尽管我不在乎那些钱,但也不想便宜你!”他又撩起额前的发,有意让她看清紧贴发际的那条疤痕。

    “可是我当时属于自卫的呀!”花蕊辩解着。

    只见韩羽放下衬衫,修长的手指抬起她那好看的下巴,眼神变得难懂,声音却冷如冰冻:“去你妈的自卫,要不是你那天勾人的打扮让我疯狂,就凭你这副青涩的长相即便求我碰你我都不肯呢!”

    他故意说反话,其实那天若不是在死党面前夸下海口他绝对不会碰她,而现在她的模样却让他心动不已,只是他深知不能操之过急,否则完美的计划会因他的鲁莽而落空,那就不好玩了。

    忍受着侮辱的言语,花蕊可怜兮兮:“我要怎么做你们才能放过我呢?要不打我一顿好了。”

    话音刚落三位男子都笑了,韩羽还说:“可惜我们不喜欢打女人,再说,挨顿打就可以还债?想得倒美!”

    花蕊双目含泪,继续哀求:“韩先生,既然不该发生的已经发生,就给我一次机会好不好?”

    韩羽冲死党们神秘一笑,这才转过脸举起三根手指,一本正经:“花小姐,我现在给你三个选择,无论你能做到哪一条,我们的帐从此就一笔勾销,这可是看在展飞为你求情的份上哦!”

    花蕊闻言大喜,连连点头:“好,你说罢,什么条件?”她还感激地冲‘求情的恩人’一笑,然而,美不胜收的笑颜竟让三人同时愣了几秒。

    韩羽最早清醒过来,干咳了两声,这才拉过椅子潇洒地坐她对面,正色道:“第一个条件,将你欠我的降到最低,十万块钱,不过需要你立刻兑现。”

    花蕊的脸苍白起来,急切追问:“那么第二个呢?”

    韩羽流露出古怪的表情:“第二个条件,从我们三人中选出一位完成契约婚姻,期限一年,要是难做决定我们也可以通过抓阄帮你选择。”

    花蕊的舌头差点被自己咬到,甚至怀疑自己的耳朵。

    契约婚姻一年?说白了就是让她卖身还债?

    混蛋王八蛋!

    她强压怒火:“还有呢?”

    韩羽舔了一下自己的唇:“最后这条最简单,就是你为我们跳一支迷人的脱衣舞,勾引到我们就算过关。”

    “坏人!衣冠禽兽!”花蕊咬牙切齿,终于明白求他们放过自己简直就是白日说梦与虎谋皮。

    韩羽这会还冷嘲热讽:“谁对你说我们是好人了?不过对你够仁慈,尤其第二个条件,没错吧?”

    耿绍杰则冷冷道:“和我们这等高贵的人完成契约婚姻,又可以抵消债务不用坐牢,你应该欣喜若狂才是,别装了,快点选择,我们的时间可是很贵的。”

    泪水终于从花蕊美目中溢出,一滴滴坠落,只见她慢慢起身,声音凄凉:“韩先生,我选择三条之外,你们报警吧,我宁愿坐牢。唉,这里的空气让我感到窒息,请允许我在门外候着,放心,我绝对不会逃跑的。”说完就向房门走去。

    杜展飞的声音突然从她身后响起:“太好了,这正是我们想要的结果,羽,我们报警前是先通知她学校呢还是先告诉她的父母?”

    花蕊的心揪了一下,放慢脚步。

    又闻耿绍杰说:“先通知学校吧,送她入狱之前先毁掉她的学籍,岂不快哉!”

    花蕊情不自禁打个冷战定在原地。

    韩羽阴阳怪气道:“还是告诉她父母吧,我听说很多猝死的人都是因为生前受到了什么刺激或打击,要是她父母被气死的话,一定更有趣。”

    话音刚落就见花蕊的双腿不停发抖,身体也摇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