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一章 黑暗之光(1)

    更新时间:2017-05-31 10:45:47本章字数:1533字

    杜展飞离开健身器材,见韩羽坐在原地发呆,就问对面人:“绍杰,你发现没有?羽今天很奇怪!”

    耿绍杰轻笑:“想必是纵欲过度吧!”

    韩羽听到这话,转过脸一笑,也不反驳。事实上,他正因为一件事困惑着。昨天和一位新结识的女孩共度春宵,昏暗的灯光下,女孩的脸竟然变成花蕊的,之后的疯狂无需细说,那种感觉却让韩羽神魂颠倒,以致现在记忆犹新。

    太丢脸了!

    这件事要是让死党们知道,不笑抽了才怪!

    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花蕊非但没有中奖,学校还收了下学期的书费和住宿费,花容仍然联系不上,至于程枫还钱的承诺更是一个谎言。

    将所有积蓄取出来堆放在床铺的中央,都是零零碎碎的小面额,此刻变成了‘小山丘’,可是数来数去只有七百二十块钱,花蕊长长叹了口气,感到无限悲哀。

    这就是她全部的家当了,就算加上饭店老板拖欠她的薪水,距离十万根本就是遥不可及,而且明天就是还债的日期,看来这次真的是在劫难逃了!

    翘课,对曾经的花蕊来说简直就是陌生的字眼。可是现在,她不止一次翘课了,就连落下的笔记也没心情补上。

    猛然想起母亲的话:“小蕊,别怪妈故意往丑里打扮你,因为女孩漂亮就容易早恋,一旦早恋必然耽误学业,而且现在的工作多难找啊,我就盼望着你能顺利拿到大学毕业证,争取在乐阳找份好工作找个好对象。”

    “最好是乐阳本市户口的,那样你就可以永远留在乐阳了,到那个时候我和你爸什么都不干了,也去乐阳跟你享福去。”

    花蕊情不自禁掉下眼泪,起初是小雨,而后转大雨,直到哭得淋漓方才停止。

    将钞票整理好放进密码箱的暗格,合上皮箱后又将数字码拨乱,这才擦干眼泪,拿起手机拨了一个烂熟于心的号码。

    “怎么无人接听?哦!我真蠢!他们凌晨五点多就出摊了。”

    她又拨了一个号码,还好,通了。

    “喂!你找谁?”

    “您好,是爱家蛋糕铺吗?麻烦您找一下凉粉、面条摊的李玉芬好吗?我是她女儿,因为有急事又找不到她只好将电话打到您这。”

    说完花蕊一阵担心,因为她曾经不止一次被蛋糕铺的老板娘挖苦了,说什么我这里不是公共电话什么的,可是,今天她的声音却格外温柔,让花蕊震惊之余还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哎呦!我道是谁?是小蕊啊!听说你快结婚了?对方还是大城市高干的儿子?他本人还是什么主席?真了不起!整个市场的人都羡慕你父母呢!听说未来的女婿还要接他们二老去乐阳?”

    对方叹了口气,又说:“我怎么就没有这个福气?一样将女儿辛辛苦苦地拉扯大,到最后还是个赔钱货,倒搭。呵呵,我就知道小蕊一定有出息,比你姐姐优秀多了,对了,婚期定了吗?”

    花蕊未等说话对方又说:“我们这些你妈妈的老姐妹都打算参加你的婚礼呢,你妈妈还说全体的车票她全报销,当是旅游一趟。”

    花蕊不知该回答哪句,只好应付道:“谢谢婶子,对了,麻烦您叫我妈妈接电话好吗?我有急事。”

    对方笑道:“哦!这个我竟然忘记了,那你等等,我这就去叫。”

    花蕊一阵心酸。

    哪还有婚礼!

    “喂!小蕊吗?”电话里传出花母的声音,苍老却满是惊喜。

    几天来积累的痛苦与酸楚一并涌上花蕊的心头,还好理智占了上风,硬是将翻江倒海的悲伤压了回去,故作平静:“妈,我是小蕊,您身体还好吗?”

    “好,好,我和你爸身体都好,你呢?瘦了没有?”

    “还好。”

    “小蕊,别再打工了,我们的买卖还不错,不差你那点钱。”

    “妈,我们家里有多少存款?”

    “怎么啦小蕊,没生活费了吗?我才给你寄去不久啊,是不是出什么事啦?”

    花母的声音充满了担忧,更让花蕊不知如何开口!

    父母都是老实巴交之人,万一知道了真相以及她的处境,他们能受得了吗?

    特别是韩羽那只恶魔的话这会还在她耳边萦绕:“我听说很多猝死的人都是因为生前受到了什么打击或刺激呢!”

    所以当母亲再次追问的时候,惶恐不安的花蕊决定说谎:“妈,生活费还有,只是我现在急需一笔大钱,您可不可以借给我?”

    花蕊紧握电话的手心全是汗了,只好换了只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