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一章 休闲厅美少女(1)

    更新时间:2017-06-06 18:22:44本章字数:3100字

    心仪俱乐部的仓库里,一个女孩靠在装满杂物的麻袋上和人通话,她一身清洁工的服饰,帽子压得很低,所以看不清楚她的长相,此人正是花蕊。

    因为今天是周末来玩的人特别多,所以溜冰场的工作量比起平时要忙几倍。还好花蕊手脚利落,提前干完了分配的活。

    不过就在此时,小娜的电话打进来了。“姐姐,我爸爸因为患阑尾炎要做手术,医生让我们交三千块钱,可我妈妈东借西凑还差一千,所以我就想到了姐姐,姐姐一定会帮我们对不对?”

    花蕊犯难了,可是又不想拒绝小娜。想当初花蕊从报纸上看到这位名唤江娜的小朋友想要一本英汉词典后,她就按照报纸上的地址给对方汇去一本英汉词典附加一台英语复读机。尽管未留姓名住址,小娜的爸爸还是通过邮局查到了她的手机号码,特意向她道谢。

    据说小娜家的条件差极了,父母下岗后以卖菜为生,但自从她妈妈出了车祸生活不能自理,爷爷患了脑血栓,她家的处境越发艰难,即便申请到低保仍然艰难度日。

    小娜的老师为其在报纸求助专栏求助过,但好心人也只能偶尔帮一帮,和实际困难相比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花蕊犹豫片刻还是决定帮助小娜。反正巨债不急着还,她手上还有剩余,大不了节省自己的伙食。告诉小娜尽快将钱汇过去,挂断电话的花蕊立刻将手机关机。

    突然,一只手大力拍在她肩膀上。花蕊吓了一跳,回头望去,长出口气:“黄莺,想吓死我吗?我以为是经理呢!”黄莺笑道:“花美女,你胆子这么小啊?呵呵,经理怎么可能来这?”

    花蕊笑着丢给对方一个白眼:“别这么称呼行吗?论说美女,你才是呢,黄大校花!”黄莺闻言开心极了:“我们学校可有三位校花,流行美女胡娇娇,清纯美女花蕊,至于我也不过称之魅惑美女。”

    话虽这么说心里却得意的很:魅惑美女,应该在她们之上才对,虽然我的脸蛋没她们漂亮,可是我有超强的化妆本领哦,而且我的魔鬼身材更是无人能比的,一些淘气的男生还当面叫我D罩杯呢!

    她沾沾自喜的表情让花蕊想笑,于是指了指身上的衣服:“现在的我们叫清洁少女不是更贴切?”

    黄莺醒悟般:“哦,我差点忘了,休闲厅的两位服务员不干了,经理就让我顶替,但我怎么忍心丢下亲密的室友呢?我乘机向他推荐你,尽管他犹豫一下不过还是同意了,还让我们立刻报到,你该怎么谢我?”

    想到休闲厅也有KTV包房,花蕊拼命摆手:“不行不行,我可不愿意去那。”黄莺的语气立刻冷了下来:“你要是不去我如何向经理交代?想让我出丑吗?”

    花蕊突然想到了借口:“听说休闲厅早晨七点开门晚间十一点才打烊,时间长点倒好说,可是那么晚下班对女孩子来说多不安全呐!”

    黄莺立刻给对方一个白眼:“你从前下班早过吗?有一次还凌晨一点才回去呢!实话告诉你,经理已经答应给我们安排职工宿舍了,还说我们若是表现好的话,即便开学了也可以留在这里兼职上晚班哦。”

    花蕊的心咯噔一下,犹豫了。

    黄莺立刻趁热打铁。“你不是正犯愁学校要封寝的事吗?这样一来我们连租房子的钱都省了呢,而且那里的月薪可是两千五哦。”

    配合言语她还打着手势。

    花蕊立刻瞪大眼睛:“这么多?”

    她怎么可能不惊讶,现在她的月薪才一千块。

    黄莺笑着补了句:“听说还有奖金。”

    面对原则和诱惑,花蕊还是选择了后者。

    换好衣服的两人牵着手走进休闲厅。只见门里门外恍如两个时差,厚厚的窗帘严密地遮住下午三点的阳光,显然故意营造浪漫的氛围,包括闪烁的霓虹、浪漫的烛光,还有轻柔的音乐。

    两位美少女的出现,让所有人的眼睛为之一亮,继而视线追随。

    黄莺感到自豪,情不自禁大力摆动着臀胯,有意展示婀娜的身材。

    但花蕊却极不适应,神色慌张还不时地向下拉短裙,尽管她的意图根本就是自欺欺人。

    难怪她如此,明明是冬季,可是这里的制服很单薄,男生皆是亮红色长袖体恤搭配黑色牛仔裤休闲鞋,女孩则是亮红色露肩紧身服搭配牛仔超短裙,清一色休闲短靴,很漂亮也很招摇。

    还好室内取暖不错。

    休闲厅经理叫杨过,据他自己报上的年龄是25岁,还一副时尚男生的打扮,可是无论怎么看他也像是中年人,而且鼠目塌鼻厚唇的容貌实在让人不敢恭维。

    他看黄莺的时候眼睛明显一亮,而看花蕊时却是瞳孔慢慢放大。他无法断言两位女孩谁更漂亮些,为了坚持平等对待属下的原则,他决定将平分秋色这四个字送给她们。

    只是这话是他在心里说的,事实上他连一个招呼也不打就和她们擦肩而过了,对她们讨好的笑容报以淡淡然。

    这是他泡妞一贯的手法,装酷!

    花蕊黄莺相视一笑耸耸肩膀,由名唤青青的领班接待,听其告知上下班的时间以及工作具体事项。

    青青最后强调:“迟到早退都会扣钱,如果做不满一个月就不会拿到一毛钱的工资,这一点你们记好了,有事的话可以向我或是杨经理请假。

    两位美少女的到来让休闲厅的生意突然火爆起来,尤其晚间。还有客人向杨过提出要求,想让两位女孩去包房陪酒或是陪唱,甚至有人拿出大把钞票贿赂杨过做中间人,至于目的可想而知。

    还好杨过语气坚定:“那不行,这里和大世界的管理模式一样,只做正经生意不提供特殊服务,除非人家自愿跟你走,不好意思哦!”

    他的话倒是事实,只是大可不必这么直白。他不得不这么做。有人发过话:“重点保护一位叫花蕊的女孩!”

    发话的人是谁呢?

    此人就是杜展飞的司机晋忠,他此时正在车中通话:“杜总,我已经安排好了,花蕊会受到特别的照顾,为了不让对方怀疑,和她在一起的女孩也会得到相同的待遇。”

    杜展飞听完报告,只说了句我知道了就挂断电话。

    打完桌球的耿绍杰直起身,笑问:“展飞,是谁打来的?”

    杜展飞将手机放进裤子的后兜,打趣道:“绍杰,你似乎很关心我的电话?”

    韩羽俯身打球,一击便中,而后笑道:“绍杰的心思我最懂,他是想知道猎物的近况。”

    耿绍杰毫不遮掩地说:“几天不见,我真是想念她呢,不过比起猎物这个词,我觉得小猫更适合她,时而温柔,时而倔强,身体软软香香的,眼睛会说话,好可爱!”

    韩羽和杜展飞相视一笑,后者问道:“绍杰,该不会你要动真格的?”

    耿绍杰立刻收起玩世不恭:“绝对不会,在我心里兄弟之情永远在女人之上,何况她是羽的仇人,我们三人目前的公有玩具,我疯了才会动真格的。”

    韩羽勾起嘴角:“绍杰,看在你说话很中听的份上,我告诉你小猫的近况,她正在我叔叔的俱乐部打工,是不是很有趣?”

    耿绍杰立刻放下球杆:“既然如此我们还在这里消磨时间?走啊,实施我们的下一步计划。”

    杜展飞将球杆拾起塞回耿绍杰手中,一张英俊无敌的脸似笑非笑:“既然兄弟在女人之上,你这一阵子就别去惊扰那只猫,她的胆子很小的,吓坏了她我们的游戏也Game Over了。”

    韩羽冲耿绍杰挑了挑眉:“飞说的没错,绍杰,稍安勿躁,游戏是慢慢玩的,直接跳进激烈就没意思了。”

    耿绍杰笑了,只是笑容里有几分诡异。“我有预感,这一次我将是最后的赢家。”

    韩羽撇撇嘴:“别太自信了,因为你的对手都是最强大的!”

    杜展飞依然勾着嘴角,似笑非笑。

    且说花蕊得到这份工作后非常努力,不但对客人的态度很到位,和员工们也相处的很好,除外几位嫉妒心强的女生。

    工作很简单,将客人点的东西记下,而后交给吧台内的服务生,再将装好东西的托盘端过去摆好就可以了,当然,迎来送往不可少。

    时间就这样过去了,转眼到了农历的小年。

    一大早领班就通知大家一个消息:“各位,今年过年全体员工只放一天假哦,就是除夕夜,除此之外正常上班。当然喽,加班费也很诱人!”

    花蕊无奈,只好在晚饭后的小休时间给家里打了一个电话,告之过年不能回家了。

    花母闻言立刻刨根问底,还说打工根本不是理由。

    花蕊再次说谎,说是程枫的妈妈留自己在乐阳过年。

    花母这才信了,还笑着嘱咐一番。

    挂断电话的花蕊顺着床沿滑了下去,一人在冰冷的地板上坐了好久。

    强烈的犯罪感让她痛苦万分。

    她不想说谎,可惜没有办法。

    好像注定了似的,从第一次说谎开始就注定很难停止,而后还要不断说谎圆第一个谎言。这样的欺骗到底何时才能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