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狂人(2)

    更新时间:2017-06-08 23:48:47本章字数:2401字

    “是钻石王子!”

    “真的是他?”

    “天呐,我不是在做梦吧?他居然和韩美男耿帅哥来这?”

    “有什么奇怪的?俱乐部的负责人是韩美男的叔叔,你真是孤陋寡闻!”

    “拽什么呀?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其实这家俱乐部百分之八十的股份是韩羽父亲的,只是人家兄弟情深才将这里奉送,真不愧为乐阳市第一首富,为人也慷慨义气。”

    “嘘!你们别啰嗦了好不好?看那!他们过来了耶,太帅了!”

    “他们后面居然跟着两位奇丑无比的老男人?就连走路姿势及高傲的表情都学三位帅哥?笑死我了!”

    “你眼睛瘸了么?就连休闲厅经理杨过以及钻石王子的司机晋忠也不认得?亏得你自称常来这还说自己是钻石王子的头号粉丝呢!”

    就在围观的女孩七嘴八舌议论不休的时候,三位花美男子已经来到花蕊身边。

    只见钻石王子打量着胡娇娇,刀刻般精致的五官越来越冷,突然,他开启棱角分明的唇,蹦出一句话:“人,不能太狂!”

    程枫情不自禁打个冷战,不祥的预感让他快步来到女友身边,低声劝其走人。

    岂料胡娇娇一如既往的倔强,不但甩掉程枫的手还继续嚣张。

    “这种情节我猜得出来,你想替她出头让我出丑,是这样么?可惜我不怕你!因为众人听得清清楚楚,我是指她此时穿戴的一切没有值钱的,所以你想帮她也没用。”

    她摆了个优美的造型,又说:“也不瞒你,我父亲姓胡名雷,也是乐阳名人哦!”

    正因为对眼前的偶像爱慕不减,所以胡娇娇更想让花蕊难堪!

    杜展飞勾起嘴角:“原来是乐阳钢铁大亨胡雷的女儿啊,难怪这么狂妄。不过,你父亲的工厂不到三天就停产了,一周内他名下的所有店面都会关闭,破产的消息很快登上报纸的头版头条,那样的话你还狂吗?”

    胡娇娇嗤之以鼻:“哼,不可能!尽管你们财大气粗,可我父亲也不是软弱的主,他的资产可是两亿七千万,想在一个月内扳倒他?做梦!”

    她话音刚落众人立刻窃窃私语起来,男人则是幸灾乐祸的表情,女孩们却暗自替杜展飞担心。

    就连花蕊也吃惊不小:胡娇娇的父亲居然这么有钱?难怪程枫对她言听计从!

    耿绍杰一阵轻笑:“你爸爸不过是表面风光,只是欠银行的贷款就两个亿,加上你父亲近年来用人不当,产品不合格积压如山,本人又喜欢赌博,所以他除了你和你继母名下的房产,剩下的只有债务。”

    他停顿了下,又说:“可惜,你们名下的财产也保不住了,据我所知他会在破产之前将那些通通卖掉,然后和他的老情人顾芸远走高飞。”

    韩羽补充道:“可惜你父亲的如意算盘打错了,因为你得罪了我们,我们只需将他逃跑的计划告之贷款给你父亲的银行既可,所以你就准备做流浪狗吧!喔,你的貂皮衣服还不赖,首饰也马马虎虎过得去,千万别让追赌债的看见哦,必要时还能换几餐。”

    耿绍杰又说:“我还知道一个秘密,就是你父亲原本不姓胡而姓祝,因为随娘改嫁才随继父的姓改为胡雷,为了攀上富贵他竟然连祖宗都不要了,是也不是?祝娇娇!”

    众人哈哈大笑,让胡娇娇的脸一阵红一阵白,更恼了,同时疑惑着:他们为何对自己的家世如此清楚?还有,爸爸真的要破产了?

    不会!绝对不可能!

    花蕊更困惑:顾芸?怎么和顾老师一个名字?不会是同一个人吧?可是,前一阵和顾老师通话,她是提过要出远门的呀?还劝自己不要介意舞衣不小心被扯坏的事,反正她不想再跳舞了,难道……

    胡娇娇强作镇定。

    “你们当我是骗大的?这种话我也会信?放心好了,我爸爸非但不会破产还会事业越做越大,你们这么做无非是想让我放过姓花的贱人,可惜我胡娇娇生性如此,越有人威胁我越不怕,而且我现在还不要她赔钱了,就要她学狗叫爬向门外!”

    “胡娇娇你不要欺人太甚!”

    三位花美男子顺着声音望去。

    只见一位容貌艳丽身材火辣的女孩从人群中挤进来,直奔胡娇娇,大骂:“小贱人你到底想怎样?花花可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欺负她就等于欺负我,你若不服气就和我出去单挑,我黄莺大不了和你同归于尽!”

    “黄莺!”花蕊感动的想哭,生怕她吃亏急忙将其死死拖住。

    韩羽对黄莺赞赏一笑:“很义气嘛,不过这里有我们解决就好,你先闪到一边。”

    杨过干脆指着胡娇娇的鼻子,气愤道:“你随便欺负我的员工我也不会轻饶你!”

    他不会放过巴结杜展飞韩羽的机会,只是没有下文。

    众人立刻七嘴八舌地谴责胡娇娇。

    程枫真想一走了之,可是又不忍心。

    毕竟他不相信女友家会破产这种荒唐的话,也深知自己若是走掉很难让胡娇娇原谅自己。

    杜展飞似笑非笑:“这可是你说的,如果花蕊身上有一件东西超过你那件衣服的价值,你立刻履行诺言?”

    不顾程枫一再劝阻,胡娇娇加重语气:“没错!”

    杜展飞诡异一笑来到花蕊面前,打量一番后就抬起她的手,从她腕上退下仿玛瑙手镯,交给韩羽,对花蕊说:“就这个好了,我现在花十万买你的手镯,开心吗?”

    也不等花蕊答应与否就拿出支票本,接过耿绍杰递过来的笔,借用司机的背,写下十万人民币,扯下,让胡娇娇看清,塞进花蕊手中。

    胡娇娇花容失色:“你,你耍诈,那只镯子根本不值钱,连五十块也不值!”

    杜展飞哈哈大笑,笑颜勾魂。

    “这叫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我就喜欢假货,怎样?再说什么叫假什么叫真?一切东西的价格都是人定的,只要有人喜欢,廉价的东西转眼就能变成宝贝,若是无人欣赏,再昂贵的东西也是一推破烂。这可是最起码的商品经济观,原来你不懂啊!”

    他收起笑容,又恢复了以往的冷酷:“不过看在你是女孩的份上,可以不用学狗叫,只要你和垃圾男友爬出去就好。”

    程枫闻言立刻耷拉下脑袋。

    他已经料到失败的结局,可是胡娇娇偏偏不听!

    这一刻,他讨厌女友讨厌到极点,反而增添了对花蕊的想念。

    他心知肚明:经过今晚的事,花蕊一定彻底和自己生分了。

    胡娇娇流下怨恨的眼泪,亲眼看见程风结账,穿好衣服背起包,准备在众人的嘲笑中爬出去的时候,让她难以置信的事发生了。

    “胡娇娇,请你起来!”

    花蕊边说边将支票还给杜展飞,快速抢走韩羽手中她的手镯,狠狠地摔在地上。

    未等众人反应过来,她已经扶起胡娇娇。

    “结束这场恶劣的游戏吧,现在镯子没了,你也不必再履行诺言,还是和你男朋友光明正大的离开吧!”

    而后不顾胡娇娇困惑的眼神众人惊讶的表情,挤出人群,向洗手间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