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捧上了天(2)

    更新时间:2017-06-11 16:03:31本章字数:3299字

    前些日子被调戏的场面再次播放在脑海中。气恼、恐惧一并涌上心头,尽管扭动门把手的手指不断的发抖,但是依然坚持着。

    逃跑,似乎成了她唯一的出路。却没想到姓韩的恶魔此时正在门外,一脸邪气,手里端着她丢下的盆和洗漱用品。不慌不忙地走进来,将手中物品放在门后的书柜上,看了门外一眼。

    原来门外还有一人,那是花蕊最害怕见到的杜恶魔,他正优雅地走进来,好像一只优雅的猎豹,每一步都让花蕊心惊肉跳,等他完全进入房间,花蕊感觉心脏都要蹦出胸膛。

    而他,惊艳的容貌依旧,冷傲的气质依旧,就连反应的速度也依旧,因此轻易地拦截欲逃的花蕊,还帅气地用脚一勾将房门关闭。

    三位男子全部挤在这原本不宽敞的空间里,火辣辣的眼神分别落在花蕊的脸上和那幼稚的睡衣上。

    强大的气场制造出一种恐惧,让花蕊毛骨悚然也极度不安。她双手抱胸,本能地后退,再后退,直到靠向桌子旁的墙壁,无路可退。

    她面色越发的白,却似牛奶一样腻滑,睁大的美目瞳孔如星辰一样美,小小的嘴好像花瓣一样嫣红,头发有些凌乱,再配上发抖的身体可怜兮兮的表情,越发楚楚动人。

    “你、你们别乱来,外面、外面走廊有监控,我会告、告你们夜闯民宅,告你们轮、轮,”她唇齿发颤,到底没将那个奸字说出口。

    三位男子全部笑了,杜展飞是无声的笑,笑颜勾魂夺魄,双手插在裤兜肩膀却抖个不停。

    耿绍杰笑着来到花蕊面前,两只手分别搭在死党的肩上,学着花蕊的口气:“我会告、告你们夜闯民宅,告你们轮、轮,”而后扬扬眉:“喂,你的脑袋被撞了吗?这里不是民宅好不好?还诬陷我们轮你,从进门到现在,我们动过你一根手指没有?”

    韩羽笑着说:“小野猫,该不会你希望我们这么做吧?虽然我们不喜欢共用一个女人,你要是喜欢的话,我们很乐意成全你!”杜展飞什么也没说,依然在笑,肩膀抖动更厉害了!

    无耻,变态!花蕊心里骂,却没敢说出口。面前的几位可是恶魔、禽兽,惹恼了他们可是吃不了兜着走!

    她强作镇定,说:“你们到底想怎样?大半夜的闯进来神经兮兮把我吓个半死,不会只是想对我一句晚安吧?”

    杜展飞刚恢复冷酷的形象,听见这话扑哧一声笑了,这回是发出声音的。

    韩羽和耿绍杰面面相觑,眼神交流,有这么好笑吗?展飞今天是怎么了?

    杜某人终于恢复如常,对花蕊说:“看不出来吗?我们想追你,在我们三人中选一个吧,作为交往的对象。”

    花蕊怒火中烧:“我们已经没有瓜葛了,凭什么强迫我?”

    韩羽勾起嘴角:“我们有强迫你吗?这不是在征求你的意见?”

    花蕊放下手,恨恨道:“我的意见是拒绝,而且不想见到你们,这个答案很清楚吧?”

    耿绍杰一本正经地:“你有拒绝的权利,我们也有追求你的自由,所以你做好准备吧,从明天开始,我们会展开各自的本领打开你的心扉,到你做出选择为止!”

    花蕊就差气吐血了!喜欢她追求她不过是一个借口,设陷阱伤害她才是最终目的。可怕的报复又开始了,什么时候才能停止呢?

    接下来,恶魔们开始参观她的房间,还不时地拉开衣柜和抽屉查看,对花蕊的抗议也置之不理,简直霸道的要命。

    此处虽然简陋狭窄又清冷,但是一尘不染,空气也清新好闻。床单拉得平整,被子叠的有棱有角,书架上的旧书籍也是整齐摆放。抽屉里的化妆品少得可怜,衣服也不多,在他们眼中当然是一堆垃圾和破烂。

    窗台上橘色的物体让杜展飞感到好奇,只是刚拿在手中就被花蕊一把抢过去,而后是要哭的表情:“求你们离开,我求你们!”她垂下头,过长的睫毛在眼睑下形成阴影,表情无助又可怜。

    杜展飞终于对死党们下命令:“我们走吧。”

    听闻脚步声越来越远,花蕊瘫坐在椅子上,惊恐紧张过后,已经没有半点力气了。

    花蕊心想,所谓的追求,按照小说里的描写应该是送衣服和鞋子,还有铺天盖地的鲜花和礼物,或是求爱的戒指。却没想到,除了一只大大的抱熊和两只小猫挂件,什么都没有了。对了,还有一张卡片:“送你的礼物要好好的珍惜,否则你死定了!”

    花蕊叹了口气,将小猫玩具扔在抽屉里,抱熊太大只好摆放在床尾。

    众女孩见了,夸张地惊叫,羡慕的话不必细说。黄莺羡慕的同时还将那两只小猫挂件要走了。

    一切都那么戏剧化,每天都有人巴结奉承花蕊或是虚心求教,还有人特意来此看一眼花蕊满足好奇心。更可甚者,那些钻石王子的疯狂粉丝不但对花蕊进行言语攻击,偶尔还有肢体上的冲动,比如突然投些干果或是空饮料瓶直奔花蕊的脸,然后跑掉。

    幸好休闲厅的工作人员私下组成了护卫队,否则花蕊一定很惨!

    难怪粉丝如此,据她们所知喜欢钻石王子的女生多如天上的云,可是钻石王子从未正眼瞧过谁,也无人见过他为某位女性出头过,更不会公开送礼物。所以她们认为偶像鬼迷心窍了,而花蕊就是可恶的鬼!

    至于三位花美男,几乎每晚必到,而且指名让花蕊去包房里伺候。帮着搜歌点歌,端果品倒酒事小,花蕊最怕的就是他们会对她动手动脚。

    很意外,那三位不但没有对她越轨,每次还带着不同的女伴,年轻漂亮又温柔,穿衣打扮也相当前卫。三人当着花蕊的面和女伴们拥抱秀恩爱,或是玩真话大冒险,那些女人超级开放,什么话都敢说,有些话题就连一旁的花蕊都脸红心跳感到羞耻,三位恶魔却不以为然。

    不要脸!花蕊在心里骂。同时也庆幸,大概是因为有了她们,所以恶魔们才会放过我吧!

    恶魔们唱歌堪比歌星,跳舞也非常厉害,尤其是劲爆舞,在闪动的霓虹下,舞姿一个比一个帅。那些女人这个时候总是被迷得神魂颠倒,花痴一样围着他们。花蕊却一如既往淡漠的表情。心说:不知死活的女人,恶魔是你们能招惹的吗?有你们哭的时候!

    但是有一天,花蕊倒酒时不小心洒了一点在杜展飞的手上,心里说糟糕,急忙用餐巾纸擦拭。可是杜展飞竟然一把握住她的手腕,用力一拉。花蕊毫无防备跌坐在他的腿上,下一刻被他紧紧的抱在怀中,两人的脸也贴在一起,好闻的魅惑味道掺杂着酒香钻进她的鼻腔。

    难堪的姿势让她的心跳越来越快,而下一秒,杜展飞的唇就覆上她的。

    花蕊一阵晕眩,仿佛神识也出了窍。

    起哄的声音让花蕊清醒过来,但是拼命挣扎也无法解脱,还被那位猛然按在身下,接下来是更霸道的吻。韩耿两人哈哈大笑,那些女伴也忍俊不止,包括杜恶魔身边的那位,只是她的眼神很失落。

    花蕊急得流泪,杜某人这才放开她。

    真想狠狠地给杜展飞一个耳光,只是面对他怪异的眼神,花蕊居然下不了手,就连逃走的勇气也没有,委屈的眼泪越来越多。

    耿绍杰还讥讽道:“和钻石王子亲热是多少女孩盼望的你知道吗?居然这副德行!难道你喜欢我?如果那样,快到我怀里来吧!”

    花蕊转过身,还未走两步就被韩羽拉住手臂,还在她耳边威胁着:“你敢走我就让你好看,不信你试试!”

    花蕊咬了下嘴唇,轻声道:“我去一趟洗手间,很快就回来。”

    打开水龙头,花蕊伴着水声大哭一场。之后洗了脸,走出洗手间。

    竟发现杜展飞靠墙而立,姿态潇洒。“因为我亲了你而哭,是不是太拿自己当回事了?”

    花蕊直视他的眼睛,冷冷道:“像你们这种放荡不羁的人,永远不会知道初吻的珍贵,更不会懂尊重别人。”

    杜展飞嗤之以鼻:“那又怎么样,你的初吻珍贵,你尊重别人,到头来还不是被垃圾男朋友甩了!”

    花蕊摇摇头:“我跟你谈这些简直就是废话,因为,你们不如垃圾。”见对方直起身向她慢慢靠近,她竟然闭上眼睛:“你想打我对吗?打吧,我能说出这些话就预料到结果了。”话虽这么说,她心里却紧张的要命。

    没有耳光,而是他的手指触碰她的脸,那样的轻柔,好像妈妈的手。

    花蕊惊讶地睁开眼睛,发现杜展飞正对她笑,那双美目弯起,磁性的声音也无限温柔。“做我的女人吧,我会珍惜你。”

    花蕊非但没感动反而害怕极了。

    心说:又在耍我吗?厉害,这种招数的确比一个耳光更可怕!

    她后退两步,而后奔跑起来,速度极快,当对方反应过来她已经消失在长廊的尽头。

    杜展飞双手插进裤兜,无声地笑了起来,肩膀抖动不停。

    他又发现了一个她的优点,跑的很快!

    当晚,花蕊失眠了,杜展飞的影像总是挥之不去,拥抱,亲吻,还有那句:“做我的女人吧,我会珍惜你。”

    她心烦意乱,自言自语:“花蕊别傻了,恶魔不是你能招惹的,他出尔反尔把你害得不够惨吗?捧上天再打入地狱,这就是恶魔一贯的手法!”

    点亮祈愿灯站在窗前,花蕊望着星空好半天。不经意的低下头,竟看见杜展飞靠着跑车而立,就在对面楼的道边。而且仰着头冲着她的方向。

    花蕊急忙拉上窗帘,又是揉眼睛又是按摩太阳穴,折腾一番再看时,哪有杜展飞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