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二章 痴心人心易碎(2)

    更新时间:2017-06-16 08:42:29本章字数:2204字

    明天就是除夕了,也不知道爸爸妈妈有没有钱置办年货,全部的积蓄都给了我,这个年该怎么过呢?

    想着想着,眼睛就湿润了。

    现在可倒好,钱没了,债务累累,初吻被夺走,还有一次次羞辱,而报复似乎还未停止。

    “花蕊,不要撩起窗帘,让经理看见你会被他骂的。”

    服务生小贵低声的忠告让神游的花蕊惊醒,只见室内仅有的三桌客人此时的目光齐刷刷地望向这边。

    她急忙放下窗帘,让室内回归夜晚的情调,而后拭去眼泪端正站姿,好似听课的小学生将双手背向身后。

    花蕊见过杨过骂人,凶巴巴的,只是没有针对过她。

    转眼到了午饭时间,花蕊洗过手连衣服也不想换就打算回宿舍。黄莺今天不在,应该没有盒饭了吧。没想到,杨过竟然和平时一样等在门前,还说:“中午去吃火锅吧,这回你得听我的。”

    花蕊笑着说:“经理,你喜欢的人不在就不用破费了,我回宿舍泡一袋方便面就行。”

    杨过那张赤黑粗糙的脸写满困惑:“我追求黄莺,我怎么不知道!”

    花蕊顿时感觉浑身发冷。难道,他想追我?

    引用黄莺对眼前人的评价:虽然他管理方面有能力,不但在郊区有户有八十多平米的住房还有一部羚羊车,据他自己说还有十三万的存款,母亲前些年病逝,父亲再婚后很少与他联系,按理他也是孤独人。

    条件还算凑活,相貌不好也能将就,可是,每当吃东西立刻发出让人心烦意乱的噪音,打嗝时喷出的要命的气息,偶尔还有挖鼻孔掏耳朵的小动作,和这样的人朝夕相处,根本就是慢性自杀啊!”

    此时花蕊慢吞吞道:“经理,总这么蹭饭我心里实在过意不去,既然你不是因为追求黄莺就到此为止吧,这段时间承蒙照顾真是谢谢了。”

    贫困潦倒的她突然放弃从天而降的饭票,怎么可能不流露出恋恋不舍。

    而她的眼神偏偏被杨过捕捉,惊喜立刻充满心中:难道她看上我了,有意试探?

    只是他放不下领导者的面子,见她要走又很着急,竟然脱口而出:“喂,别走啊,实话说了吧,其实你的饭钱不是我出的。”

    花蕊立刻停住脚步,回头,一脸困惑:“杨经理,说清楚些好吗?我的饭钱不是你出的是什么意思?”

    猛然想到晋忠的嘱咐,他立即编造一个理由:“其实,你与黄莺的饭钱是财务拨款,因为俱乐部老总有话,凡是家境困难的员工可以得到额外的资助。”

    花蕊仍然困惑:“可是和我们一样家境困难的有好几位呀!”

    杨过耸耸肩,继续扯谎。

    “你们不是在校生嘛,对于勤工俭学的打工族老总一直是特别照顾,他怕众人嫉妒才派我暗地资助你们,所以你们心里有数就行,对了,这个红包里有两千块钱,也是老总给的,而且每个月都会有,就算你开学了只在这里做兼职,也不会改变。”

    见花蕊眼神疑惑,又说:“黄莺也有份,不止你们,之前的那个谁也得到过同样的待遇。”

    花蕊接过红包时手在发抖,美目中还有泪光闪烁。

    心里道:世上竟有这等好人?我祝他好人好报,多子多孙,一生平安,万事如意……

    她将能想到的祝福语用尽才问道:“老总一定喜欢做善事,助人为乐对不对?”

    杨过用力点头:“没错,他就是这样的人。”心说:赌马、捐钱给麻将事业也算做善事,经常被二奶敲诈也算助人为乐,哈哈哈!

    他当然高兴,因为晋忠额外给他更大的红包,数目能抵上他一年的工资。

    花蕊将红包揣进上衣兜中还用手指从外面按了按,拿定主意。

    将二千块分成四份,先给父母寄回去五百,还张磊肖羽柔各五百,剩下的五百自己留三百元做生活费,二百元邮给小娜好了,希望他们过个好年。

    杨过冲花蕊眨眨眼睛:“话已挑明,那我们可以去吃火锅了吧?”

    谁知花蕊仍然反对:“不行,太浪费了。”

    杨过不悦:“那我们回休闲厅好了,改吃西餐。”

    花蕊继续摆手:“不行不行,西餐比火锅还贵。”

    杨过老大不高兴:“你这人天生就是穷命,最后让你一次,我们去职工食堂吃烧卖好了,要是再不同意你就饿着吧!”

    花蕊见对方生气,只好乖乖妥协。

    烧麦味道不错,花蕊竟然吃了四个。而杨过一人就吃了三笼屉,还不算花蕊剩下的。

    饭后,杨过边剔牙边说:“有件事我一直不解,你上次否认和杜总的关系,为什么?”

    花蕊文雅地用餐巾纸擦嘴,摇头:“这话你已经问了N遍了。”

    杨过将剔出的东西重新咀嚼咽了下去,给她一个白眼:“可是你没有一次认真回答,说什么他是你的债主,可是他似乎对你很好,就连韩总和耿总也很关心你。”

    花蕊摇摇头:“那是他们玩心重,或是博得女孩子好感的把戏,总之他和我是不同世界的人。”

    杨过淡淡一笑,不再追问。

    扔掉牙签的他感觉鼻子一阵发痒,忍不住挖鼻孔。尽管没挖出什么,可是对旁观者来说却严重地刺激到视觉神经。

    花蕊感觉自己的胃痉挛几下,还有酸酸的东西上涌,幸好她拼命控制住了。

    突然,对面的人换成了杜展飞,好像正取出挖耳勺掏耳朵,专注的表情帅极了。 此时他正抬起狭长的美目,和自己的目光交缠一刻,她全身的血液都要沸腾起来。

    我怎么了,他可是恶魔啊!

    可是这种念头很快退去,只感觉自己的魂魄也被他的眼睛吸走了。

    一阵刺鼻的味道在他打嗝后扑面而来,这才清醒。

    原来自己又出现幻觉!

    哪有什么杜展飞,只见杨过将一大块耳屎弹掉,继续挖耳朵。

    花蕊实在无法忍受,就说:“杨经理,我该走了,谢谢你。”

    想到幻觉她的脸红了,于是迅速起身快步离去。

    可是她的举动在杨过眼中却变成了羞涩。

    望着婀娜多姿的背影,他忍不住自言自语。

    “难道我杨过的桃花运来了?她刚才看我都看出神了?分明是在诱惑我!想当年我将自己的名字改为杨过就是希望碰到小龙女一样的女孩,如今果真碰到了。”

    他加重语气:“没错,小花就是我苦苦寻找的龙妹,既然杜总和她没什么关系,而她有情我有意,那我们还顾虑什么?都说痴心人心易碎,龙妹,我不会让你单恋心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