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五章 凄凉的诱惑(1)

    更新时间:2017-06-18 15:33:36本章字数:3423字

    花蕊简直要气吐血了:“混蛋,恶魔!你们凭什么揪住我不放?大家不是两清了吗?总这么没完没了纠缠有什么意思!”

    耿绍杰轻蔑一笑:“两清了那是旧账,可是新债你不能不还吧?而且,有没有意思我们说了算,由不得你。至于你骂我们是混蛋恶魔,那我们也不会辜负你的美称,等下就让你好好见识一下,什么才是真正的混蛋与恶魔!”

    “我什么时候欠你们新债了?”极度惊恐让花蕊疯狂,拼命挣扎却被眼前的恶魔牢牢禁锢在怀中。

    韩羽则慢悠悠地走来,顺手将她绑起的长发散开,手指摩挲她的脸,俊颜似笑非笑,心里却怒火沸腾。

    都是你这贱人,不仅让我们魂不守舍还让展飞鬼迷心窍,暗地资助你不说,还命令我们终止游戏,完全不顾兄弟情谊了。也好,我们今晚就把你毁掉,我们要亲自见证一下,有洁癖的展飞是否能接受残花败柳的你!

    嘴上却说:“吃我们的用我们的,还敢说不欠?”

    花蕊又气又急:“我欠你们的东西统统还给你们,这样行了吧?”

    耿绍杰笑得诡异。“你身上的衣服也是用我们的钱买的,要还就先还这个吧。”

    韩羽笑意更浓:“我没猜错的话,你的文胸和小裤裤也是黄莺送的吧?如果那样你也得脱下来还给我们。”

    花蕊吓得花容失色,身体也在发抖,语气却越发强硬:“疯子,混蛋,别以为这样我就任你们宰割,你们已经犯法了,监禁,威胁,还想强迫我,你们是想坐牢吗?”

    二人忍俊不止。

    耿绍杰还掏出自己的手机在她眼前晃动,语气嚣张。

    “那你报警啊,你可是自己进来的,还买了礼物,我们要是说是你主动勾引我们,你呢因为敲诈不成所以翻脸,警察会相信谁呢?”

    花蕊强作冷静:“黄莺、青青姐都能证明你们说谎。”

    韩羽笑出声:“黄莺的柳青青可都是我们这边的人,为了让你上钩还拼命演戏配合我们,她们可能帮你吗?还有,你曾经伤人逃逸,涉嫌抢劫,再加上今天的罪名,小猫,你猜会怎样?”

    花蕊硬是没敢抢过手机,只是手指紧紧握拳,身体抖动更加厉害。

    这些混蛋早就挖好陷阱等着她跳,就连她信任的朋友也背叛自己了。

    眼泪,无助流淌着,心,再次破碎了。

    “天呐!她们竟然联手害我?为什么?”她喃喃道。

    一切都是演戏,可是这些人的演技也太高了罢!

    耿绍杰嗤之以鼻:“致命的诱惑当前,还会有单纯的友谊吗?真是个白痴!”

    花蕊的声音越加无力:“你们的报复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韩羽坏坏一笑:“这也不难,如果你主动一点,说不定明天就放过你,或许一辈子也不会打扰你了。”

    耿绍杰对她抛个媚眼:“就像猎人一样,往往对棘手的猎物感兴趣,越是得不到越想得到,朝思暮想,可是一旦得到自然消除了渴望,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会说不懂吧?”

    韩羽点头:“没错,你就是被猎人拼命追赶的猫!”

    耿绍杰闻言哭笑不得,转过脸:“羽,你见过猎人拼命追一只猫吗?我只是打个比喻而已,你别相提并论好不好!”

    韩羽细想也对,偏偏不想更正,只见他眼睛一瞪:“山高林密什么兽没有?”不知不觉又骂了自己。

    耿绍杰的脑海立刻浮现电脑中郁闷的QQ表情,还打出一排感叹号,彻底无语了。

    只见花蕊那张纯美的脸流露出无助,心,一片凄凉。

    无计可施,突然看见沙发旁的茶桌上有几瓶未开封的杜康,于是扬起脸,凄凉道:“既然如此,你们就陪我喝些酒吧,等我醉了随便你们怎样,可以吗?”她抖动一下长睫毛,大颗的眼泪立刻从清澈的美目中一滴滴溢出,慢慢坠落。

    猎物插翅难飞,他们也不急于一时,而且不到午夜,对他们可谓时间尚早,当然会同意。

    于是耿绍杰将她拉至沙发上同坐,一只手搂着她的纤腰,如同一对情侣。

    韩羽则取来三个酒杯,打开一瓶杜康,分别倒满,依次放好。而后坐在她另一侧,一手端起酒杯,另一只手理所当然地放在她裙下的腿上,脸上的得意更加明显。

    花蕊恨不能一头撞死,可是脑海偏偏浮现母亲充满沧桑的脸,才拭去眼泪,端起酒杯,一口干了。

    也许太心急,或是酒气太足,她竟然呛到了,剧烈地咳嗽。

    耿绍杰忍不住笑,边拍她的背边说:“这是酒而不是水,居然一口干了?别怕,哥哥陪你干了就是。”他端起酒一仰头,果真干了。

    恢复正常的花蕊抢过韩羽手中的酒瓶,给自己和耿绍杰的杯子斟满,而后举杯,对二人道:“我们今晚不醉不休,这杯是我敬给两位的,希望你们过了今晚就放过我。”说完再次一口干了。

    情不自禁想起曹操的诗:醉酒当歌,人生几何?譬如朝露,去日苦多。慨以当慷,忧思难忘,何以解忧?唯有杜康。

    酒,能让我忘记忧愁么?

    可是,为什么我的心仍然不好受?

    她怎能不难受?

    夹心饼似的坐在两位男子中间,而他们的手还极不安分,一个隔着衣料在她后背和腰间游移,一个隔着羊绒裤摩挲她的大腿,当她是风尘女吗?

    她的心在哭,感觉自己喝的不是酒而是砒霜。

    耿韩二人隔着美人相视一笑,立刻喝光杯中的酒,感觉口感极好,心里越加兴奋。

    耿绍杰心里说:既然她一心求醉就依她算了,反正只有今晚。

    韩羽则想:她喝醉了一定别有一番滋味,正好。

    与此同时,在自家豪宅看春晚的杜展飞接到密报后,脸色骤变,冲着手机怒吼:“这么大的事为什么不早说?”

    萧楠回答:“你们毕竟是拜把子兄弟,众人不好干涉,再说,为了一个黄毛丫头总不能彻底翻脸吧?”

    杜展飞气急败坏:“废话少说,你们现在就动身,在柳青青公寓门前等我。”

    一路顺畅,偏偏在临近公寓的路段遇到塞车,才想起前方的广场每年十二点都会放烟火,这时已经聚了成千上万的人,放礼花的高台在广场中央耸立,周围还有维护治安的人员,万事俱备,只差新年的钟声了。

    杜展飞心急如焚,终于找到机会将车掉头绕路而行。

    想到小猫在韩耿二人身下挣扎的场面,他的心都快碎了。

    来到柳青青的公寓,萧楠晋忠等人早已等候多时。

    门口的保安见十几号人闯进小区吓出一身冷汗,怀疑是聚众打架的,于是悄悄跟在众人后面查看,寻思该不该报警,竟认出其中一位就是大世界的主人,忍不住惊呼。

    “原来是杜总,怎么突然来这,有什么需要我效劳的?”喜出望外的他竟然握住杜展飞的手,情绪激动。

    他初中时代的同学就在大世界做保安,待遇比自己要高出几倍。所以,天赐的偶遇他怎能错过?

    杜展飞打量来者的制服,就冲他一笑,说:“的确需要你帮忙,就是你无论听到什么也不要做声,不过尽管放心,我今天是来找人而不是惹事的。”

    保安会意一笑:“我知道了,对了,我叫吴来,杜总一定记得我哦。”说完知趣地离开。

    杜展飞心里焦急,哪有闲心记得他姓甚名谁,只带着部下冲进楼内,直奔五层。

    与此同时,室外炮声轰隆,透过窗户,五颜六色的花火在夜空里绽放,甚是好看。可是在杜展飞眼中却变成了毁灭的讯号,情不自禁打个冷战。

    萧楠特意带来一位开锁专家,很快就将防盗门打开,杜展飞仍然嫌慢,于是借着爆竹烟花的巨响用力撞里面的那道木门,几下就撞开了。

    众人识趣地等在门外,只有萧楠和晋忠跟着杜展飞冲了进去。

    客厅里不见人,杜展飞的脸色越加煞白,薄唇紧抿,就连步伐也加大了。

    卧室门前,他用眼神示意跟随者止步,心跳骤然加速起来。

    他怕看到不想看见的一幕,却不得不硬着头皮闯进去。

    望着床上只穿内裤还用可笑夸张的姿势缠在一起互摸胸部的两人,不由地惊呆。

    “羽,绍杰,你们做什么?”

    他企图将二人拉开,却被什么东西绊了一下,定睛一看忍不住笑了。

    只见花蕊抬起醉眼,从他脚下爬起,扬了扬手中耿绍杰的手机,傻笑。

    “嘿嘿,看来我、有点醉了,要么就是又出现了幻觉。嗨,杜恶魔,想不到吧,我一人就喝了,二斤多。他们每人一斤几两就醉得、不省人事,而我一点事也没有。”说完打了个酒嗝,整个人竟然瘫软下去。

    这还叫没事?

    杜展飞笑着拉她起来,指了指手机,问:“这不是你的,你想做什么?”

    花蕊红扑扑的脸流露出惊讶,就连语气也困惑极了。

    “天呐,幻觉还能说话?看来我还、还得了幻听,哈哈哈,我快被这些恶魔逼疯了。既然你是假的,告诉你也没关系,我正给他们录像呢,你帮我看看录的对吗?”

    停顿一下又说:“小柔的手机没这个好但也有这些功能。哼,他们也有今天,我要录下他们变态的样子,然后,让小柔发到网上去,丢尽他们家族的脸,好不好?”

    她摇晃着身体将手机举到他眼前,突然掉泪。

    “你很失望对不对?没看到,我被人糟蹋的镜头,没看见,我痛苦绝望的表情,是不是感觉很不过瘾?你就这么恨我吗?杜展飞!你非要这么做吗?你一定让我彻底毁掉吗?变得堕落变得肮脏,最后像垃圾一样被世人厌恶唾弃,只有那样,你才会满意才会开心!是吗?是吗?你说话呀,呜呜呜……”

    她边哭边捶打眼前的‘幻觉人’,悲伤翻江倒海,让她痛不欲生。

    心痛至极,就是杜展飞此时的感觉,他一把将花蕊紧紧抱在怀中,用力,再用力,恨不能将她揉碎溶化,注入自己的身体。

    而那双狭长的美目已经湿润,此时,一滴滴晶莹的泪,无声无息掉落,很快将花蕊的的头发打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