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跳到枝头的黄莺(1)

    更新时间:2017-06-21 20:20:09本章字数:3137字

    花蕊请假去看医生了。黄莺立即将此事汇报给杜展飞,后者感到奇怪:“你怎么知道我的私人电话?我好像没留什么号码给你吧?”

    黄莺反应极快:“是青青姐告诉我的,说是小蕊遇到麻烦务必通知您。”

    她巧妙地说谎,事实上,杜展飞的号码是她从柳青青手机中窃取的,不止他,就连韩羽耿绍杰的号码也弄到手了。

    可是杜展飞听完只说我知道了就挂断电话。

    黄莺见讨好不成又通知韩羽,不过她多了个心眼,隐瞒了给钻石王子打电话的事。

    韩羽似乎很高兴,还说:“既然你对我忠心耿耿我也不会亏待你,晚上七点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额外还有礼物相送。”

    黄莺回答极快:“有,我有时间。”

    韩羽又说:“不过,你迟到的话就算自动放弃幸运的机会,因为我这辈子最讨厌等人,切记!”

    “我一定守时。”黄莺兴奋不已。

    这可是她第一次和韩大帅哥单独约会,前两次见面都是在柳青青家中,一次他和耿绍杰只露个脸,就连算计花蕊的计划也是出自柳青青的口,而年夜饭那天和韩羽扮亲密不过是演戏给花蕊看,她只是卑微的配角而已。

    所以今天的约会对黄莺而言,意义非常重大。

    她下午五点就请了假回到自己的房间,先是精心化妆,然后严格地筛选衣服。

    明星同款的套装、短靴、还有长款大衣,虽然是山寨版,但是只用眼睛辨别的话应该找不出什么破绽。

    为了衬托衣服,她故意将一头时髦卷发披下来,戴上高仿珠宝首饰,而后在镜子前孤芳自赏一番,感到满意,这才拎着包包出门了。

    竟和一人撞个满怀。正要发怒,当她看清那张清纯漂亮的脸,立刻微笑,就连声音也似讨好。

    “小蕊,听杨经理说你去看医生了,怎么样?病情严重吗?”

    花蕊回答:“医生说我得了轻度抑郁,只要配合治疗的话应该没事,看来我错怪你了。”

    黄莺如释重负:“那就好,我现在有事出去一下,回头再聊。”她心急如焚,感觉自己已经无法和从前一样面对眼前人了。

    花蕊却和平常一样:“好,快去吧,路上小心车辆哦。”而后转身离开。

    黄莺心里一颤,竟然脱口而出:“等等。”

    花蕊留步,回头,等待下文。

    只见黄莺从包中取出五百块钱,走过去,道:“杨过上次给的奖金我没花完,既然你病了就拿去用吧,等你发了薪水再还我好了。”

    花蕊感动一笑:“有你这句话我就满足了,药费的事不用担心。”

    停顿了下又说:“你知道吗?那位医生真是个好人,见我是学生就写了方子建议我去他朋友开的药店抓药,而那个药店的中药好便宜,一个疗程下来才五十块钱,这还不算,就连熬药的程序都省了,药店负责熬好装瓶,你说我今天是不是运气很好?”

    黄莺立刻将钱放回包包,笑道:“当然喽,小蕊这样的好人一定会得好报的。哦,我真的该走了,拜拜!”

    说完匆匆离去,留下一串急促的脚步声。

    目送黄莺远去,花蕊这才摇摇头,自言自语:“医生说了,我的病情不是很重,不可能真假难辨虚实不分,尤其是喝酒之前的记忆。可是,你为什么要骗我呢?杨经理,青青姐骗我也就罢了,你为什么这么做?难道有苦衷吗?可怜的黄莺,我们可是同病相怜啊!”

    其实,黄莺的事花蕊已经知道了,小璐恰恰是黄莺的老乡,所以黄莺的秘密早在大一那年就悄悄地传播蔓延,只有当事人不知。

    此时的花蕊,突然醒悟般:“难道,黄莺也像我一样有什么把柄落入恶魔手中?

    一定是这样!

    难怪大年三十那天韩羽和她那么亲热。

    天呐,这会她打扮得花枝招展不会是和韩恶魔约会吧?

    想到这花蕊立刻恐惧不安,急忙掏出手机翻出黄莺的手机号码,拨了过去。可是无人接听,反复几次后花蕊才放弃,一脸乌云。

    且说故意没接花蕊电话的黄莺,匆匆打车来到大世界。

    时间尚早,只好去超市闲逛一会,提前五分钟到达西餐厅,却不见韩羽的影子。幸好有服务生前来询问还将她引到韩羽平时最喜欢的座位,这才消除尴尬。

    半小时后,韩美男才大摇大摆走进来,直奔黄莺的对面。

    服务生立刻帮他脱外衣拉椅子,笑容可掬。

    韩羽坐稳,这才对黄莺开口:“你等了很久了?”

    他一身顶级名牌,手表手机都是限量版,男士饰物奢华大气,而那张俊美帅气的脸上,从始至终都流露着冷漠和傲慢。

    黄莺因等待太久压在心底的怒火,此时烟消云散,还甜甜一笑,说:“也不是很久。”

    韩羽毫无顾忌打量她,然后勾起嘴角。”

    黄莺笑道:“没关系,我知道你很忙。”

    韩羽回答:“我一点也不忙。”

    不忙故意迟到?难道是考验我的耐心?

    黄莺微笑,接过服务生手中的菜单,不再主动说话。

    超炫的灯光、动听的音乐、佳肴美酒以及花美男相陪,黄莺很快就飘飘然了。

    只是切牛排的动作有点笨,竟然几下没有切开,很尴尬。

    韩羽一笑,对身旁站立的服务生勾手指,吩咐:“将这位小姐的牛排切成若干份。”

    服务生立刻照做,毕恭毕敬:“这样可以吗?”见韩羽点头才微笑着退回原位。

    牛排下肚,又吃了些龙虾,而后抿了一口香槟,黄莺这才优雅地用纸巾按了按红唇,道:“谢谢你请我吃饭。”

    只见韩羽漫不经心地用叉子叉起牛排,甩掉,再叉,又甩掉。。如此反复,就连言语也很懒散:“算不得什么,为了报答你的忠心,除了答应给你的那笔钱,这个是送你的。”

    说完从衣服里面的口袋摸出精致的长方形首饰盒,放在桌上,用力一推,那盒子就乖乖地滑到黄莺的面前,说:“我是因为给你买这个才迟到的。”

    黄莺怔住,而后感动,见对方用眼神示意她打开时才动手,忍不住惊叫:“天呐,红宝石项链,一定很贵吧?”

    韩羽拉了拉嘴角:“几万块钱而已,戴着玩吧!”

    “这么贵重怎么能戴着玩呢?”黄莺欣喜若狂,当她发现周围用餐的人正用藐视的目光打量自己,这才将首饰盒关闭。“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些?”

    韩羽似笑非笑:“大多数女人都会喜欢这些,不是吗?”

    黄莺闻言后悔不已,怪自己一时兴奋,竟然忘记了恋爱宝典中的禁忌。

    无法补救,只好说:“其实我喜欢宝石项链是有缘故的,就是我亲生母亲丢下我时,被村里羊倌看见,养父母收养我之后他才说,扔我的女人一身城里人的打扮,容貌非常漂亮,颈上还挂着精致的宝石项链。”

    她巧妙地改变了最后一句,实际上羊倌说:“那女人戴着一串很美的贝壳项链。”

    黄莺这会还叹了口气,用纤纤玉指按了按潮湿的眼角。

    这是爱情宝典里的招数,打动对方之一:凄凉的身世,配合楚楚可怜的表情。

    韩羽的脸终于浮现一丝好奇:“这么说你不是现在的父母所生?”

    黄莺点头:“是啊,要不是因为寻找生母需要很多钱,就算打死我也不会出卖朋友的。”

    换了个优雅的姿势,她又说:“今天凌晨,确切地说5点左右,钻石王子居然从花花的房间走出来,和我碰面后就拜托我照顾花花,说她喝多了,还再三嘱咐我千万别对花花说他来过。可是,昨晚她不是和你们在一起吗?怎么会……我没别的意思,只是不明白,到底是钻石王子追她还是你们对她有意思?”

    而后她垂下头,声音卑微:“对不起,我知道自己没权利知道这些。”

    爱情宝典:让对方认为你是讲义气的人,就算犯错也是情非得已。

    果然,韩羽对她兴趣大增,笑道:“想不到小猫还有些人缘?有趣!其实告诉你也无所谓,我们三人和她的关系很复杂,但绝对不是朋友关系,像她那种人,只适合做,”

    他差点说出‘情人’二字,感觉不够侮辱对方,于是在记忆的辞典里迅速查找着,猛然想起多年以前看过的小说,脱口而出:“茶花女,她只适合做茶花女。”

    黄莺困惑数秒,突然醒悟。

    “茶花女,你是说,她只适合做茶花女?我明白了,我看过那本书。天呐,她居然是这种人!既然如此你们为什么在乎她?尤其钻石王子,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

    韩羽哈哈大笑,说:“我们在乎她?怎么可能!因为昨晚我和绍杰被那贱人灌醉还录下我们不堪入目的影像,展飞是为了保全我们家族的声誉才故意稳住她,当然,让你保守秘密实际上也是为了我们,明白了吧?”

    听闻不堪入目,黄莺的脸一阵发烫,嘴巴早就变成了O形,这会方合上。

    心里道:看来是我判断失误了,错把电线杆当成了可以歇息的树,真是蠢啊!

    直到对方用手指敲了敲桌子,她才回神。

    韩羽暧昧一笑,挑挑眉:“你害羞的样子真是可爱。对了,今晚有时间吗?先陪我逛逛品牌店,然后去我的住处看影碟,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