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 跳到枝头的黄莺(2)

    更新时间:2017-06-22 22:37:21本章字数:4890字

    直到休闲厅打烊也不见黄莺回来,花蕊只好再次打她的手机,可是仍然无人接听。

    房门突然被推开,娟子风风火火闯进来,说:“我们要去大世界看通宵电影,一起去吗?”

    花蕊笑着摆手:“我很乏,不想去。”

    娟子一脸讨好:“给我弄几张大世界放映厅的门票好不好?千万别拒绝,看在我崇拜你的份上,答应我吧!”

    花蕊在心里叹气,这段时间总有人向她要这要那,好像大世界是她的。

    解释无效反而得罪了人家。

    见娟子一脸期待,她反而难为情起来:“我很想帮你,可是,”话还未说完就被门口的那位陌生女孩打断了:“请问谁叫花蕊?”她瘦小枯干脸色蜡黄,怀里却抱着一大簇漂亮的玫瑰,怎么看都像是送花的。

    娟子指了指花蕊。“她就是。”

    女孩将花递给花蕊,一脸羡慕的表情。“这花是你那位高富帅男朋友送的,进了花店也不问价格,就连包装也要最贵的。”

    男朋友?想必又是恶魔吧!花蕊无法不签收,等到女孩离开,这才看了一眼卡片。上面印着:花蕊,你只属于我。

    没有送花人的名字。花蕊在心里冷笑:一定是韩羽耿绍杰,或者是杜展飞,这一次他们又要玩什么把戏?

    娟子的惊叫让花蕊吓了一跳,只见那位抢过玫瑰抱在怀里,眼睛放光,看了又看嗅了又嗅,面对她时却是小孩子撒娇的表情:“小花花,现在你没话说了吧?把你的幸福分给我一点好吗?给我电影票,给我电影票,给我电影票嘛,你不给今晚我就不走了!”

    幸福,在哪呢?花蕊在心里苦笑,最终被缠的没法,只好说:“娟子,我现在和杜展飞联系不上,以后再说行吗?这样,这些花你要是喜欢全部拿走。”

    娟子虽然有些失望,但是看了一眼玫瑰后又开心起来:“那好吧,不过你一定要记得哦,联系上后给我多要几张,还有,免费用餐卡也要,免费购物卡也要,越多越好,谢了,改天请你吃烤红薯。拜拜!” 

    “拜拜。”花蕊感到浑身无力,等娟子将门关闭立刻瘫在椅子上。

    肖羽柔说过,大世界免费的餐卷和购物卡都是赠送会员的,最低面值五百元,娟子居然说越多越好?天哪!

    凄美的音乐铃声打破了夜的寂静,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号码,立刻接听。

    那是一个熟悉的声音:“新年快乐,小蕊,总算打通你的电话了,回家过年的感觉好吗?”

    花蕊说:“张磊,真不好意思,我居然忘记给你拜年了。”

    张磊哼了一下:“大小姐,初五之前拜年都不算迟好不好,依我看来,你心里根本没有我。”

    而后又说:“算啦,不和你计较这些。除夕夜我独自去广场看烟花了,当时我在想,如果小蕊在身边该有多好,据说除夕夜一起守岁的男女注定在当年结下轰轰烈烈的情缘。”

    花蕊闻言情不自禁打个冷战。

    除夕夜一起守岁的男女,注定在当年结下轰轰烈烈的情缘?除夕夜她可是和韩羽耿绍杰两位恶魔一起过的,难道还要与他们继续纠缠?又想起与杜恶魔有关的梦,不由地脸红,心说:梦中在一起的也算数吗?

    张磊见对方半天不出声,就问:“喂,你还在吗?”

    花蕊立刻清醒过来:“嗯,我在,你说,我听着。”

    张磊的声音变得沉重:“小蕊,胡娇娇的爸爸破产了,胡娇娇也变坏了,起初我根本不相信,以为我哥们看错人了,可是今晚我亲眼看见她和一位中年男人在街边吻别。男人开车离开后,她立刻哭了。我把她拉到一边质问她,她却说程枫都不要我了你来做什么?想看看我这只流浪狗有多可怜吗?”

    花蕊静静地听着,心很难受。尽管胡娇娇一再伤害她,可是仍然恨不起来。

    张磊继续说:“程枫先是对你薄情寡义,然后在胡娇娇落难的时候一脚把她踹开,起码你和程枫之间是清白的,而胡娇娇和程枫却是同居的关系,他真是个混蛋,根本不是个男人!”

    花蕊由衷道:“张磊,小柔说的没错,你是一个有情有义的人,做你的女朋友真的会很幸福。”

    张磊兴奋道:“那你愿意吗?做那个幸福的女朋友!”

    花蕊语气慌张:“张磊你是故意气我对不对?我们在聊胡娇娇的事,怎么又对我说这些?再没有正经的我可要挂电话了!”

    张磊笑道:“别挂断,我不说就是了。那你什么时候回来?这样,回来前发个短信告诉我车次,我去接你。”

    花蕊坦诚告知没回老家的事。

    张磊兴奋极了,追问她打工的地址。

    花蕊道:“你先别找我,等我抽出时间会打电话约你。”

    张磊言听计从,两人又闲聊一会才结束通话。

    再次拨打黄莺的手机时,居然通了,刚刚说了句:“我是小蕊。”就听那边一阵轻笑:“我说号码怎么有点熟悉,原来是你啊!”

    花蕊的头皮开始发麻,说话也不利索了:“韩、韩羽?”

    韩羽声音轻浮:“你是不是想我了?”

    花蕊语气僵硬:“我找黄莺。”

    韩羽阴阳怪气:“她正在浴室不方便接电话。”

    花蕊脱口而出:“请你不要伤害黄莺!”

    沉默,之后传来韩羽恶狠狠的语气:“小贱人,居然这种口气和小爷说话?别忘了我们之间的帐还没算清呢,如今还管起别人的闲事,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

    花蕊嘟嚷着:“我不记得欠你什么。”

    “你他妈的装傻是不是?将我们灌醉还偷偷录像,还好展飞来的及时扭转了局面。怎么样,被钻石王子宠幸的滋味很爽吧?”韩羽有意试探,情不自禁哼了一声,醋意十足。

    本来他和绍杰就怀疑晋忠和萧楠的话,那两人串通好了似的回答,不知道杜总去哪了。然而,黄莺却暴露了展飞的行踪。

    花蕊却吓得不轻:“你说什么?宠幸!难道我被杜展飞那混蛋强、强了?”她语无伦次欲哭无泪,心说:天呐,我已经失去了贞节,那个梦是真的?

    韩羽则是一头雾水:强强什么意思?还未来得及发问,手机里就传来一声怒吼:“我是怎么被他宠幸的?你们这群混蛋!”

    韩羽急忙将手机离耳朵远些,晕菜状还加大音量:“废话,他怎么宠幸你的最清楚的人应该是你吧?倒问起我来!”

    花蕊似乎发狂了:“我什么感觉都没有不问你问谁?”

    韩羽惊讶极了:“什么感觉都没有,不会吧?展飞的表现很差劲吗?可是,跟他上过床的女孩都说他很厉害啊!”

    他的话让花蕊想起杜展飞吻自己的片段,竟然脱口而出:“也不是完全没感觉,开始特别强烈,可是结束后那种感觉就没有了。”

    韩羽联想的却是另一种场面,气得就差喷火:“废话,结束后还有那种感觉的肯定不是人,是怪物,还是超级怪物!”

    花蕊突然意识和自己通话的是恶魔,又恨又羞,哇地一声哭出来,边哭边骂:“坏人,畜生,我诅咒你们不得好死!”之后恨恨地关掉手机。

    韩羽盯着手机发了半天楞,自言自语着:“你有没有感觉都是展飞一人做的,凭什么诅咒我们!等等,小猫说的话怎么让我昏头转向?不行,我得当面问问展飞。”

    说完立即拨通烂熟于心的号码,道:“飞,你在哪?”

    那边轻笑:“你打通我别墅的电话居然问我在哪,没睡醒还是喝多了?”

    “呵呵,一时着急竟然忘了,飞,我一会去你那。”

    “羽,上我这还用请示吗?”

    韩羽突然有种心酸的感觉。这些年,他和绍杰留宿杜宅的时间远远超过自己的家,如今却因小猫出现分歧,就算没翻脸彼此也生分了,越发想不通。

    “飞,你还相信兄弟如手足女人如衣服的话吗?”

    杜展飞笑骂:“你们这两个家伙,前后不到五分钟打电话给我,又问同样的废话,想知道什么赶紧滚过来就是。”

    韩羽大喜:“你是说绍杰也要去你那?好,我这就动身。”

    刚刚洗完澡的黄莺,此时换上韩羽送她的睡衣,正准备化妆就听见钥匙开浴室门的声音,急忙双手捂脸,闻到越来越近的男士香水的味道,心跳也开始加速。

    她故意撒娇:“羽,你快点出去,人家还没准备好呢!”

    韩羽会意一笑来到她面前,用力拉开她的手,看到她素面朝天的样子笑意更深。“是不是怕我看见你卸妆后的样子?不必担心,我倒是认为你此时,很可爱。”他故意用了‘可爱’这个字眼。

    尽管对方卸妆后不难看,可是比起艳妆后的容貌却相差许多,和他众多的女友是一样的类型。

    情不自禁又想起花蕊,只有她称得上丽质天生,越自然越漂亮,尤其那楚楚可怜的模样,是男人都会动心。如此比较,顿时对眼前人兴趣大减。

    黄莺故作媚态:“我本来就天生丽质嘛,这样,你出去稍等片刻,我随后就来。”

    韩羽勾起唇角:“看来我们今晚只能到此为止了。”

    黄莺脸色突变,追问:“为什么?”

    韩羽回答:“临时有事。”

    黄莺顿时乱了分寸,用美过甲的纤纤玉指攀上韩羽的颈,娇嗔道:“舍得我吗?你刚才亲人家的时候不是说喜欢死我了,才一会的功夫就变卦,你就不想和我有进一步的发展?”

    心急的她彻底忘记了爱情宝典中的禁忌:对方爱意不明显时,绝对不可操之过急。

    果然,韩羽对她的表现感到失望。对他这种情场高手而言,越不容易得手的女人才能保持新鲜感。

    于是挪开黄莺的手,象征性在嘴边亲了一下,道:“乖,我真的有要紧事要处理,来日方长,赶紧穿好衣服出来,我在车上等你。”说完转身离去了。

    且说花蕊的枕头遭了殃,不但承受捶打之苦还被泪水浸湿了大片,直到主人哭累了进入睡眠才得到解脱。

    刚才和韩恶魔通完话之后,花蕊立刻撩开上衣到镜子前查看,竟发现几处小草莓一样的印记。

    她仿佛被雷击中似的,思维变得焦糊,内心也是一片血肉模糊。甚至忘记‘梦中’最关键的片段,嘴里还嘀咕着:“完了,恶魔终于得逞了!”

    又做噩梦了,正奔跑着,却感觉身体被人拉起,伴随一个清脆响亮的声音,一侧脸部开始疼痛起来。

    睁开睡眼,只见黄莺披头散发立在床边,双手叉腰怒目圆睁,昏暗的光线下,嘴唇青紫脸色苍白。

    “啊!”花蕊及时捂住口,可是惊叫仍然传出,让寂静的宿舍楼瞬间充满了恐怖。

    一身冷汗之后,她整个人彻底清醒了,捂着脸颊不解道:“黄莺,你为什么打我?”

    黄莺声音如冰:“你到底和韩羽说了我什么坏话?”

    花蕊一脸无辜:“我只是求他别伤害你,有什么错吗?”由于刚刚受了惊吓,所以不敢正视对方,就连声音也在颤抖。

    无疑的,她的表现在对方眼中变成了说谎的罪证,这让黄莺更相信自己的判断,厉声道:“你说谎!手机来电明明显示你们聊了很久,说,你们聊什么了?”

    花蕊欲言又止。

    黄莺立刻变得疯狂:“你凭什么破坏我恋爱?你有什么资格管我?以为自己是谁?”随着激烈的言语,眼泪狂洒,双手还不停挥动着。

    花蕊急忙说:“他们是坏人啊,所以我才担心你。”

    她话音刚落脸上又挨了一巴掌,还是左边脸颊,接下来又是暴风雨般的毒打,或是用拳头或是用包砸。

    黄莺边哭便骂:“你才是坏人,该死的,我容易吗,我妈妈抛弃了我,养父母将我卖了,我好不容易攀上高枝你却来破坏,你到底是不是人?给我一条生路好不好,什么朋友,什么关心,都是假的,骗人的,你分明是嫉妒我,打死你!”

    韩羽的话让她没了顾忌。

    一个茶花女,凭什么趾高气扬骑在她的头上?

    花蕊很生气却仍然同情着对方,所以没还手,任她发泄,直到对方下手越来越狠才尽力躲闪,终于体会好心没好报这句话。

    “够了,住手!”一个愤怒的声音响起,随后将发疯的人拉开。

    黄莺见来人是杨过,门前还围着好多看热闹的同事,立刻理了理乱发,冷静下来。

    杨过冷冷道:“你不是生病了?居然还有这么大的力气打人?”说来也巧,他下班时遇到熟人聊了一会,见时间很晚就打算在休息室过夜,谁知刚躺下就听见一声毛骨悚然的惊叫,这才胆战心惊前来查看。

    见花蕊头发被抓乱,一侧脸颊又红又肿,嘴角衣服上还有血迹,含泪的美眸溢满痛苦,越发讨厌趾高气扬的黄莺。

    故道:“我再问你一遍,你是不是说谎了?”他很有经验,想处置员工也得有充分的理由才好。这可是讨好龙妹的最佳机会!

    黄莺心虚,忍不住强词夺理:“我没说谎。”她假借把玩着韩羽送的宝石项链来遮掩惊慌,岂料无意中露出破绽,新买的衣服第一颗纽扣上还挂着标签。

    本来韩羽当时命人剪掉来着,可是她不肯。从未穿过这么昂贵的名牌,不在宿舍的姐妹面前炫耀一番哪成?

    杨过看在眼中,笑容立刻绽放:“你不会说去医院了吧,可是你的新衣服哪来的?”

    黄莺有些尴尬,很快就恢复笑容,不卑不亢:“我的确去看病了,而衣服呢是我男朋友送的,不止衣服还有首饰,而且购物之前我们还共用了晚餐,不可以吗?想不想知道我男朋友是谁?”

    之后加重语气:“他就是乐阳大富翁的独子,你认识的韩总,俱乐部老板的亲侄子,要是不信我就让羽亲口向你证明好了。”

    众人立刻流露出惊讶还窃窃私语。

    而杨过的脸色越发难看,就连眼中的气焰也越来越弱,突然一笑:“呵呵,不好意思,我累了,大家晚安!”说完竟用最快的速度挤出人群,先溜了。

    黄莺面露得意,走到门口时还回头对花蕊莞尔一笑:“得罪了,冒牌货,其实钻石王子根本不喜欢你,你也不是他女朋友,之所以为你出头或是接近你也是有特殊原因的。不好意思啊,当众揭穿你了!”

    说罢高傲地一甩头扭着纤细的腰肢离开。此时她心里笑开了花:今非昔比,有了韩羽这棵巨大的树做依靠,我黄莺还惧怕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