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 残花败柳(2)

    更新时间:2017-06-26 16:01:02本章字数:2891字

    咳嗽声让杜展飞瞬间清醒。

    只见耿绍杰正对他笑,还举起大拇指,赞叹:“不愧是哥哥,做事就是讲原则。来,这杯算是小弟惩罚自己的,我不该误会你重色轻友,更不该背着你拉上羽偷偷行动。”

    他故意将一切揽在自己身上。

    可是杯子刚碰到唇就被杜展飞制止:“等等,我还有话要说。”随手夺下耿绍杰的酒杯,放回桌上。

    韩耿二人面面相觑。

    杜展飞起身来到窗前,好像眺望窗外沉睡在夜幕下的景色,实际上为了避免接下来的尴尬。“和小猫的游戏到此为止吧,放过她。”他的语气不是往昔那种不容抗拒的坚定,而是商量的口吻。

    耿绍杰从座位上弹起,音量也大大提高:“到底为什么?你不会和上次一样说没什么理由吧?别忘了,游戏规则可是你定的,将我们的兴趣吊起来又说结束,什么意思?”

    韩羽眯起眼睛:“展飞,要是你们爱上了彼此我无话可说,可是无缘无故放过她,别说羽就连我也不甘心。”

    杜展飞转过身,耸耸肩:“如果非要找个理由才可以放过她,好吧,我爱上她了,她也爱我,这样行了吧?”

    耿绍杰急红了眼:“展飞,你……”

    韩羽却扑哧一声笑了:“飞,你们彼此相爱就不会睡在一个床上却没发生任何事,她也不会因为误会哭得那么凄惨了。”

    杜展飞帅气一笑:“我讨厌和醉鬼做,这个理由充分吗?至于哭得凄惨,那是她担心我把她吃掉又把她甩了。”

    韩羽笑道:“飞,我们打个赌吧,你赢了就终止游戏,输了的话就把小猫让给我和绍杰,而且无论我们怎么对她你都不能干涉。”

    耿绍杰恢复了笑意,对韩羽举了一下大拇指。

    一比二的打赌,显然他们胜算的几率大。

    杜展飞爽快地点头。“我答应,说吧,赌什么?”

    韩羽藏起眼中的笑意。

    “就赌婚姻,契约婚姻,只要婚姻注册不要结婚仪式的那种,如果小猫同意了就算你赢。切记,口头不算只看结婚证件和契约合同。当然,为了避免你耍诈,求婚的事由我或是绍杰出面,为了公平起见我们会现场录音。而打赌的时间就限期在四个月内,怎么样?”

    不愧是他的死党,够狠够毒!杜展飞的眼眸暗淡下来,尽管短暂的只有一瞬,还是被那两位看在眼中。

    耿绍杰心里乐开了花。还强调:“展飞,如果你事先对小猫透露打赌的事,也算你输了。”

    毫无疑问,这场打赌他们赢定了!

    杜展飞终于开口。“结婚就结婚,以为我不敢吗?”

    “程枫,我妹妹到底怎么了,既不肯接我的电话又不主动打给我,什么意思?对了,我的新号码你告诉她没有?”

    程枫见正和父母打麻将的姨父此时将目光投向这边,慌忙走进自己的房间,关好门。这才说:“我当然告诉她了,小蕊本来打算这两天打给你的,却因为上火患了咽喉炎,根本说不出话来,而且这会正午睡,我不忍心叫醒她。”

    花容大惊:“什么,小蕊在你家午睡?这么说你们,”

    程枫急忙说:“我们之间可是纯洁的,你不要多想。”

    花容又说:“那我就放心了,算了,让她睡吧,等她能说话时再打给我好了。她也是的,好端端的上什么火,不就是丢了一个手机吗?”

    程枫见谎言有效,就叹气道:“小蕊是因为陪嫁的事犯愁,小容,我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本来我反对我妈要嫁妆钱,可是我家的确有点困难,钱被基金套牢了。”

    花容沉默,几秒后才说:“我的股票也被套了,男朋友的生意还遭遇严重的打击,否则送你们二十万也不成问题,这样,我再汇去八万,加上我曾经寄存在小蕊那的五万,当陪嫁应该够了吧?”

    程枫闻言大喜:“够了够了,谢谢小容,不,应该叫大姨姐才对,尽管我比你年纪大彼此又不曾见面,可是凭借两次通话就感觉大姨姐的为人处事真是好的没话说。大恩大德没齿难忘,等我日后发达了,一定,”

    花容立刻打断他:“就别废话了,我的钱是送给妹妹的,只要你真心对她好我没话说。”

    而程枫不怒反笑。“放心吧大姨姐,我绝对不会让小蕊受委屈的,昨天还送花给她,包装都是最贵的。对了,只是钱什么时候汇来?用微信转账还是打到卡里?”

    花容答道:“等小蕊病好了给我通个电话,我自然汇给她。那就这样,再见!”

    “再见!”程枫刚挂断电话就忍不住骂:“狡猾的家伙,居然不见兔子不撒鹰?不过也无所谓,我程枫不会就此罢休的!”

    他继续翻电话本,找到花蕊老家的电话,于是笑了:“既然小蕊没告诉家人我们分手的事,那我就顺理成章做她未婚夫好了,不过呢,陪嫁钱还是一分也不能少!”

    花蕊不知道的事还很多,比如,更多的打击与灾难正在等待着她。

    “你们知道吗?花蕊有个外号,茶花女。所以钻子王子不是为她出头,据说是为某位朋友出头,说白了就是钻石王子的朋友和茶花女有瓜葛,明白否?尽管她很想钓钻石王子,但是钻石王子根本看不上她。”

    “我也听说了,茶花女还在浴室勾引韩美男和耿帅哥呢,也没成功。”

    “茶花女?花蕊卖过茶吗?”

    “晕死,你平时老是吹嘘自己差点考上大学,竟然不知道小仲马笔下的茶花女?”

    “就是,我高中还未毕业,但这本书还是看过的。”

    “我没看过却听说过。”

    “呵呵,你们别笑我呀,是玲子说的不清不楚能怪我误解吗?我当然知道这本书的内容,这么说花蕊当过小三?”

    “何止当小三,谁付钱她就跟谁,难道你不知道除夕夜的事?叫她茶花女算是抬举她了,按我的说法,叫她野鸡更贴切!”

    “除夕夜怎么了?”

    “你居然不知道?天那,真是孤陋寡闻,告诉你好了,除夕夜茶花女竟然和两个男人鬼混。”

    “哇,真的?这事谁传出来的,消息可信么?”

    “不晓得谁传的,不过既然有人传,这事一定是真的。”

    “我就说嘛,钻石王子怎么可能看上她!”

    “真无耻,看她表面老实,骨头里却如此下流?难怪被人打!”

    “嘘,她过来了。”

    尽管花蕊没听到她们说什么,却感觉到她们刚刚是议论自己,毕竟不友好的眼神她能看懂。

    于是低下头,和她们擦肩而过。

    这些天,无人和她说话,就连众人的眼神也大同小异。而花蕊也无心打听发生了什么,只好独来独往承受周围的怪异。

    “你们听说了吧,茶花女被黄莺打了耶。”

    “臭小子,证据就在那贱货的脸上,还用你说,我还以为你有新话题呢?”

    “哇,看她表面清纯可人文静温柔,实际上却很开放。”

    “谁说不是,也不知道她身价多少?”

    “你不会也想试一试吧,万一被你的晴妹发现,不生吞了你才怪,哈哈哈!”

    “别说了,茶花女过来了。”服务生们立刻闭上嘴,蔑视而轻挑的眼神在花蕊身上扫来扫去。

    花蕊神色不安,经过他们身旁的时候,头,压得更低。

    “娟子,你不是最崇拜茶花女了吗?怎么这会不说话了?”

    “小陆,当时崇拜她的人还有你吧?你们别笑,我们呢是被假相蒙蔽了眼睛,我说几次向她要大世界的免费卷她总是都支支吾吾推三阻四,原来是这样啊!”

    “娟子姐,你知道吗?她还以钻石王子的名义骗吃骗喝,杨过经理也被骗了。”

    “这种人真不要脸,不但骗了我一瓶绿茶还骗了小陆的孜然鸡脖,我真想揍死那贱货。”

    “你们也消消气吧,她已经得到报应了,遭到一顿毒打,左脸的淤青至今未消!”

    “活该!”那女孩见花蕊走过,竟然朝地面啐了一口:“不要脸,残花败柳。”

    花蕊回头,见以往的拥护者装做没看见她,心里难受至极,只好默默地站在角落里。

    突然,一个空饮料瓶袭来,不偏不倚打到她的额头。

    被打之人抬眼望去,客人们立刻移开目光,事不关己的模样,几位女孩却偷偷地捂嘴笑。

    而同事们则是幸灾乐祸的表情,就连杨过也眼神回避转过身。

    走到垃圾桶前,将拾起的空瓶子扔进去。

    花蕊的感觉,就像自己被人从高处推下山谷,身心俱裂,却清醒地痛着,心在淌血,却偏偏流不出眼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