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一章 追风(1)

    更新时间:2017-06-29 17:30:46本章字数:2837字

    柳青青做梦也没有想过初恋男友会主动找上她,而且如饥似渴好像八百年没和女人亲热过似的纠缠,结果被耿绍杰堵个正着。

    柳青青吓得魂飞魄散,却没想到耿帅哥非但不怒反而冲她一笑,说了句:“打扰了,你们继续。”而后潇洒地离开她的办公室。

    这场姐弟恋就这么结束。最可悲的是,初恋男友那次之后再次消失,就连电话号码也换了。

    花蕊仍然处境尴尬,一面是关于她的谣言越来越离谱,一面是收到的鲜花越来越多,最少也是每天两束,还不是一个花店送来的。这样一来更引起众人丰富的联想,背地里,茶花女已经成了花蕊的代名词。

    黄莺却是春风得意,整个俱乐部的人都知道了韩美男请她吃了西餐,不但送她昂贵的衣服还赠送一串用来求爱的宝石项链。据说两人的感情极速升温每天都有视频通话。有人预言这段情缘一定能长久,更有传闻说耿黄二人很快就会谈婚论嫁了。

    有好事者将这些话传给韩阔天,谁知他淡淡一笑:“羽是风一样的性格,能追上风的人我还从未见过呢,更别提能抓住风了。”

    无论怎样,黄莺终于赢得众人的仰慕。和花蕊不同,她或买夜宵或买小礼物赠送那些追捧她的人。

    她更注重外表了,整日打扮得像一只花孔雀,等待着羽的出现。

    杨过终于忍无可忍:“黄莺,今天为什么又不穿制服?”

    黄莺傲慢一笑:“我已经和玲子换班了,所以穿成这样,有问题吗?”

    杨过强压怒火:“我没记错的话你并没有向我请示换班吧?”

    黄莺莞尔一笑:“那我现在开口还不行吗?杨大经理,我现在郑重向你请示换班,你答应否?”

    杨过气得脸都变了颜色,眼底还充满了愤怒的火焰,却偏偏说不出不答应这三个字。

    就在此时,礼仪小姐甜甜的声音传来:“杜总晚上好,韩总晚上好,耿总晚上好。”

    立刻惊扰了众人,除了音乐就是短暂的寂静了,几乎所有的目光都汇聚在门口。

    随着杨过的手势,就近的服务人员立刻整齐排好两列,包括心情复杂的花蕊以及欣喜若狂的黄莺。众人异口同音:“晚上好,欢迎光临。”

    三位富豪美男款款而来,帅气逼人犹如最闪亮的明星组合。

    最新颖的皮草装束,最时尚的皮裤短靴,全身上下都是顶级名牌,就连钻石耳钉和同款戒指也是名店定制。而且清一色超帅的发型,清一色挺拔修长的身材,除了相貌和气质不同,那种冷酷傲慢的表情都是清一色。

    毫无疑问,钻石王子总是最出众的,惊艳四座的容貌,王者一样的气势,就连走路的姿势也酷极了。

    惊叹惊叫不断从女孩们的口中传出。

    见三人走来,花蕊急忙垂下头,下意识地向后躲了躲。

    想到自己清白之身已经被前方的恶魔‘毁了’,心碎的感觉再次降临。

    然而,她的举动反倒引起三位大帅哥的注意,相继望了她一眼,立刻停下脚步,惊愕,不约而同写在三人的脸上。

    黄莺看在眼中,心里咯噔一下,有些惶恐不安。

    杨过立刻上前招呼:“诸位,包房已经准备好了,这边请,黄莺,愣着做什么,还不带客人过去?”

    他自作主张换了人。

    杜展飞终于挪开视线,大步离去,两位死党紧紧跟随。

    黄莺则小心翼翼尾随在后,怎么也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

    花蕊长出口气,却没感到轻松,反而,一种不祥的预感爬上心头。

    杨过倒是消除了紧张。本来他还担心花蕊被打没有及时向晋忠汇报。现在看来,她在杜展飞心中根本无足轻重,既然如此他也不必太认真了。他同时庆幸自己能够悬崖勒马放弃追求目标,否则他也会臭名远扬,弄不好连这份如意的工作也弄丢了。

    且说娟子来到正在招呼客人的花蕊面前,命令的口吻:“黄莺让你速到九号包房,快点,别磨蹭。”

    花蕊闻言惊慌失措,找借口:“可是我正为客人点餐。”

    娟子声音如冰:“我只管传达,至于去还是不去,你就看着办吧。”说完转身离去,边走边撇嘴。

    花蕊摇摇头,坚持替客人点完餐,又一一上齐,这才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来到九号包房。

    叩门后,黄莺出来迎接,先是低声威胁:“小心你的言语,敢说我一句坏话你就死定了!”

    之后又大声说:“花花,我们已经等你很久了,怎么才来呢?”她变脸般恢复了温柔和亲昵。

    花蕊也不作声,跟了进去。心想:她不当演员真是可惜了!

    三位美男子坐在超长的皮沙发中,柔和的光线下,脸色有些阴沉。

    这会,三双眼睛盯着她,仿佛她是待审的犯人。

    突然,韩羽向黄莺招手示意她坐自己身边,后者受宠若惊,立刻飞奔过去,依偎韩羽怀中的同时还冲花蕊挑战一笑。

    花蕊既尴尬又气愤,心想:叫我来该不会是观看韩黄二人秀甜蜜吧?

    很快这个念头就打消了,因为杜展飞突然起身走向她。

    花蕊心跳骤然加速,想后退几步,可惜来不及了,他已经到达面前,修长的指抬起她的下巴,仔细查看。

    狭长美目释放出让人难懂的光芒,冷冷道:“你的脸为什么会这样?”

    花蕊别过脸,强忍想哭的冲动。

    杜展飞又道:“回答我!”

    花蕊甩开他的手,道:“我该恭喜你们,报复得逞,离间计也非常成功,叫我来不就是想看看你们胜利的成果吗?看吧,看清楚些。”

    她故意撩起做为掩饰的乱发,彻底暴露出眼角和脸颊处的淤青,道:“你们很开心对不对?想笑就笑吧!”

    耿绍杰顿时气青了脸,怒视花蕊,骂道:“臭丫头,居然自不量力顶撞展飞?”

    杜展飞瞄了一眼神色紧张的黄莺,突然笑了。

    对花蕊道:“你说的对极了,看见你这副德行我们的确很开心,只是不知道暗地帮我们做事的人是谁?起码我们应该好好奖励一下!黄莺,你应该清楚一切,我没猜错吧?”

    黄莺闻言勇气大增,立刻起身来到花蕊面前,冲杜展飞一笑:“没错,我非常清楚,因为打她的人就是我呀!”她渴望得到对方的奖赏与信任。

    可是,众帅哥的表情更冷了。

    韩羽还困惑道:“你为什么这样做?”

    黄莺回答极快:“因为她在我面前说你们的坏话,我看不过眼。”

    众眼神惊讶,包括花蕊的。

    只见杜展飞慢慢向黄莺靠近,嘴角微扬:“不是那么简单吧,你这么做另有原因不是吗?比如,她破坏了你和羽上床的机会。”

    露骨的言语让黄莺难堪至极,又羞又恼却不敢顶撞半句。

    下一刻,她被吓到了,眼前人仍在笑,目光却十分可怕。随后她的手腕被握住了,无法挣脱,那力度不断加大,好像铁钳子似的。

    “我的手腕要断了,放开我,好痛!”加剧的痛感让黄莺眉头紧皱不断吸气,就连声音也变了调,求助的眼神投向韩羽。

    韩羽犹豫片刻终于走过来,拍拍展飞的肩膀:“飞,你不是从不打女人的吗?放开她!”

    黄莺心里一阵狂喜,当她的手腕被放开时立刻扑向心爱人的怀抱。

    可是,韩羽突然推开她,电光火石的一刹那,五指已经重重地印在她的脸颊。

    残忍的力度没有一丝怜香惜玉,就连声音也格外刺耳。

    心痛胜过脸颊的疼痛,黄莺的哭腔里掺杂着困惑:“羽,你打我,为什么?”

    她不可置信地盯着对方,泪水不断从勾魂的美目中溢出,怎么也不敢相信曾经吻过她的男子竟然这般无情?

    韩羽一改往昔对她的温柔,连声音也似刺骨的寒风:“一个连朋友敌人都分不清的人,该打!”

    他绝情的举动冰冷的眼神瞬间冻伤黄莺的心,泪水横流,让她越来越气愤越来越激动。

    “什么朋友敌人,你们才是我的朋友,而你们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我就是打了她怎样?那天我还用皮包砸她,我还撕她的头发,何止脸,就连她身体也有伤,全部都是我的杰作,你心疼了?我偏要打她,而且从今天起我见她一次打一次,说到做,”

    话未说完声音戛然而止。

    只见耿绍杰刷地起身,飞起一脚直奔她的脸。

    黄莺吓得花容失色,连躲闪也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