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三章 猫贩子(1)

    更新时间:2017-07-01 01:04:22本章字数:2766字

    车中的花蕊好似一只被激怒的猫,就连耿绍杰的手也被她抓了几道痕迹。

    可是那双手仍然不肯放开她,只是换了位置,从按着她的肩膀改握她的手腕,而韩羽则用力按着她的脚踝。

    这让花蕊更加惊恐,不但剧烈挣扎还哭骂着。

    开车的杜展飞从倒车镜中看了一眼花蕊,眼中含着笑意,可是声音却极度平静:“绍杰,羽,放开她,我不相信她会跳车!”

    两位立刻放开花蕊。

    得到自由的她安静些,却流泪不止。

    耿绍杰皱眉:“喂!只是带你去医院擦药不至于哭成这样吧?”

    去医院擦药?花蕊止住眼泪,抽噎着:“你们又要耍什么花样,如果玩游戏的话,抱歉,我没时间也没精力陪你们玩。”

    绍杰冷哼一声:“没时间没精力玩游戏?这话应该出自我们的口。就连垃圾一样的程枫也将你抛弃了,看来你连垃圾都不如,装什么清高?”

    韩羽补了句:“就是,给你上药不过是可怜你罢了,别得寸进尺!”

    承受着恶言恶语,花蕊垂下头,不再吱声。

    无意中看了一眼倒车镜,竟然碰撞到杜展飞的视线,两人的目光不过纠缠了两秒钟,或是更短的时间,花蕊就难过地转过脸,拳头握紧。一个‘毁了’自己的人,怎么可能平静的面对他。

    跑车终于停下来,在乐阳市权威综合医院门前。

    花蕊早有耳闻,这里虽说是私立的却相当有名气,规模一流设备齐全,还招来世界各地权威的医生,最有特色的就是郑家祖传秘方,被媒体大力宣传后简直变成神药了。

    下了车的花蕊望了一眼夜空,今晚月色如水,深蓝的天空点缀着钻石一样的星星,此时正发出凛冽的寒光,好像杜展飞冷酷的眼神。

    她激灵一下,又打个冷战,双手交叉抱紧肩膀想取暖,可是,感觉更冷了。

    杜展飞立刻脱下自己的外衣将她裹紧,然后像情侣一样搂着她的肩膀向前走。

    花蕊争扎,最终没能摆脱他那霸道有力的手臂,还被他更紧的搂在怀中。

    花蕊再次有想哭的冲动。她在想,如果他不是恶魔该有多好!

    接下来,她就像一只温顺的猫靠近对方,随着走动,发丝在他的脸颊和颈部轻柔的摩擦。

    杜展飞嘴角勾起笑意,心也变得温柔。发现两位死党正盯着自己,故而宣战般挑挑眉。

    门诊楼和办公楼的差别极大,一个是门庭若市,一个是门可罗雀。

    尤其这个时间,办公楼大厅只有一位穿职业套裙的年轻女孩在。

    她坐在椅子上玩着微信,见众人闯入,急忙放下手机上前阻拦。

    “这是办公楼,住院部在门诊楼的后面,不过探视时间已过,明天再来吧。咦?你、你不是钻石王子吗?天呐!真的是你?”

    女孩又惊又喜,竟然忘乎所以拉住杜展飞的衣角,开心极了。

    杜展飞见怪不怪,搂着花蕊肩膀的手放开,对女孩道:“我们找郑克。”

    女孩大献殷勤:“院长办公室在三楼,我这就带你们上去。”

    话虽如此却没有行动,眼睛仍然盯着杜展飞的脸,如醉如痴。

    望了一眼身边的花蕊,杜展飞有些尴尬,对女孩说:“不必了,你去忙吧。”

    女孩点头:“好,拜拜!”

    杜展飞挑起眉:“小姐,都说拜拜了,为什么还拉着我?”

    女孩闻言难为情一笑,急忙将手放开。

    韩羽哈腰从下至上观望女孩的脸,发现她有几分姿色,就笑道:“唷,脸怎么红了?哦!我明白了,你也喜欢钻石王子对不对?”

    他直起身,继续调侃:“这样好了,只要你主动吻我一次,我就劝钻石王子聘你为私人秘书,这个条件划算吧?”

    女孩显然被吓到了,惊慌失措狼狈而逃。

    耿绍杰喊道:“宝贝快回来,看不上羽选择我也行。”女孩跑的更快了,三位恶魔肆无忌惮地笑起来,

    真是招蜂引蝶满腹龌龊的混蛋!花蕊心里骂道。

    她后悔极了,后悔自己对杜展飞放松警惕,后悔自己为贪恋那暂时的温暖就乖乖的倒在他怀中。恶魔就是恶魔,那些温柔那些体贴都是假的。就算被他霸占过,也不能对他抱有一丝幻想。

    她不知道,自己复杂的情绪全部暴露在眼睛里。

    韩耿二人见了,相视一笑,韩羽还向杜展飞挑挑眉,用手势表示:一比一。

    杜展飞怒极反笑,见二人先行,急忙拉过花蕊的手。

    花蕊马上将手抽回:“你先走,我跟着就是了。”

    韩耿二人听得真切,偷笑。

    杜展飞感到颜面尽失,立刻回归霸道本性,他一把握住花蕊手腕,不顾她挣扎执意牵着她走,直到院长办公室门前,这才放开。

    只见花蕊的右手腕一圈红痕,仿佛被淘气的孩子画上了手镯。

    韩耿二人想笑,却发现杜展飞的脸越发阴沉,硬是憋了回去。

    郑克在花蕊眼中多说三十岁,还算英俊,温柔的气质里流露出精明,只是言谈举止少了一点阳刚之气。身材不足一米八,一身白大衣无一处瑕疵。

    他此刻和三位花美男热情地打招呼,对杜展飞更是亲热,大力拥抱之后,说:“展飞,怎么现在才来?我等你们半天了!对了,我拜托你的那件事,怎么样了?”

    对面椅子上的耿绍杰微微一笑:“废话,有展飞办不到的事吗?耐心等候,一星期内钱会到账。”

    郑克兴奋异常:“展飞,你真是我的大救星,五千万终于回来了,我不必再为周转的事发愁了!”

    杜展飞收起笑容:“少拍马屁了,赶紧办正经事。她受伤了,面部身上都有,你想办法吧,总之一丁点疤痕也不可以残留。”

    郑克才看清楚花蕊,手指向上推了推眼镜,语气惊讶:“清纯美少女?是你啊,我们又见面喽。天呐,你的左脸怎么变成这样?”

    花蕊礼貌一笑:“你好,我叫花蕊,你怎么说又见面了,我之前没见过你啊?”

    郑克笑得诡异:“你当然没见过我,那次你被他们三位弄晕了,是我为你检查身体的,我还亲自为你输液包扎伤口。对了,你的低血糖好了没有?”

    伤疤未愈就被掀起,就算不流血也会痛个半死。

    花蕊此刻经历的正是这种感觉。那晚的事,在别人口中竟是那样轻松,对她而言,却是永远也无法抹掉的耻辱。

    杜展飞立刻给了郑克一个暴栗,恨恨道:“哪壶不开提哪壶,你想死吗?”

    韩羽耿绍杰也怒视着郑克,咬牙切齿状。

    郑克方知自己说错了话,急忙赔笑:“看我这张嘴,该打。美少女,你到灯下来,我仔细的看看你的脸,哎呀,怎么会这样呢?打你的人太狠毒了,想给你毁容么?”

    而后笑意加深:“不过别怕,我这里有祖传的药膏,你这点小伤很快就能好。你身上也有伤?快脱掉衣服,我帮你查看一下,顺便上药。嘿嘿,我最喜欢给美女上药了,尤其是皮肤这么好的美女!”

    话音刚落他的头就挨了三个暴栗。

    “你这只狼,想让我阉了你?”

    “找死,拿开你的爪子!。”

    “有种你再说一遍?”

    郑克揉着被打疼的地方,见三位皆是凶悍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呵呵,说着玩的,我哪敢和你们争女人?何况我家还有一只母老虎!”

    杜展飞又给他一个暴栗:“别浪费我们的时间好不好?快叫人给她上药,一会我们还有正事要办呢!”

    郑克笑道:“知道了,我这就打电话安排护士给她擦药,全身上下不留一个疤痕,这样行了吧?”

    花蕊闻言脸都吓白了。

    他们的话什么意思?

    花蕊跟随小护士走进一间处置室,感到心神不宁。

    清楚的记得来医院之前的路上,根本没看见恶魔们打手机给谁,院长却说:“你们怎么现在才来?”难道他们更早之前就约好了?

    这时,走廊里传来耿绍杰的声音。

    “已经到手了,小猫既漂亮又可爱,只是喜欢发狂,您一定要提防被抓伤脸哦。什么,现在就送过去,那怎么行。怎么也得让小猫陪我们玩耍几天,不愿意?那就陪我们一晚好了,我保证明天一早就给您送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