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猫贩子(2)

    更新时间:2017-07-01 17:27:27本章字数:2792字

    护士见花蕊脸色煞白甚至浑身都在发抖,忍不住笑:“涂药至于这么紧张吗?”

    花蕊摇头:“不,不紧张,只是有点冷。”

    事实上,她是因为害怕而发抖。

    耿绍杰的话让她想起另一个场面,就是没来处置室之前,郑克和韩耿二人先后出门只剩下她和杜展飞的时候,他居然冲她一笑,而后一步步地向她靠近。

    她一步步退后,最后身体靠着墙壁,一脸惊慌失措。

    修长的手指抬起她的脸,眼神和语气无比温柔。“还好不会毁容,否者就得整天面对这张脸了。”

    花蕊直视对方漂亮得不像话的眼睛,心里琢磨着他的话。

    整天面对这张脸,什么意思?

    他好像会读心术一样,居然回答:“意思就是,我不会嫌弃你。”

    花蕊冷哼一声:“可惜,我不稀罕你的不嫌弃。”

    杜展飞笑得妖异:“心口不一!要我提醒你吗?我们在除夕夜所做的一切,确切的时间是后半夜。”

    花蕊的心咯噔一下,凄凉感和怒火交织,以致她的唇颤动几下也未能说出一个字。

    那位看在眼中笑意加深:“说不出口了?”放开她的下巴,手指在她受伤的脸上轻轻滑动,伴着口中清新好闻的味道,他的唇越靠越近,音量也放低了。

    “受了委屈也一个人忍着,就不能主动找我诉苦吗?”他的唇再靠近一点。

    花蕊惊恐地偏过脸,怒骂:“混蛋,别碰我!”

    吻落空,杜展飞有些恼火,故道:“可是我已经碰了,还不止你的唇,想起来没有?我们那晚要多亲密有多亲密,而且,”

    话音刚落就被花蕊猛然推开,而后啪地一声,一记响亮的耳光打在他的脸上。“你卑鄙!”

    震惊,困惑,冰冷,怪异,不同的情绪在杜展飞眼中快速变换着。下一刻花蕊的背重新贴到墙上,下巴又被他的手指抬起,力道太大瞬间牵拉到她脸上的伤,她嘴里哀嚎一声还痛苦地皱起眉。

    “我是不是太宠你了,居然再次打我耳光?说吧,用什么方式弥补你欠我的?”

    “谁欠你的,卑鄙的混蛋!”

    脚步声突然传来,杜展飞这才放开她,笑了,笑容邪魅。“小野猫,记住你打我耳光的次数,我会加倍还给你的,用更卑鄙的方式!”

    花蕊当时不解其意,现在似乎懂了。

    得到我然后把我卖掉,这种报复果然更卑鄙!

    她越想越怕,越怕手越抖,连衣服上的拉链也拉不上了。

    护士好心帮忙,结果越帮越忙,拉链夹住了衣服布料。还好她有耐心,认真地排除阻碍,一丝不苟。

    花蕊却心急如焚。

    护士嘴里也不闲着:“对了,那三位大帅哥当中哪一个是你男朋友?看他们穿的衣服很昂贵的样子,应该是大老板吧?”

    花蕊困惑:“你不认识他们?”

    护士尴尬一笑:“不认识。我是外省人,来乐阳的时间加起来还不到一周,也没什么朋友,对了,你还没回答我呢,他们当中哪一个是你男朋友?”

    花蕊想说哪位也不是,又怕她心生怀疑继续发问,就扯谎道:“就是,最帅的那个。”

    羡慕立刻装满护士的眼睛:“你的命简直太好了!”她发出啧啧的赞叹,可能是想到了自己的处境,又轻轻叹了口气。

    花蕊哭笑不得:人们往往只看外表,又有谁会留意那些璀璨的背后是何等阴险与丑恶?

    终于,拉链修好了。

    花蕊道谢,问道:“请问洗手间在哪?”

    护士用手比划着:“洗手间就在这层楼,出了门你一直向南走就看见了,门上有标志。”

    郑克双手抱膀靠在休息室的门上,见杜展飞和韩羽兴致勃勃和两只小猫玩耍,流露出相当痛苦的表情。

    心里恨恨道:只要这两只可恶的小东西被送走,我立刻将床单毁尸灭迹。

    小猫们可不管那么多,可能是被郑克关在笼子太久的缘故罢,这会得到了自由当然开心的不得了,不但在两位花美男面前跳来跳去,还不时地伸出粉红的小舌头舔着他们的手指。

    只是不能挑战它们的耐心,否则立刻发狂。

    不过那两位早有防备,竟在小猫发狂前将手指拿走了。

    小猫扑空,干脆拿枕巾发泄,转眼间,枕巾就被蹂躏得不成样子。

    郑克气得发晕,忍不住骂出声:“该死的家伙!”

    杜展飞和韩羽不约而同将视线投过去。

    怪异的眼神让郑克一阵惶恐,于是满脸堆笑连声音也柔和极了:“我是说,好可爱的两个小家伙,呵呵,你们怎么这么看我?”

    他浑身不自在望着二人,感觉目光不是针对自己,忍不住回头。

    只见房门的透视窗正贴着一张女子的脸,面色苍白嘴唇血红,眼影过浓、描画粗糙的眼睛瞪大,极为恐怖!

    就在郑克惊叫的前一秒才看清楚,此人竟是小护士,奉命为花蕊涂药的那位。

    气急败坏拉开门,郑克怒视小护士:“你不会敲门?而且你现在可是当班时间,居然化这么浓的妆,大半夜的想吓死人吗?”

    护士的脸红了:“院长居然这么胆小,昨天还说上大学那阵经常单独去解剖室,怎么这会连我都怕?”

    她可谓用心良苦,趁花蕊去洗手间立刻取出化妆包匆匆打扮,本来想引起帅哥的注意,可是郑克这么一说,她的努力全部白费,就连自尊也被伤到了。

    然而郑克仍然不解恨,还咬牙切齿道:“废话,我当然不怕死人,可是你这副德行比死尸更可怕,赶紧去洗脸,最好别逼我亲自动手。”

    他的怒火终于得到发泄,感到心里舒服些。

    杜韩二人不见花蕊的身影,感觉不妙,异口同声:“那女孩呢?”

    小护士答:“涂完药她说想去洗手间,我等了很久也不见她回来,只好去洗手间找,可是她不在,后来我返回处置室就发现了这个。”

    她一手举起信一手举起杜展飞的外衣。

    杜展飞迅速冲过去,一把抢过信,只见病例纸的背面布满非常娟秀的小楷。

    恶魔们:你们真的没有一丝人性,曾经对我做了那么多卑鄙的事,如今还变本加厉想卖掉我?当然,我不能坐以待毙。

    当你们看见此信时我已经逃走了。今日的上药费估价十块钱,日后定会奉还。

    我怕极了,因为无人比我更了解你们,若是有人欠你们一滴水,也许你们会榨干那人全身的血,还是算清比较好。对了,杜恶魔的衣服我已经交与护士保管,若有丢失破损本人一概不负责。此信一式两份并按手印画押,要是信口雌黄诬陷我,此信就是法庭证物!

    落款为花蕊,后面不但按了手印还用笔画了一个圈。细看手印,不像是印泥。

    护士瞥见,委屈地瘪瘪嘴,问杜展飞:“她真是您女朋友吗?可是,她为什么骂您,还要逃跑?最可气的是,我好心帮她修衣服拉链,她居然将我的口红弄坏了。”

    也不知因为郑克的讥讽还是心疼口红,竟然掉下眼泪,边哭边用手背狠狠擦拭眼睛。

    瞬间,一个活生生的熊猫就此呈现众人面前。

    杜展飞再也忍不住了,爆笑起来。

    郑克韩羽面面相觑,后者抢来病例纸查看,这一看不要紧,简直笑得快岔气了。

    郑克看完尽管不解其意却被上面可笑的词语逗乐了:竟有人为他的祖传秘方估价十元?真是笑死人!

    只有两人莫名其妙,就是门前而立的小护士以及刚走进来的耿绍杰,后者问道:“你们这是怎么了?被人点了笑穴?”

    杜展飞强止住笑:“你刚才去哪了?”

    耿绍杰耸耸肩。

    “既然来这,我当然要去看看老朋友秦医生,只是不巧,他有手术。我又打了几个电话,对了,我妈妈问小猫到手没有?还说最好今晚给她送过去。但我没答应,这么可爱的小东西怎么也得留一晚陪我们才是。”

    杜展飞韩羽听罢再次狂笑不止,甚至笑出了眼泪。

    郑克这才恍然大悟,边笑边将‘法庭证物’递过去。

    耿绍杰满腹狐疑接过来,这一看立刻笑得前仰后合,而后击桌子顿脚,其他人见状笑得更疯狂了!

    小护士摇摇头,放下衣服默默离开,心里叹了口气:如此出色的帅男子竟然个个精神不正常,真是太遗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