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 该染发了(1)

    更新时间:2017-07-01 18:19:08本章字数:1559字

    “杜总,有人看见那女孩回宿舍换了身衣服,然后背着旅行包离开俱乐部,至于去了哪里就无人知道了。”

    萧楠如实汇报,听完杜展飞的吩咐又说:“好,我和晋忠分头带人去找,尽力在韩大少的人发现之前找到她。”

    望着杜展飞靠着跑车接听手机的背影,韩羽和耿绍杰兴奋地击掌。前者说:“绍杰,好样的,你居然跑到处置室门前打电话,展飞绝对想不到你是故意的。”后者说:“羽更厉害,居然想到那么绝的招式,还预料到小猫会逃跑,不过我还是有点担心。”

    韩羽微笑:“不用担心,我已经做好安排,至于我们只要紧紧地盯着展飞,这样就万无一失了!”

    杜展飞这时走来,道:“萧林出了点麻烦事,我得先去救急,你们要不要和我一起?”

    耿绍杰故意说:“那么找小猫的事怎么办?”

    杜展飞答道:“顺其自然吧,萧林的事要紧。”

    韩羽蹙眉:“萧林?萧楠的歌手弟弟?这次又闯了什么祸?”

    杜展飞笑道:“他没闯祸,只是被疯狂的粉丝堵在大世界演艺厅的后台,助理和保安们也束手无策。”

    韩耿二人带着暗示的笑意互望对方一眼,前者说:“对付那些女孩子我和绍杰最有办法,是吧绍杰?”

    耿绍杰笑得自信:“那是自然。”

    三人上了跑车,开车的人仍然是杜展飞,他面无表情心中暗乐:绍杰,羽,你们居然和我玩阴的?好吧,我来个将计就计好了。

    当列车开动时,靠窗而坐的花蕊突然发现几位穿着不俗的男子四下张望,像是寻找什么人。

    其中一位甚是眼熟,花蕊一惊,猛然想起他就是杜展飞的下属,惊恐瞬间袭来,就连站台上的灯光在她眼中也变得狰狞。

    她确定自己没认错,平安夜那天就是此人欲打程枫。

    见他的目光正投向这边,花蕊急忙将头上的绒线帽子拉得更低,直到他们的身影在视线里消失,她那剧烈跳动的心才渐渐恢复。

    暂时逃脱了,将来怎么办?

    忧虑不安让花蕊如坐针毡,加上半张涂着药膏淤青的脸,很快引起周围旅客好奇的目光。

    还好,无人主动搭话或是询问。

    花蕊不敢回老家,不敢面对父母慈祥的脸,不敢看着母亲真诚的眼睛继续说谎,所以她决定寻找姐姐。

    她深信,只有姐姐可以安慰自己这颗无助的心,可以让自己逃离噩梦。

    她还不知道花容股票被套房子变卖的事。

    广播里传出甜美的声音。

    “以一首染发走红的歌手萧林,始终不肯透露这首歌的词曲作者吴痕的真实身份,到底是有意制造神秘感呢,还是其它原因,很多歌迷都想知道,我也很想知道。呵呵,现在,我们就听听这首染发吧!”

    动听的旋律传来,让车厢里的人逐渐安静。

    陌生的颜色,从发根一染到底,就像我决定彻底忘掉你的决心。尽管不那么顺利,中间还有斩不断的纠缠,可我依然不想放弃。

    要知道,忘记你是多么艰难的事,可是我,无法回头。周而复始的伤害已经渗入肌肤,融进血液,你却从来没有一丝歉意,好像做错的原本是我。

    望着镜中憔悴的脸,因发丝改了颜色越发苍白。无力的手擦干残余的泪,笑得无奈。

    以为染了发就可以忘记你,可是不久,又生出对你的思念。

    陌生的味道,可以让我因此改变,就像我决定忘记你的敷衍你的谎言。尽管我的意念,仍然不想抹去,记忆中你的柔情你的笑颜。

    要知道,忘记你是多么艰难的事,可是我,无法回头。太多的山盟海誓让我身心疲惫,终于厌倦,你却乐此不疲,想把我囚在没有希望的彼岸。

    可是我仍然学不会恨你,更不想将你揭穿。我只能躲在这里偷偷染发,流泪心碎肝肠寸断。

    以为染了发就可以忘记你,可是不久,又生出对你的思念。

    ……

    男歌手凄美的声音瞬间勾起花蕊伤心的往事,心碎在音乐中蔓延,无助在痛苦中翻搅。

    她困惑极了:为什么如此痴情的男人自己从未见过,而遇到的偏偏是负心人还有无耻的恶魔?

    她望向漆黑一片的窗外,玻璃折射出点点碎光,静静映入她的眼中,瞬间化作一盏盏缥缈的祈愿灯。

    花蕊突然双手掩面,无声哭泣。

    幻觉里的幸福总是触手可得,而现实中的幸福却遥不可及。当然,如果没有一线希望也不会勾起心中的波澜,可是,偏偏有梦在,似真似幻,飘来荡去!

    或许,我也该染发了。花蕊在心里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