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杯弓蛇影(1)

    更新时间:2017-07-01 18:27:14本章字数:2049字

    大世界的醉心酒吧,帅气的乐手正卖力的演奏,吧台里气质超凡的女调酒师使出浑身解数展示着高超的技艺。

    伶俐的服务生及俊俏的服务小姐,穿梭在吧台与众人之间,脸上挂着笑容。

    “羽,你爱我吗?”身穿性感洋装的妖艳美女双臂环着韩羽的颈,眼睛盯着对方的唇,不知有意还是无意,胸前丰盈隔着衣料不时地碰触韩羽。

    后者一只手搂着美女纤细的腰,一只手敲打着桌面,就连言语也似表情一样散漫:“无聊。”

    他说话时,猎豹般的眼神追随边听手机边向门外走的杜展飞,心里一阵好奇:能让展飞紧张的电话究竟是谁打来的,会不会与小猫有关?

    想到小猫,韩羽的身体突然一颤。

    妖艳美女窃喜:难道他有了反应?故而,动作更放肆了。

    韩羽一把握住美女向下滑动的手,美眸似笑非笑:“贱人,想从这里的窗户飞出去的话,继续好了。”说罢放开握住的手。

    他的语气不重,好似开玩笑,美女却笑容发僵,一动也不敢动了。

    韩羽的为人,她是知道的。

    然而对面的人不知情,尤其穿红色露肩装的女人。她竟然暗暗嫉妒好友,还说:“韩美男,你们等一下再秀甜蜜好吗?我很好奇一件事,钻石王子整晚只顾喝酒都不看我一眼,为什么呢?难道我不美吗?”

    为了让韩羽看清楚自己的脸,她故意抬起纤纤玉手撩起额前的发。

    韩羽冷笑,说:“展飞肯让你坐在身边欣赏他喝酒,已经是给足了你的面子,还居然妄想其它?白痴加笨蛋!”

    露肩女人的眼睛眨呀眨,可怜兮兮的模样。

    韩羽的语气柔软些:“装可怜也没用,展飞就算选择临时女友也非常挑剔,尽管你很漂亮但不是他的菜。首先,你的卷发很时髦,可是展飞偏偏喜欢过肩长发,瀑布一样垂直飘逸的。”

    停顿下,又说:“你的脸型挺时尚,下巴尖尖的,展飞喜欢的却是标准的瓜子脸,古典的那种。你的眼睛也太妖媚,展飞却喜欢清澈的,纯情的,会说话的。还有你的鼻梁太高,唇太性感。展飞则喜欢精致的鼻梁饱满的小嘴。还有,你的三围太夸张了。展飞恰恰喜欢窈窕纤细美少女类型。”

    他咳嗽一声,继续说:“脾气嘛最好有点个性,不会轻易妥协,只是遇到威胁立刻安静的像只小猫,要多温顺有多温顺。还有,一定会跳舞,就是那种迷死人不偿命的肚皮舞。”

    韩羽说完,不止在座的三位美女目瞪口呆,就连他自己也被吓到了。

    心说:我形容的不就是花蕊吗?

    “看来,我该去整容了。”露肩女人像是泄了气的皮球。

    她身旁短发女孩表情夸张:“什么?这么不负责的话你也能说出口,我们天生丽质凭什么整容,再说,钻石王子怎么会喜欢人造美女。记住哦,你要敢做手术别怪我不认你这个朋友,哼!”

    她恨恨地偏过头,挥动的手不经意间碰到自己刚刚做过隆胸术的部位,表情有些尴尬,还不自然的咳了几声。

    韩羽怀中那位名唤紫云的美女说:“你想钓钻石王子我有办法,就是天天跟踪他,也许哪天喝醉了身边又没人照顾,这样你就有机会投怀送抱,然后生米做成熟饭,幸运的话还会一次中奖,这个主意怎么样?”

    “该死的紫云,我可是正经人,绝对不会做出那么无耻下流的事。”露肩女人惺惺作态。

    短发女孩瞄了一眼韩羽,又冲紫云挤眉弄眼:“你是不是想生羽的孩子呀,难道等不及了?今晚就制造一个吧!”

    “你们坏死了,羽,她们联合起来欺负我!”紫云借机撒娇,在韩羽怀中乱动一气。

    韩羽在心中冷笑:想生我的孩子?做梦!

    刚认识这个紫云的时候,清纯又可爱,而且怯怯的眼神很像花蕊,以致韩羽神魂颠倒好几天。哪成想紫云蜕变成女人之后装腔作势又贪婪,穿着打扮越发妖艳。韩羽的热度瞬间下降,再也没有最初的感觉了。

    突然感觉手机震动,乘机推开藤蔓一样缠着他的紫云,查看手机,上面竟有几条未读信息。

    黄莺:“羽,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我很想你。”

    罗勇:“大少,杜总带着人匆匆离开大世界,我们到底跟踪还是留守?请速回电!”

    叔叔:“小羽,有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丫头居然一晚骂了我两次,我的秘书已经查清了机主,正是你们寻找的那个女孩,所以特意通知你。若不是顾及我们叔侄关系还有展飞的面子,我绝对不会放过她。”

    韩羽恍然大悟,立刻用眼神寻找耿某,见他正稳坐吧台一角,一位妩媚的女人正和他附耳交谈,就走了过去,拍了拍他的肩,甩甩头。

    后者立刻起身,对妩媚女人依依不舍的眼神麻木不仁。

    疾驰的豪华车里,芳香四溢温暖如春。

    耿绍杰得知花蕊身在何处,开心极了,就好像一个孩子即将得到盼望已久的礼物。

    不过,兴奋之余还有些担心:“羽,要是打赌展飞胜出,那我们怎么办,真的要放弃小花猫?”

    韩羽阴险一笑:“你担心的绝对不会发生。我们和展飞有言在先,替他求婚的人只有我和你,别人代劳一概无效。小猫呢简直怕死了我们,肯定会把求婚当成阴谋,这样一来展飞输定了!嘿嘿,只要展飞输了,小猫就彻底失去了保护伞,我们想怎样就怎样!”

    耿绍杰竖起大拇指,赞叹:“羽果然厉害,至于今晚我们兴师动众寻展飞,一则监视他,二则让小猫再次受到惊吓,对吧?”

    韩羽熟练地控制着方向盘,目视前方,得意道:“没错,小猫越怕我们越会排斥展飞,这就叫杯弓什么影。”

    耿绍杰笑着摇头:“还杯弓什么影?那叫杯弓蛇影,你不会说成语就不要乱说,会吓到人的!”

    韩羽眼睛一瞪,狡辩着:“谁说我不会成语?只是我一激动只想起杯子弓箭,却忘记了那条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