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九章 人心叵测(1)

    更新时间:2017-07-01 18:37:01本章字数:3025字

    打车逃回学校的花蕊依然惊魂未定,查看身后没有可疑的车辆这才安心。

    她太天真了,以为自己甩掉了恶魔的爪牙,事实上,韩羽的手下罗勇等人,此时就在学校对面的微型面包中。

    目送花蕊走进宿舍楼,罗勇立刻拨通韩羽的手机:“大少,小猫已经回学校了,没看见杜总的人。”

    韩羽在电话里轻笑:“很好,你们可以回去了。”

    罗勇惊讶:“回去?不用继续监视?”

    韩羽道:“今天不用监视了,因为你要去趟总公司,我家老头子要见你。”

    罗勇神色紧张:“董事长要见我?为什么?我做错了什么吗?”

    韩羽冷哼一声:“你是不是跟我装疯卖傻?前一阵可是你求我将你调到总公司我的身边,你现在如愿了。”

    罗勇欣喜若狂:“谢谢大少。”

    韩羽又道:“抽时间和孙秘书联系一下,让她帮你订制几套得体的西装,再购买一辆新车,价位一百万左右都可以,算是你对我忠心的奖励。”

    罗勇嘴里千恩万谢,表情却非常淡定。

    两位混混打扮的男子见罗勇收好手机,争先恐后问道:“勇哥,为什么一个劲地道谢?有好事?”“大少说什么了?”

    罗勇将身上的职业西装拉平整,笑道:“我要调回总公司了,而且要换新车,一百万左右的!”

    虎子惊叹,黄毛却说:“你走了,那我们怎么办?”

    罗勇用手机轻轻敲打黄毛的头,道:“竟说废话,我当然会带上你们。到了总公司我就是部门经理了,要两个人不是太容易了嘛。”

    他停顿了下又说:“不过,需要两份你们的假学历,而且要和我的那份一样有档案的。黄毛,你的头发去染回本色或是栗色。还有你虎子,到了那边绝对不能打架,脏话也不能说,韩老爷子可是精明厉害的主,鑫地上下全靠他支撑,那双眼睛比得上千年的狐狸,所以在他面前一定小心翼翼才是。万一出什么差错,我们整个计划也就完蛋了!”

    黄毛虎子用力点头,后者说:“勇哥,韩大少昨晚赏的钱什么时候分?黄毛都等不及了!”

    黄毛笑骂:“妈的,你自己想要就直说,居然打着我的旗号?”

    罗勇给虎子一个白眼,说:“臭小子,一会就给你。区区一万块钱就这么兴奋?要是我们计划成功搬倒鑫地,你该不会兴奋死吧?”

    黄毛附和着:“勇哥说的没错,他这人就是没见过世面,若是拿到一千万的酬金,不兴奋死也会乐疯的!”

    虎子面露尴尬,笑了:“我本来没见过世面,哪像勇哥,他的奖励可是一个亿,听完之后依然很淡定,换做我一定当场晕过去了。”

    罗勇恢复严肃:“别废话了,今天我还有重要的事要办,黄毛,快开车,送我去总公司。”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他们的言语全部被不远处车中的萧楠监听。

    待罗勇的车远去,立刻告之杜展飞,还说:“谈话内容是不是应该送给韩大少?”

    那边说:“羽不会相信,他会认为我运用离间计,毕竟罗勇正为他做事。”

    “杜总,这么说你不打算帮韩大少?”

    “羽是我兄弟,韩老爷子是我干爹,鑫地有事我当然会插手,只是现在不行,不完全摸清对方的底绝对不能轻举妄动,而且,我认为事情并非那么简单,一个小小的部门经理,连好车也要别人送,居然口出狂言搬到乐阳第一富翁?凭什么?除非,”

    “除非有靠山,还是财力雄厚可以抗衡鑫地的靠山!”萧楠恍然大悟:“我明白了,罗勇他们只是被人利用的棋子。”

    “萧楠,或许这背后还有更大的阴谋。你想,没学历的混混都可以拿到一千万和一个亿的酬金,足以证明这件事绝非那么简单!”

    “杜总,那我们该怎么做?”

    “这样,从明天起跟踪花蕊的事暂时交给晋忠,你也不用来上班,集中全力调查罗勇和那两个混混,最主要的,他们最近经常接触什么人?都要认真调查。到时候我会告诉你怎么做。切记,一定小心,必要时我会派人援助你。”

    “调查这些小人物我一人就好,好歹我曾经也是武术教练,至今除了你还没碰到过什么对手。就算遇到对手也没关系,大不了和他们同归于尽,萧林和我的命都是你救回来的,我现在已经没什么牵挂了!”

    杜展飞加重语气:“你胡说什么,动不动就同归于尽,不顾你弟弟了吗?不为我着想吗?你可是我的一只手臂,要是断了我怎么办?”

    萧楠有些鼻酸,说:“知道了,我会很小心的,我会一直做你的手臂,直到老了爬不动为止。”

    花蕊以为自己是回寝室最早的人,可是,黄莺居然在。

    此时看见她竟然整个人跳起搂上花蕊的颈,声音也格外亲昵:“花花,你的头发好漂亮,衣服也漂亮,发财了吗?这段时间你去了哪里,为什么不接我的电话?”

    “黄莺,你这种打个巴掌再给一块糖的方法是不是落伍了?”

    “你还在生我的气吗?我是真心担心你啊!”

    “不必猫哭耗子了,你希望我有事不是吗?”

    “花花,我知道自己错了,不该误会你伤害你,可是听说你失踪我都快急疯了,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你?我甚至为你做祈愿灯祈求你平平安安归来,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她指了指光秃秃未完成的祈愿灯,心里庆幸:还好我没将那张写着‘祈愿嫁入豪门’的字条贴上,否则糗大了!

    花蕊瞄了一眼祈愿灯,言语也不那么冷了:“是吗?我还以为你会开心呢,讨厌的人差点被卖掉,你应该笑死才对!”

    黄莺笑道:“你真蠢,蠢死了,哈哈哈……其实,你逃跑的理由我已经知道了,因为我偷听到柳青青和耿绍杰的对话,天呐,你居然怀疑人家卖掉你?”

    见花蕊脸色越发难看,黄莺立刻收起笑容:“花花,真实的情况是,杜展飞替耿绍杰的妈妈要了两只小猫,三位美男一见到小猫就舍不得立刻送走了,耿绍杰就和他妈妈商量将小猫留一晚,就这样!”

    之后又说:“你为什么这种表情看我,不相信?唉,我真的没必要骗你,你想啊,他们个个身家过亿,贩卖你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就算恨你,也没必要用他们的前途做赌注吧?现在可是法制时代,就算他们有钱有势横行霸道,也不可能为了一个小人物触犯法律对不对?”

    花蕊正色道:“你敢发誓吗?黄莺,发誓说你没骗我!”

    黄莺举起一只手,道:“我发誓,这件事我若骗你的话就口中生疮,疮又烂掉,不得好死!”

    花蕊脸红了:“你为什么发这么毒的誓?好啦好啦,我相信就是。”

    心却说:就算这次误会他们又怎样?反正我不相信他们对我是善意的,若不然为何兴师动众派人找我?肯定又想玩什么把戏!

    不过,忐忑不安终于得以平复。

    花蕊小心问道:“你,一直和韩羽交往吗?”

    黄莺难过地摇头:“没有,他不接我的电话,发信息也不回,去他的公司找他,却被几个保安赶了出来,看来他真的很冷血!”

    花蕊心生同情:“既然看清他的真面目,就彻底忘了他吧!”

    黄莺笑得凄凉:“可是一切太晚了!”

    花蕊心里一惊:“太晚了什么意思?”

    黄莺声音悲哀:“因为我已经是他的人了。”

    花蕊感觉头皮一阵发麻。

    黄莺继续说:“你威胁羽放我回来的时候,我们已经睡过了,所以我才会那么生气打你,对不起小蕊,我真的太害怕失去羽了,可是现在还是失去了。”泪水从她的美眸中掉落。

    见花蕊眼中带着一丝怀疑,又说:“这不是光彩的事,我怎么会胡说呢,当然,这件事钻石王子和耿帅哥也不知道。”伴随话语,泪水越来越多。

    花蕊的心完全被软化:“那你将来怎么办?”

    黄莺摇头:“我不知道,本以为那样就可以牵住羽的心就可以远离家乡的恶人,可是一场黄粱梦之后竟发现自己不过是一个小丑,永远让人看笑话的小丑。”

    说完失声痛哭,头垂得更低了,身体跟着哭泣颤动。

    花蕊这才发现黄莺也瘦了。

    不知道怜悯对方还是为自己难过,总之花蕊不断掉眼泪,越来越凶,后来放声大哭,以致黄莺不得不止住哭泣反倒安慰她。

    “小蕊,别为我难受了,如果你同情我就帮我一个忙吧,想办法让我见羽一面,事到如今我也没什么奢求了,只希望他念在旧情帮我摆脱村长的儿子,你能帮我吗?”

    见对方犹豫立刻加重了语气:“唉,你若不肯帮我,我真的没有活路了。”

    花蕊闻言急忙道:“好啦,我帮你就是,你才多大啊,怎么可以说没有活路的话!”

    黄莺感激地擦眼泪,心里却是笑开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