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三章 如此求爱(1)

    更新时间:2017-07-12 20:15:03本章字数:1818字

    杜展飞冷酷的时候让花蕊感到恐惧,可是他故作温柔的样子更让她害怕,甚至让她娇嫩的肌肤起了一层细小的鸡皮疙瘩。

    只见她表情痛苦,哭腔的声音还颤抖着:“那你,到底、想怎样?”

    杜展飞又换上无辜的表情,语气也格外动听。

    “本来我就没想怎样你呀,只是想和你聊聊天而已,可是一见面你居然对我那样,就好像我硬要怎样你似的。其实是你误会了,就算我想怎样你也不会选择这种环境罢,呸呸呸,真是的,我说什么呢,我没想过怎样你,解释你又不听,为了制止你发疯只好骗你说我要那样你,还将你绑起来,其实我千真万确不想怎样你,这回你明白了吧?”

    花蕊一阵眩晕,低头想了片刻,而后直视他的眼睛,慢吞吞道:“你说的是绕口令还是外星球的语言?”

    杜展飞扑哧一声笑了,眼睛弯起,肩膀还抖动着。

    见对方一脸莫名其妙,这才收起笑容,一本正经道:“听好了,我真的喜欢你,也真心的想和你在一起。开心死了吧?我居然向你告白!想笑就笑吧,只是别兴奋的晕倒哦,我可没心情送你去医院。”

    花蕊怀疑自己的耳朵,审视他的表情片刻,又低头打量一眼虫子形状的自己,就差吐血了。

    “你三更半夜将我骗下楼又强行拉我上车,不但五花大绑,还威胁着恐吓着让我哭得如此凄惨,竟美其名曰单纯和我聊天仅仅向我告白。你当我是白痴还是傻瓜?还说什么我会开心死会晕倒,碰到你们这群恶神自恋狂我简直要崩溃了,没错,跟你们相处长了的确会死,不过不是开心死而是精神分裂撞墙而死,连遗言都省了。”

    杜展飞再次被她逗笑:“你的口才不错嘛,居然不打草稿说了这么多,更可笑的是竟然将自己撇清了,好吧,只要你别再发疯安安静静的听我说话,我就立刻放开你,怎样?”

    花蕊毫不犹豫拼命点头,可是一丝狡诈的笑意又怎能逃过对方的眼睛。

    笑着解开束缚她的东西,杜展飞端正身体,然后从休闲风衣的兜里,摸出镶嵌翡翠的首饰盒,旁若无人地把玩起来。

    打开关闭,关闭打开。

    那里面有一条项链,精致却不张扬,项坠竟是类似碎小的钻石围绕的一颗白色的珠子,不知怎地会发光,随着主人的手,忽明忽暗的。

    花蕊在一旁急得快要崩溃。

    心说:这家伙又想玩什么花样,玩魔术还是浪漫上演求爱戏码?得到人再得到心,然后迫使我做他的情妇,腻烦了就毫不犹豫一脚踹开,就像叫阔天的混蛋抛弃沈碧玉一样。可惜我不会上当的,就算已经被那啥了我也不会相信恶魔的话,至于那个天方夜谭笑死人的告白让它去死吧!

    就在花蕊心里嘀咕之时,杜展飞突然说:“真奇怪,我居然会对你这种青涩的女孩儿有感觉!”

    花蕊冷笑:“哼,什么感觉,是流氓的感觉还是变态的感觉?”

    杜展飞侧过脸望着她,声音轻挑:“想知道吗?那我告诉你好了,我的感觉就是想吻你、想抱你、想……”

    随着他的言语花蕊的鸡皮疙瘩不断增多,立刻做暂停的手势:“打住,不要再说了,下流无耻!”她感觉脸颊发烫,心跳也骤然加快。

    杜展飞笑得枝花乱颤:“你还不知道吧,想让我钻石王子下流无耻的人简直多的数不清,你真是孤陋寡闻。”

    花蕊撇撇嘴:“以为自己是情圣吗?”

    狭长美目盯着她的眼睛:“不过,我现在只对你有感觉。”

    花蕊嗤之以鼻:“哼,这种说法你不觉得太老套了吗?自以为是的变态狂!”

    杜展飞忍无可忍,立刻扳过她的脸,轻浮一笑:“小猫,从现在起,你再敢骂我一句,我就真正变态一次给你看,信不信?”

    随着话语,他那炽热好闻的气息全部喷向对方的脸,直接灌进她的呼吸,而他的手突然下滑,停留在她的胸前,只差一点点就覆盖上了。

    花蕊立刻吓白了脸,闭紧嘴巴挣开他蜷缩在紧挨车门的角落,一脸恐惧浑身还发抖着,恢复小鹿的样子。

    杜展飞摇摇头缩回手,笑得无奈。

    真是个欺软怕硬的小家伙!他心里笑骂,却被她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吸引,情不自禁抚摸她的脸,魅惑的眼睛流露出温柔。

    他说:“说实话,我的人品真有那么烂吗?”

    花蕊心跳更剧烈了,呼吸也逐渐加深,幸好她的头脑残留着清醒,急忙转移目光回避他那勾魂的眼睛。暗自骂道:没错,你的人品简直烂到极点,烂透了!

    杜展飞仿佛听见了她的心语,笑道:“还对往事耿耿于怀?你的心眼也太小了罢!也是,你毕竟是小女人。”

    指责我心眼小?岂有此理,去死吧!尽管花蕊嘴上未说出一个字,可是眼中仇恨的火花恨不能将对方燃成灰烬。

    杜展飞看在眼里,叹了口气抽回手,顺便打开车窗。

    顷刻,月光伴着冷风而入,洒在他那俊美绝伦的脸上。他一改往昔的冷酷与轻浮,不但在眉宇中流露出落寞,就连眼神也极度哀愁。

    花蕊还以为自己产生了错觉,可是下一秒就听他说:“我怎么会不懂你的感受?因为我曾经也恨过,而且恨到刻骨铭心。你,要不要听我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