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四章 如此求爱(2)

    更新时间:2017-07-12 20:16:56本章字数:3177字

    花蕊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居然严肃认真地倾听仇人的讲述,还情不自禁被他的故事所吸引。

    他说,我父亲是中加混血母亲是中法混血,所以现在我也弄不清自己的血统,呵呵,很复杂吧?复杂的事还多着呢,比如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印象最深的人就是母亲、管家,保姆保镖还有厨师和园艺工人,至于父亲,一年里我只能见到他一两次。

    父亲在中东一带做石油生意,而且事业做的很大,虽然很少回家却深爱着母亲和我,甚至幻想将来为我们建造一座类似神话中的城堡。

    可惜父亲不懂爱为何物,不但脱离现实还忽略了情感栽培,以致蓝图还未变成现实母亲就离他而去,原因简单,母亲爱上了别人,她没要父亲任何财产,包括五岁的我,而后迫不及待和相爱的人组织家庭。对方是纯粹的华人,也是富翁,妻子病逝留下了两个儿子。

    离婚的事对父亲打击很大,就连性情也变了,变得暴躁没有理性,所以雇佣的那些人从对他的敬仰变成了惧怕。不过父亲对我从不发脾气,溺爱十足。为了我他结束了一切生意,每天除了照顾我就是喝酒,就连后来再婚也是为了我。

    那女人是我的钢琴教师,比父亲小十岁。现在想来根本就是一场阴谋,她不过是为了得到父亲而拉拢我,可是一旦成为我的继母很快就原形毕露了。父亲第二次婚姻很痛苦,以致心情更压抑,每天都在酒精中醉生梦死,结果在我十岁那年突发脑溢血,未等手术已经身亡了。

    安葬父亲之后,我莫名其妙遭遇绑架,而那些人丝毫没有伤害我的意思,只将我关进远离市区一个破旧的仓库,有人看守并定时给我送饭。半个月后我终于找到机会逃了出来,却发现我的家已经换了新主人。

    后来遇到一直寻我下落的武师傅,才知道,就在我失踪的第二天,继母接到绑匪的恐吓电话并向她索要一大笔赎金。所以她变卖了父亲所有房产还有值钱的东西,说是替我赎身,之后她也失踪了。

    警方在我的配合下很快查出真相,原来一切都是继母和她的情夫所为,本来他们打算携带巨款远走高飞,却因为我提前逃走破坏了整个计划,两人因此发生口角,结果继母被愤怒的情夫杀死并抢走了所有财物。

    那个男人落网时已经是三年后,财物已经被他还赌债挥霍尽了。至于我,已经被生母和继父带到福斯莱加岛,他们的家。

    花蕊震惊,万万没想到受众人瞩目的钻石王子竟有过这么坎坷的经历?

    不知不觉竖起耳朵,听他继续说。

    很惊讶对不对?让你害怕的人有过这样的经历!或许正因为那些经历,我比同龄人内心成熟,对身边的人总是有戒备之心,包括我的生母和继父,心想要不是他们,我父亲怎么会那么悲惨的离开人世?不过平心而论继父对我还算不错,起码在人前表现出慈父的样子。母亲对我很溺爱,不但包容我的冷漠,还明里暗地给我很多零用钱。

    但我的闯入让两个没血缘的兄弟很苦恼,可能是担心我日后会和他们抢唐家的财产,尤其是老大唐文啸,他屡次挑衅还不断制造陷阱设计我,就连我身边的朋友,喜欢我的女孩也受到牵连。还好,教我武术的师傅也定居福斯莱加岛,还开了一家武馆,他就像父亲一样疼爱我保护我,甚至狠狠地教训过唐文啸的那群跟班。

    可是有一天武师傅突然坠桥昏迷,医院查不出什么原因,而他最后竟在昏迷中过世,他走的时候正是我接到大学通知的那刻。

    花蕊语气着急,问后来怎么样了?

    杜展飞神情悲伤,继续讲诉。

    武师傅除了武馆的弟子根本没什么亲人,而那些弟子中和武师傅最亲近的人就是我了,可是他们没等我回去就将师傅火化了,唯一指控谋杀的证据就这样烟消云散,警方居然草草结案,说武师傅因为醉酒失足才跌于桥下,在昏迷中死亡也属正常,根本没有谋杀的迹象。

    但我坚信师傅是被人谋杀的,最大嫌疑有两人,一个是抛弃师傅的女人于敏儿,一个是继父的长子唐文啸。我发誓为师傅报仇,偏偏遇上冷嘲热讽的唐文啸,气极的我那天简直疯了般和他打斗,他在逃跑时竟将右腿摔伤了。

    也就是那次继父打了我,而唐文啸从始至终都在演戏,替我说情,还装出一副担心我的样子,结果继父更生气,下手更重,母亲护着我结果伤到肋骨。我没办法还手,毕竟他是长辈,一气之下就带着属于自己的一切离开,去了英国。当时的我已经拥有几十万美金的积蓄,所以认为自己可以独立了。”

    看见花蕊一脸困惑,就解释道,别用你的理念分析我的话,有些富豪家的孩子,一个月的零用钱能抵上工薪族一年的薪水,何况当时的我已经知道攒钱和理财,尤其在炒股方面很有天赋。

    “后来呢?”花蕊催促着。

    倾诉遇到忠诚的听众,让杜展飞十分开心,见花蕊打个冷战立刻关上车窗,还将自己的衣服脱下来裹住她,继续说。

    继父找到我,解释武师傅的死和唐文啸无关,还提供一些不痛不痒的证据。还威胁我:你要是继续执迷不悟追查案子,我从今以后不再给你一分钱。我却表明观点:威胁对我没用。

    “继父愤然离去,我也很少回家,至于师傅的案子至今也没翻,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证人,却因伪造支票入狱,后来越狱未遂被当场击毙了。”

    花蕊好像听课的学生。

    杜展飞情不自禁勾起嘴角。

    他说,我好像天生就有炒股的命,等到快大学毕业时,除了车和房子,平时挥霍的,还有几百万英镑的存款。本想用这笔钱大展宏图,却被同居女友设计骗走了全部,后来我才知道,她是唐文啸故意安排我身边的定时炸弹,无论媚术还是骗术都堪称一流。

    深受打击的我一蹶不振,幸好当时我结识了也在英国留学的羽和绍杰,还和他们拜了把子。他们为我的消极担忧,几乎寸步不离守护我开导我,为了让我振作,两人想方设法逗我开心。

    花蕊再次震惊,不过起了提防之心。他说的是真的吗?不会是编造故事吧?简直是反转剧,一下子将恶贯满盈的恶棍说成了梁山好汉!

    而杜展飞继续讲述着。

    毕业后我拒绝了继父的安排而选择跟随死党回国发展。正因为他们的家族都是搞房地产的,所以我起初应聘的公司就是鑫地,为了磨练自己也为了证实自己的能力,我谢绝羽的父亲破例提拔而选择从头做起。

    韩老爷子当时很吃惊,尽管只是从眼神里流露出赞叹而嘴上没说什么。于是我就做了Sales man。虽然那份工作很辛苦可是我很快就适应了,而后如鱼得水。不但年终业绩排名达到第二位,我还为公司揽到一个规模不小的工程。

    韩老爷子因此器重我,正式提拔我为策划部的主管,还收我做干儿子。然而,更让我震惊的消息就在我任职后突然降临,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我父亲生前的律师突然找到我,告之父亲有遗产让我继承。原来父亲另有遗嘱,还附加一条:必须在我成年后有些作为才生效,我刚好够条件。

    当我去瑞士银行清点遗产时惊的目瞪口呆!几百亿美金,外加一箱无法估量价值的钻石。就这样,我一夜之间就变成了富翁,即便韩老爷子和继父的资产加起来也无法超越的富翁!

    “虽然我知道父亲很富有却不知道他竟有这么惊人的资产,他真是精明,早就料到继母居心不良才设了一个局,如此用心良苦其实是为了保护我啊,只有平安活着,等到有能力保护财富时再拥有一切,多么周全的想法!

    本来我想送一大笔钱报答父亲的律师,可是他拒绝了,还告诉我他已经患上晚期肝癌只剩下三个月的生命,因为妻子早逝又无后代,所以希望我帮忙料理他的后事。他还嘱咐我一定要继承父亲的低调,以免生出祸端。

    所以这世上除了你,无人知道我财产的真实数据,绍杰和羽也不知道。

    杜展飞添了一下干燥的唇,终于说出今晚的重点:“花蕊,想知道我为什么和你说这些吗?因为我对你是认真的,绝对不是耍戏你,而且我会给你名分,怎么样?”

    他侧过脸看向听众,却惊呆了!

    只见花蕊蜷曲着身体头靠着椅背,睡得正香。

    杜展飞简直哭笑不得,心说:什么意思?我浪费这么多口水好不容易说到重点她却没听到,老天,你想玩死我吗?

    情不自禁掀开她额前的几缕乱发,如钢琴师一样修长的手指摩挲她那白皙光滑的脸,突然想到什么。于是打开首饰盒,取出项链挂在她的长颈上。

    珠子的光芒立刻将她的五官照亮,她看起来就像一个天使。

    杜展飞情不自禁俯下身,轻轻吻了吻她那小巧的嘴唇。

    “我好爱你。”她那轻柔的声音好似梦呓。

    杜展飞的身体为之一颤,好不惊讶:她居然说爱我?可是,欣喜若狂还不到三秒,又听她说:“妈妈。”

    杜展飞摸了一下后脑的头发,尴尬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