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五章 纠缠(1)

    更新时间:2017-07-14 19:14:43本章字数:2153字

    “小猫,再不起来你可要迟到了,今天可是你开学的日子。”

    女孩打掉那只不断骚扰她的手,梦呓般:“不要吵,今天只是签到,一整天的时间呢。”

    她本想继续睡,却被迫醒来,思维有些迟钝:谁骚扰我,小柔还是莲香?咦,怎么变成了男性的声音!

    她豁然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置陌生的房间。

    满室奢华让她发怔,可怕的是身边居然侧卧着一位只穿睡裤的男子,四肢修长体魄健美,慵懒的神态让他出色的容貌更加惊人,修剪有型微长的发自然服帖,发丝中还露出精致的耳钻。

    女孩花容失色,仿佛见到了鬼:“啊!”惊叫刺耳,连室内的空气也跟着震颤。接下来狂喊着:“为什么又欺负我,凭什么?难怪昨晚和我说了那么多,就是为了骗我和你睡觉吗?你这混蛋!”

    新仇旧恨如潮水般涌入她的心,她疯了般攻击身边的恶魔。

    杜展飞刚刚被尖叫刺激得皱眉,这会又急忙防守:“小野猫,你的脾气也太怪了吧,时而温柔时而发狂。最可笑是大言不惭说我骗你和我睡觉,废话,你睡着了不带你回来难道你希望我把你扔到马路上!”

    花蕊恨恨道:“反正都是你的错,真是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老是缠着我?”

    杜展飞有意冷下脸:“小猫,你非得挑战我的耐性吗?好,继续发狂吧!”

    他只不过稍稍用力,花蕊就被他压在身下,他那健美的肌肉触碰她时非常有力,即便隔着她的睡衣仍然将烫人的热度传递过去。

    他的美眸勾魂夺魄,他的笑颜带着邪恶,偏偏是那么诱人。

    花蕊的脸颊已经一片绯红,而心脏越跳越快就要蹦出胸膛,尽管她仍然做着虚弱的反抗。“啊,你走开,放开我!”

    望着身下清纯灵秀的美人,感觉心跳正逐渐加快,她那害羞的样子,又瞬间痒到了心里。“你昨晚居然没听完我的故事就睡着了。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呢?”他富有磁性的声音在她耳旁回荡,不知有意还是无意,他的唇竟然碰到她的耳朵。

    花蕊激灵一下,更加紧张,却不敢再用言语刺激对方了,只好说:“那也不能怪我啊,谁让你讲的很无聊呢!”她言不由衷,事实上,她深深被他的故事吸引,就在昨晚困意袭击之前。

    杜展飞听闻,美眸立刻浮现出失望,拉开些距离,嘴角的笑意也慢慢变僵:“你说什么,我的故事很无聊?”

    花蕊更惊慌,赶紧说:“不是你的故事无聊,而是你演讲的不够生动。”昨晚,她只听到杜展飞讲述他曾经做过房地产的推销员那段,至于后面的话一句也未听清。

    此时还困惑着:他后来怎么发达的呢,为什么和众人的传言不符?算了,他的发家史跟我毫无关系,管那么多做什么!

    突然想到自己的事,再次怒从心起:“你别转移话题好不好?说啊,我们昨晚到底做什么了!”

    杜展飞和她对视:“还能怎样,当然一起睡觉喽,你没长眼睛?”

    花蕊追问:“我们是单纯睡觉还是和上次一样?”

    杜展飞眯起眼睛:“上次怎样?”

    花蕊的脸一红:“我上次,被你那个。”

    杜展飞好奇状:“那个是什么?”

    花蕊结结巴巴:“就是、就是宠幸!”

    杜展飞眼中笑意加浓,继续装傻:“宠幸是什么?”

    花蕊忍无可忍:“就是做、做、做,”见对方的眼神变化着,怒气上涌,说了句:“就是交尾,懂了吧?”

    杜展飞强忍住笑:“交尾,什么意思?”

    花蕊脱口而出:“意思是交、配!”

    杜展飞哈哈哈大笑,翻身躺在她身旁。

    这些词亏她想得出!

    花蕊的脸更红了,恨不能钻进地缝里。

    杜展飞侧过脸,笑道:“白痴!如果做了那种事,你可能没感觉吗?还有,你也太高估自己了吧,钻石王子可是很挑嘴的,不是随便什么人都可以引诱到他,更别提睡得如死猫一样的你。”

    花蕊闻言极度兴奋,竟侧过身,以致两人的距离再次拉近。“你是说我们没做过?上次也没有?我还是处,”想到眼前人是恶魔,她的话嘎然停止。

    杜展飞眼睛弯起:“我们之间什么都做了,除了交尾,所以你是不是处我不清楚,要不我帮你检验一下?”他邪恶一笑,也侧过身,手指还伸向她的睡衣。

    花蕊啊地一声推开对方,又是满脸惊恐。

    杜展飞再次大笑,边笑边指着她说:“吓你的,居然信了,你真是个白痴!”他的笑颜好看极了!

    花蕊这才明白眼前的家伙是捉弄自己,惊恐退去恨意又来,平躺之后还嘟嚷着:“龌龊的混蛋,鬼才知道你的话哪一句是假哪一句是真?我又没经验,你想怎么说都可以。”

    杜展飞嘴角勾起:“你没经验啊,那我们演习一次好了,反正上次你强吻了我,这次就算我吃点亏再帮你一次。”

    见对方快要崩溃的表情,只好收敛起轻挑:“你对昨晚的事一点印象也没有吗?我才不信。昨晚你不但一直往我怀里钻,还不断撒娇叫妈妈,我哪里像你妈妈,真是的,我看你一定是看上了我的美色所以故意装睡想吃我豆腐!”

    花蕊联想到当时的情景,忍不住笑了。

    笑颜让杜展飞有些痴,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她拉入怀中,下一秒就吻上她的唇。

    花蕊起初挣扎,渐渐的,感觉身体软绵绵轻飘飘,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蔓延,眼前则是点点的碎光。让她无法控制,甚至连推开对方的意念都没有了,被蛊惑一样!

    她的反应让杜展飞更加肆无忌惮,干脆将她按在床上近乎疯狂地吻着。

    不知过了多久,他的吻转移到她的耳朵,然后一路向下至她的颈、锁骨,继续下滑。花蕊的思维早就涣散,连睡衣的两颗扣子开了也浑然不觉,仿佛喝醉了酒似的,完全沉浸在似梦似幻的境界,一如除夕夜。

    这时,桌上的手机铃声大作。

    花蕊猛然清醒,拼命推开放肆的人,低头发现自己的狼狈急忙补救。

    再看杜展飞,他竟然一副什么事也没发生的样子,笑着下床,漫不经心穿上睡袍,这会拿起手机一边接听一边走出房间。

    花蕊轻抚着自己胀痛的唇,又按了按心脏狂跳的位置,思绪再度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