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七章 无耻的威胁(1)

    更新时间:2017-07-26 04:12:14本章字数:2522字

    韩羽的车中,花蕊在心里诅咒对方,可是身边的恶魔似乎掌控一切,包括她此时的想法。

    “诅咒对我们没用的,因为命运很眷顾我们。”韩羽依然笑,表情好似乖宝宝。

    “如此欺负一个弱小,你们好意思吗?”随着话语花蕊眼中的烈焰越烧越旺,恨不能将对方烧成灰烬。

    “敢行凶杀人的你竟然不知廉耻说自己弱小,我没听错吧?”韩羽盯着她的脸,似乎她越生气他就越兴奋。

    “卑鄙无耻的恶魔,你们将来一定会得到报应的!”

    “卑鄙无耻?彼此彼此!这招可是我们向你学的,除夕夜的事你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没错,我相信因果报应,这不,你的报应先来了!”

    “提出条件吧,这一次,你们要我怎么做才肯放过我?”她痛苦地闭上眼睛,再睁开时眼中一片迷茫。到底怎么做才能够让这漫长的噩梦终止呢?

    韩羽笑了,答非所问:“你不傻嘛,连我们对你有条件的事也知道?”

    “跟野兽打交道当然不能用人的思维,快说啊,到底什么条件?”

    “你既然能听懂野兽的语言那你是什么?”

    “混蛋!别再对我说这些废话了,说啊,到底什么条件,停车,停下来,你听见没有!”

    “小猫,我饿了,所以先吃饭吧,然后慢慢商议如何?”

    “我没心情也没胃口和你吃饭,到底想我怎样你快点说好不好!”

    终于将车停在附近公园的停车场,韩羽这才开口:“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展飞愿意娶你,还是浪漫的契约婚姻,只要你答应立刻婚姻注册,怎么样,开心死了吧?”伴随言语,他挑了一下眉,桃花眼闪动着诡异的光芒,嘴角还挂着一丝古怪的笑意。

    花蕊既惊讶又愤怒。

    杜展飞居然用偷拍的照片威胁我嫁给他?说什么契约婚姻,说白了不就是合法的情人关系?看似真诚的告白,用心良苦的策划,不过是为了阴谋得逞,他简直比韩羽耿绍杰更坏更可恶!

    心变冷,花蕊的言语也开始结冰:“我是不会嫁给杜展飞的!”

    韩羽的眼中闪过一丝兴奋:“这么说你没有爱上他?”

    花蕊冷冷一笑:“爱上他,除非我疯了!”

    韩羽故作惊讶。

    “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若是被那些钻石王子迷听见,她们一定会暴打你一顿,还会骂你不知天高地厚,连我也这么认为,就凭展飞夺目的外表超凡的智慧还有惊人的能力和亿万身家,娶你可是百分之一万抬举你,而你竟然说这种话,脑袋进水了?兴许你真的疯了!”

    他的手不经意地触碰到口袋中的录音笔,心里一阵得意:展飞,听到我们今天的谈话后,你会是怎样的表情呢?真是让人期待!

    只见花蕊苦笑:“那就请你转告钻石王子,千万不要抬举我,更不要和疯子继续接触了。”她迅速拉出衣领中的项链,快速解开扔给韩羽,声音好似万年的冰。“这是他的东西,麻烦你还他。”

    准确接住项链的韩羽好奇地提起查看,笑容猛地僵住,不但脸色巨变,连声音也微微发颤:“这是,展飞送的?”

    花蕊给他一个白眼:“明知故问。”

    韩羽的心情瞬间改变,表情也复杂极了!

    海外的拍卖会上他见过一模一样的项链,当时展飞和绍杰也在场。

    项链看起来很朴素,细看却十分精致,白金镶嵌小小的钻石,项坠更特别,十八颗钻石围绕一颗正圆的夜明珠。据介绍,它的名字叫久久守护,拥有过它的每位主人都获得了真爱。

    不知道是因为项链的名字很好听,还是获得真爱的字眼很诱人,最后竟然拍到九百万美元,一对中年华裔夫妇拍下它。

    此时韩羽心很纠结:这挂项链为什么在展飞手中?为什么要送花蕊?只为了打赌取胜吗?或是他真的动情了?

    花蕊不知对方情绪的起伏,还恨恨地说:“麻烦你转告杜展飞,我不会要他的任何礼物,哪怕不值什么钱。”

    不值什么钱?韩羽心里笑开了花:如果小猫知道了这挂项链真正的价值会是什么反应呢?

    将项链小心翼翼收好,又将录音笔关闭,这才对花蕊道:“好,我替你还他就是,只是你拒绝了他也不会得到自由,我和绍杰也看上你了,所以你慎重考虑一下,到底和我们之间的哪一位交往更合适!”

    花蕊简直要疯掉了:“韩羽,你别欺人太甚,我凭什么听你们的摆布?”

    韩羽冷笑:“就凭你惹上我们,就凭你的把柄全部在我们手里。”

    花蕊加重语气:“你听好了,我就算死也不做你们这些黑社会的玩物!”

    “黑社会?”韩羽诧异,重复着她的话,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你说我们是黑社会?小姐,我们可是合法的生意人,所做的一切也是光明正大的,你哪一只眼睛看见我们做违法的事了?”

    花蕊气得发抖:“你们嚣张跋扈仗势欺人,强取豪夺逼良为娼,这也叫正大光明吗?”

    韩羽作惊讶状:“哇!你是成语速成班毕业的?仗势欺人,我身上的疤痕可以见证,是你欺负我好不好?还逼良为娼,向你求婚是逼良为娼吗?至于强取豪夺更不沾边,我们又没强迫你,凡事都和你商量了,你不同意可以拒绝,当然喽,我们也有揭发你罪行的权力!”

    花蕊就差吐血了:“你,你们别逼我报警!”

    韩羽轻蔑一笑:“报警啊,好,看看警察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们!”

    花蕊抬手就给韩羽一个耳光,不料被他稳稳地接住了,他迅速吻了一下她的手指,还阴险一笑:“小猫,你斗不过我们,还是乖乖妥协吧!”

    “我不要!”抽回手的花蕊肝肠寸断,泪水更汹涌了。

    “不要?可惜你说的不算!契约婚姻,金屋藏娇,或是茶花女,选一个吧!”韩羽霸道的口吻好似她的主人。

    花蕊痛不欲生,天生丽质的容貌经过泪水的洗礼犹如落雨的梨花更加动人。

    韩羽一阵目眩,立刻扳过她的身体,下一刻竟要索吻。花蕊惊恐躲闪的同时用双手死命抵着对方的肩,怒喊道:“不要这么对我!”

    韩羽笑意加深:“不要这么对你?是你一步步走进我们的猎区,将我们的兴趣勾起来后居然想一走了之,可能吗?花蕊,还是觉悟吧,在我们对你的兴趣消失之前,你是逃不掉的,绝对!”

    他加重了后两字的语气。

    恶霸的本质,狂者的宣言!

    花蕊哭着说:“难道你们没有妹妹吗?假如你们的妹妹和我一样的遭遇,你们也不介意吗?”

    韩羽拉拉嘴角:“我们个个铁石心肠,女人虚伪的眼泪骗人的伎俩见多了,你以为这么说我们就会同情你放过你吗?别做梦了!你听好了,你逃不掉的,也别妄想有谁救你,因为谁也就不了你!”

    花蕊彻底无语了,取而代之的是汹涌澎湃的眼泪,只见她将脸埋在手中放声痛哭,肩膀不停地抽动。

    望着她,韩羽突然动了恻隐之心,几次想拉她入怀,最终还是放弃了念头,只好放下手,眺望窗外。

    街上行人来去匆匆,就像他二十四年来身边的女孩,走马灯般变换不停,却没有一个能长久。

    又是三天,韩羽又给花蕊三天时间,还威胁说,三天内若是得不到让他们满意的答复,不止照片内容曝光,他们还会采取更恶劣的报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