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八章 无耻的威胁(2)

    更新时间:2017-07-28 18:50:38本章字数:2541字

    晚饭也未吃的花蕊坐在教室的第一排复习功课,可是不知不觉神识又飘走了。

    一双大手突然蒙住了她的眼睛。

    突如其来的黑暗让花蕊吓了一跳,差点惊叫,还好听见熟悉的轻笑,这才平复狂跳的心,移开他的手,硬是挤出一抹笑容:“张磊,是你啊,怎么还没回家?”

    张磊答非所问:“你在做什么?”

    花蕊扬了扬手中的课本:“明知故问,当然在看书喽。”

    张磊诡异地笑:“哦,可是你的书拿反了!”

    花蕊急忙将书转过来,惊讶:“咦,上面的字怎么是反的?”

    张磊摇摇头,迅速坐花蕊身边且将唇靠近她的耳朵:“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开心的事?”

    “没,没有。”花蕊急忙和他拉开暧昧的距离,望向身后的表情十分慌张。

    她猜得没错,果然,所有同学的目光都注视着她。

    顺着花蕊的目光张磊也回头张望。众人见状立刻回避视线,该做什么做什么了。

    张磊不解:“小蕊,看什么呢?”

    花蕊摇摇头,打量眼前人一番,语气惊讶:“哇,穿正统服饰的你好帅啊!从实招来,是不是和佳人有约?”她极力掩饰着内心的悲哀。

    只见张磊眉开眼笑:“看不出小蕊还挺会夸人的,只是你当真不知道啊还是故意装傻?我来这里,除了找你还能找谁!”

    “你找我有事吗?”

    “反正你现在也是心不在焉,不如我们出去玩怎样?”

    “出去玩?那怎么行!我是说,现在太晚了,不合适。”

    张磊用书轻拍对方额头:“就知道你会这么说,不过,我今天可是寿星,你必须给我过生日!”

    花蕊惊讶,之后尴尬一笑:“Happy birthday!你怎么不早说,我想买生日礼物送你都来不及了。”

    张磊给她一个白眼,看着腕上的表:“来不及?现在是19点零5分,距离我的生日过完还有几个小时呢,足够让你为我挑选贵重礼物。”

    花蕊更尴尬了,像个偷东西被抓到的小孩:“小磊,对不起,实际上,我前一阵打工没拿到工资,虽然有一笔奖金,却因为临时出了点意外花掉一些,剩余的钱只够支付这个月的饭费,所以,”

    张磊打断她的话:“所以你买不起贵重的礼物给我了?哈哈!既然如此,就陪我看场电影,当做你欠我的生日礼物。”

    狡黠的光芒在他眼中闪动,又补了句:“小柔突然被她妈妈召回老家,你该不会让我一个人过生日吧?”

    花蕊最终妥协。面对恩人债主,这点面子她不能不给。

    宿舍门前,花蕊冲张磊挥了挥手中的书:“你稍等片刻,我去去就来。”

    她刚要转身就被张磊拦住了:“小蕊,等一下。”之后将两根手指放入自己口中,响亮的口哨立即发出。

    很快有一位男生跑来,笑嘻嘻的将手中的衣袋交给花蕊,迅速跑掉。

    见花蕊满脸狐疑,张磊急忙解释:“小蕊,我怎么会不知道你的处境呢,这里是我给你买的换季衣服和鞋,还有搭配的皮包,小饰物,纸袋里还有五千块钱,我知道你的脾气,若是说送你你绝对不会要,这样,权当我借给你好了,等你找到兼职挣了钱再慢慢的还我,好吗?”

    花蕊的泪腺突然被刺痛,她不但没有拒绝,还说了句:“小磊,谢谢你!”

    宿舍里,换上新装的花蕊望着穿衣镜,足足发呆一分钟。

    时尚松糕鞋,品牌牛仔裤、外衣则是当下流行的休闲长风衣,橙色。还有一件里面穿的白色公主领绒线裙衫,领口设计成花瓣状蕾丝的飞边,很独特。珍珠纽扣,可爱极了。

    尤其戴上张磊精心挑选的橘色串珠耳环,丸子发髻的边缘还用珍珠发卡点缀,立刻将她变成偶像剧中清纯美丽的女主角,只是这位女主角心里的悲哀无人知道。

    小璐忍无可忍地摔掉手中的书,想借此发泄心中的不满。用手机玩游戏的张燕更是,严格地说她整张脸都变扭曲了。

    此时她的眼睛仍然盯着手机屏幕,手指慌忙地按键,嘴里则发出嗲声嗲气的声音:“唉,花蕊的夜生活就是丰富,只是悠着点哦,坏了身体是小事,万一落下什么难以启齿的病根就不好了。”

    花蕊被摔书声惊醒,这会又听出张燕的话外音,忍不住转过身,道:“张燕你什么意思,什么叫难以启齿什么是落下病根?”

    张燕停下动作抬起头,指了指桌子上的中药瓶,冲花蕊冷笑,说:“你的药就在那,还想狡辩么?”

    花蕊苦笑:“那些中药怎样?我因为患有、患有失眠健忘症,所以才吃中药调理一番,不可以吗?”她没敢说出实情,毕竟她了解张燕的嘴,无需等到明天就会将轻微抑郁说成精神病。

    张燕笑意更浓:“那你的名牌呢,身上穿的还有衣柜里的,千万别跟我说那些东西是你靠刷盘子扫地打扫卫生赚来的。还有哦,你这个时候打扮得花枝招展不会只因为临时加班擦玻璃吧?”

    花蕊心急如焚:“不是你想的那样,其实我,”

    她的话还未说完就被小璐打断了:“不必对我们解释,我们既不是你的监护人又不是你的私人助理,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罢!”而后和张燕相视一笑,撇撇嘴。

    何莲香见花蕊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终于开口:“花蕊,你不必听她们胡诌,快去快回,若是回来晚了就用手机晃我一下,我给你开门就是。”

    花蕊感激地点头,迅速将身份证、手机以及张磊给她的五千块钱放进风衣内侧兜中,这才离开。

    刚出房门就听见张燕气急败坏的声音:“寝室长大人,你为什么老是倾向她,就连黄莺也被她带坏了,竟然提出和老乡的妹妹同住,这么烂的谎话鬼才相信。还有,她哪来那么多钱买品牌衣服宝石项链?分明和花蕊一个样!”

    花蕊摇摇头,心说:清者自清,随便你怎么说,早晚有一天你会因为误会我而感到愧疚的!

    “小蕊,你好漂亮!”

    “程枫,你来这里做什么?”

    “当然是来找你的。”

    “对不起,我有事要出去一下。”

    “小蕊,你不会说去约会吧?别忘了你的学生身份!”

    “哦,是我的一个朋友过生日,我不去不好。”

    “什么朋友,男的还是女的,我认识吗?”

    “程枫,我们已经不是恋人了,别再用这种语气好吗?对不起,我该走了。”花蕊极力控制着不耐烦。

    可是,对面的人仍然不肯让路,还一把将她抱进怀中,语气激动:“谁说我们不是恋人,我们就快结婚了,你休想抛弃我,休想!”

    “程枫你放开我!”

    “我不放,你是我的,我的!”程枫越来越激动,全然不顾周围有人。

    花蕊又气又恼,用尽全身力气推开他。

    “你做什么,疯了吗?”当她发现周围一片好奇的目光盯着自己和程枫,立刻冷静下来,故意演戏:“你干嘛喝酒,还喝了这么多,算了,等你醒酒后我们再谈吧。”说完就跑掉了。

    她用心良苦,不想程枫因鲁莽的举动增添流言蜚语。

    可是程枫竟然不顾一切威胁着:“小蕊不要走,你休想抛弃我,你信不信我会说出一切,你那不堪的往事,你那堕落的过程,你别逼我全部说出来,小蕊!”

    一口气跑到楼下的花蕊已经气喘吁吁,心很难过。

    她万万没想到程枫会如此,竟然当众胡说八道,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