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九章 救命稻草(1)

    更新时间:2017-08-24 10:16:59本章字数:2031字

    见张磊身边多了一辆新车,花蕊有些惊讶:“这辆车至少五十万,你的?”

    张磊绅士地为她拉开车门,笑着说:“当然是我的,请上车吧,我的公主。”说话间不时地用眼睛瞄她,心,彻底被她的美貌征服了。

    等到对方坐稳他还殷勤地将安全带为其系好,满怀激动地关好车门,而后小跑绕向另一侧,迅速上车。

    车中弥漫着淡淡的桔香,让花蕊有种久违的亲切,只是张磊过分的体贴让她不适应,甚至不安,又开始拧衣角了。

    张磊问道:“小蕊,你怎么知道车的价格?”

    花蕊实情相告:“是程枫,他喜欢收集车辆的杂志和广告,上面有价格。”想到程枫刚才的言语举动,心,又痛了起来。

    张磊微笑:“原来如此,这辆车是表哥送我的生日礼物。”他故意炫耀开车的熟练,实际上他拿到驾照没几天。

    花蕊瞪大眼睛:“天呐,这么贵重的生日礼物?”

    张磊笑道:“表情不必这么夸张吧?我表哥有很多好车,只是跑车就有三辆,而这种低价位的他根本不放在眼里,从别人送他到转送我,一次也没有开过。”

    花蕊惊讶:“你表哥一定非常有钱!”

    张磊却说:“你错了,严格地说是我舅舅有钱,他可是乐阳出了名的大富翁,财产排名第五位,厉害吧?”

    花蕊赞叹着:“厉害!想不到你在乐阳还有这么有钱的亲戚?对了,我听小柔说你住亲戚家,就是这位舅舅吗?”

    张磊凄然一笑:“是啊,自从父母出了车祸我就来这里投奔舅舅了。”

    花蕊的心一颤,怜悯油然而生:想不到张磊竟然是个可怜的孩子。忍不住问了句:“你舅舅对你好吗?”

    张磊点头:“当然。”羡慕让花蕊脱口而出:“我要是也有一位有钱的亲戚在本市就好了!”

    张磊郑重道:“小蕊,让我做你的亲人好不好?”

    花蕊不假思索点点头:“好啊。”

    张磊的声音开始发颤。“小蕊,你答应了,不会反悔吧?”

    花蕊这才明白他的意思,急忙说:“做你干姐姐有什么反悔的?”

    张磊一脸黑线:“我才不要什么干姐姐,你故意气我是不是?小蕊,你知道这个假期我是怎么过的吗?每天除了想你还是想你,魂不守舍的,就连家里的保姆都以为我病了。”

    花蕊闻言,犹如打翻的五味瓶。

    这是告白吗?可是,她现在有什么资格做谁的女朋友。

    三天后,她也许就成了杜展飞的女人,或许用不了多久又沦为韩耿二人的猎物。

    女朋友,多么单纯令人向往的字眼!

    想到这些,她再也无法克制内心酸楚失声痛哭。

    张磊被她的哭声吓到,急忙道:“小蕊,你不答应就算了,我不会强迫你的,别哭了,我的心都被你哭乱了。”

    花蕊终于止住哭声,却无法控制汹涌澎湃的泪水,抽泣着:“你别误会,我不是因为你的话而哭,而是我突然想到一个朋友,因为爱情和幸福已经离她远去,而现在她又即将失去自由,所以我是为她而哭!”

    张磊愣住,彻底无语了。

    看清楚面前庞大而有特色的建筑,花蕊惊恐万分:“张磊,你不是说看电影的吗?可是为什么来大世界?”

    张磊笑着下车,绕到另一侧替佳人打开车门,硬是将她拖出来,用遥控将车锁好,这才解释:“只有大世界的放映厅才够豪华啊,若去别处,环境不好座位也硬得不行,看完一场电影不坐麻腿脚才怪呢!”

    花蕊摆手道:“张磊,要不别看电影了,我们去别处玩好吗?”

    张磊却说:“可是玩什么都得来这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最有档次最好玩的全在这里了。走吧小蕊,今天的寿星可是我,别惹我不高兴!”

    花蕊四下查看,没看见三只恶魔的影子,这才放心。

    电影是循环放映,这会已经开演很久。

    室内除了屏幕的光线,座位的方向都是一片漆黑。

    花蕊感到恐慌,然而下一刻她的手就被人拉住了。

    不用猜也知道,那只手是张磊的。

    花蕊长期手脚冰冷,所以特别喜欢热的东西。就像此时,对方手心的热度渐渐烤暖了她的手指,很舒服。

    程枫不喜欢看电影,所以花蕊对放映厅很陌生。坐在情侣座位上,花蕊心里还纳闷着:这里怎么和老家的电影院不一样呢,座位宽敞可以随意调整姿势,两边很高,坐在里面根本看不到其他人,真有意思!

    这时,一包暖烘烘的东西塞进花蕊手中。

    花蕊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所以看清了手中的东西,脱口而出:“烤红薯?”

    突然想起这里是放映厅,故而降低音量在对方耳旁道“你什么时候买的?我怎么不知道呢!”

    张磊也放低音量耳语:“你当然看不见了,因为那时的你正在宿舍换衣服呢,我生怕红薯冷了不好吃所以用纸一层层包好揣进怀中,不过还是很烫。”

    花蕊鼻子一酸,有种想哭的冲动:“你真傻,这么做值得吗?”

    张磊的手掌乘机覆盖她的手。

    “当然值得,你不是爱吃这个吗?而且我还知道很多关于你的事呢!比如水果中你最喜欢桔子和橙子,食物喜欢清淡的暖暖的,有些偏食。喜欢的颜色是橙色、黄色和白色,最恐惧的事就是打针和吃药,哦,你还有恐高,害怕打雷闪电,对否?”

    感受他手心的温暖还有烤红薯的热度,花蕊一阵鼻酸:“我根本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

    张磊突然拉她入怀,言语激动:“值不值得我说的算,我最清楚自己的心,那就是我特别喜欢你,小蕊,让我疼你保护你行吗?无论你健康还是生病,富有还是贫穷,我都会守护你的,若是你遇到狂风恶浪的袭击,我也愿意做你唯一的救命稻草,好吗?”

    “不好!”磁性且冷酷的声音冷不防传来。同一时间,一道强光,惊扰了拥抱的两人,也刺痛了花蕊的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