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一章 木偶(1)

    更新时间:2017-10-02 19:35:16本章字数:2316字

    花蕊从未见过这样的杜展飞。曾经的他虽然让她惧怕,但至少不像今天一样情绪化。

    或许是他的相貌太漂亮的缘故吧,这种表情看起来很妖异,眼神也带着邪气。当他自然红润的唇靠近她的耳朵那一刻,花蕊情不自禁打个冷战。

    他说:“水性杨花的贱人,有你的,不过,我看你能得意多久,如果一些证据突然出现在你们校长的电子信箱,会是怎样的结局?”

    他带着妖娆的微笑,直奔门口。

    花蕊面色巨变,不容思考地追上他,不顾一切从他身后将其抱住。“不要走,求求你不要那么做,千万不要,一切好商量,可以商量,不要走!”恐惧让她惊慌失措,焦急让她语无伦次。

    “小蕊,你做什么?”张磊的声音卡在嗓子眼,整个人也定在原处。

    韩耿二人都是看好戏的表情。

    这才是他们熟悉的展飞,他终于‘正常’了。

    杜展飞停下脚步,感觉身后的女孩全身战栗,连死死抓住他衣服的手指也在发抖,心中的怒火非减反增。

    只有受惊吓时她才会如此温柔,只有面对要挟她才乖乖地妥协,善恶不分不知好歹,真是枉费了他的用心良苦!

    掰开她的手,傲然转身,勾起好看的嘴角,磁性的声音比任何时候都动听。“舍不得我走是吗?我可不想浪费时间,除非,”

    他修长的指抬起她的下巴,浓密的长睫下,一双狭长美眸放肆地打量她,坏坏一笑:”除非你有什么值得我留下来的理由。”

    花蕊一脸尴尬。她猜不透对方的思想,更猜不出接下来会是怎样的对白。

    “你不是说一切好商量?”杜展飞似笑非笑。

    花蕊咬了一下嘴唇,点点头。

    “这么说羽对你说的事你也答应?”杜展飞的语气充满讥讽。

    花蕊沉默着,望着他的眼神楚楚可怜。

    “既然你没有诚意那我们还聊什么!”杜展飞转身欲走。

    花蕊急忙将他拦住,发出欲哭的声音:“你给我点时间,行吗?这么大的事,我得认真考虑一下,求求你。”她双手合十上下搓动,哀求着。

    “少废话,别想拖延时间,我最后问你一句,同意你就点头不同意赶紧让路。”

    杜展飞抬起手腕,眼睛盯着手表的秒针:“我只给你三秒钟。”他的语气是冰冷的,冰冷中还有不容抗拒的坚定。

    花蕊感觉头皮一阵发紧,思绪犹如一团浆糊。

    杜展飞报时:“还剩两秒。”

    花蕊心急如焚,惶恐不安。

    杜展飞冷笑:“时间到,闪开。”

    花蕊惊慌至极,大脑仿佛失去了运作,拼命点头,嘴里嚷嚷着:“不要走,我答应你,求求你,不要走。”

    韩羽耿绍杰当然听得懂二人的对话,前者忍不住低声赞叹:“要挟人还能这么酷的,恐怕只有展飞能做到。”

    耿绍杰拍拍韩羽的肩膀,小声道:“小猫是答应和展飞结婚,你还高兴得起来吗?”

    韩羽笑道:“嘿嘿,不会那么简单,走着瞧!”

    耿绍杰不再言语,静观其变。

    而杜展飞没有一丝快乐的表情,望着花蕊的眼神越发难懂。“既然如此我得测试一下,测试你是否听话。”

    内心波动最大的人就是张磊了。

    他简直怀疑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不敢相信花蕊的举动,更不敢相信她面对轻浮的言语仍然无动于衷,尽管他根本听不懂他们的对话。

    可是很快,让他更震惊的事发生了。

    杜展飞一把将花蕊拉入怀中,吻上她。

    而花蕊居然任他吻,没有丝毫的反抗。

    花蕊怎么敢再反抗,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不就是为了守护家人和学籍吗?失去了学籍,让她如何面对家人?

    不止是对她倾注所有希望的父母,还有曾经为了她放弃美好前程的花容。

    她怎么可以任恶魔轻而易举毁灭她的一切?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惩罚的吻,说是吻倒不如说是啃,有意带给她疼痛和吻痕。

    花蕊悲哀地承受,凄凉的眼神没有焦距,握拳的手用力再用力,故意让指甲不断刺痛掌心。无奈的感受尊严再次被眼前的恶魔践踏摧残,碾成碎片,伴着她的心碎,抛洒一地。

    她面色越发苍白,仿佛是一具没有生命的躯壳,只有继续被恶魔施虐的唇,变成了鲜血的颜色。

    终于知道,求生不得与死不能是怎样的感觉。

    张磊一阵眩晕,感觉全身的血液顷刻上涌,不止脸部,就连眼睛也红了。

    他想扑过去分开两人却被耿绍杰拦住并按在桌子上,故意让他继续看戏,还说:“小磊,你看好了,她是属于展飞的。”

    韩羽冲张磊挑挑眉,尽量将‘台词’说得逼真些:“你还不知道,她和展飞已经是夫妻了。”

    耿绍杰补充道:“没错,她和展飞平日里如胶似膝,要好着呢!”

    “我不信,你们说谎,小蕊你反抗啊,为什么不反抗?你到底是怎么了!”张磊一副濒临崩溃的表情。

    可是花蕊仍然无动于衷,头发凌乱,一副认命的表情,而眼角处,是斑驳的泪痕。

    杜展飞看在眼中,仿佛肝胆俱裂。

    下一刻,猛然拉掉花蕊发髻上的皮套,动作粗鲁,皮套当下被他的手指拉断了,连带她的几根发丝。他更加烦躁不安,也更恨对方了。

    他恨她,恨她不再反抗,恨她如此温顺,恨她听天由命,恨她即便心碎掉了也不肯发出求饶的声音。

    他越来越气愤,仿佛被羞辱的人不是她而是自己!

    将她的珍珠发卡摘下狠狠地摔在地上,抬脚将其踏碎。

    韩耿则是极度郁闷的表情,眼前的情景在他们眼中好似一个身怀绝技的武林高手拼命毒打一只死掉的虫子!

    杜展飞终于恢复平静,定定地望着花蕊,手指按压在她那开始肿胀的唇。

    花蕊不敢躲避,身体却抖的更加厉害,好像胆小的女生独自在夜间观看恐怖片的表情,让杜展飞有些不忍,也更气愤。

    于是冷冷道:“我要你亲口告诉他,你是我的女人,一直都是。”

    花蕊顺从地点头,侧过脸望着张磊,机械地说:“小磊,我是杜展飞的女人,一直都是。”

    既然注定无法逃脱厄运,还是不要连累别人了。就算他是自己的救命稻草,可是,如果为了救自己也深陷险境,她宁愿不要!

    “小蕊,你究竟怎么了?被下蛊了吗?还是有人威胁你?”复杂的表情在张磊的脸上变幻着,思绪糟糕透顶。就连耿绍杰已经放开束缚他的手也浑然不觉,尽管直起了身体,可是仍然留在原地。

    而花蕊继续摇头:“没有人威胁我,一切都是我自愿的,彻底忘记我吧,因为,我已经不是曾经的花蕊了。”她的泪腺再次被刺痛,泪水汩汩涌出之前,急忙转过身。

    张磊沉默片刻突然狂笑,之后快步离开,留下了唯一做为宣泄的摔门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