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三章 很荣幸被你利用(1)

    更新时间:2017-10-31 12:34:20本章字数:3255字

    花蕊终于发现自己很有表演天赋,不但骗了恶魔,警察也被她骗了。

    她陪伴杜展飞和警察们见面,又配合他们查看酒店的每个房间。两人从始至终都牵着手,在外人面前眼中还流露出爱意,就像正处于热恋中的情侣,尽管一颗忐忑不安的心从始至终狂跳着。

    查看一无所获。那位年长的刑警和杜展飞握手道别,感谢他的配合,还说一定找出报假案的。

    “你先回休息室等我。”杜展飞对花蕊说。花蕊微笑着点头,转身离去。韩羽目光闪动了下,跟在花蕊后面。

    站在落地窗前目送警车远去,花蕊叹了口气。

    欺骗了原本可以保护自己的人,和那个帮助狼的东郭先生有什么区别?

    可是她无路可走,在找到那些可以威胁她的证物并毁掉之前,她只能装模作样向他们妥协。

    尽管结局可能有两个,或是幸运摆脱噩梦,或是彻底走向堕落。

    她对杜恶魔说过:“木偶只有被控制才会有活着的感觉。”可是后面的话她隐去了,那就是:不过,控制我命运的人绝对不是你们而是我自己!

    当韩羽走进洗手间的时候,花蕊知道机会来了。

    她放轻脚步来到靠墙角的桌前,小心翼翼拉开第一个抽屉,慌忙寻找起来。抽屉里装满了带着包装的小礼物,并没有U盘,感到失望的她迅速将抽屉复原,拉开第二个。

    里面全部是信封,足足有几十封。

    不,确切地说,应该是几十封未拆开的信,上面千篇一律画着幼稚的图案,肉麻的言语大同小异:最迷人的钻石王子亲启,梦中情人钻石王子收,送给我最仰慕的钻石王子,钻石王子的小甜甜赠送等等。

    花蕊感觉浑身发冷,立刻推回抽屉,气愤道:“这些话就凭他也配?应该是最龌龊的混蛋收,最卑鄙的小人亲启,赠给世上最会招蜂引蝶的恶魔!”

    她发泄完心情好些,这才继续寻找。

    当她拉开最后一个抽屉时,突然紧张地要命,就连手指也不停发抖,可是下一刻,失望却写在脸上。

    落入她眼中的只有剪报和地图。

    “怎么会这样,难道他们故意说谎?”

    花蕊的情绪越来越糟,胡乱地翻着查看着,突然眼睛一亮:“这是什么?”

    晶莹剔透的包装里,果真装着黑色的小小的U盘。上面的标签上还注明:一只会跳舞的猫。

    就是这个!花蕊激动的想哭。

    就在此时,冲水的声音从洗手间传出,而一阵急促的脚步从门外传来。

    花蕊惊慌失措,急忙取出U盘攥在手心,快速将抽屉回归原位,慌张地打量四周寻找可以藏U盘的地方。目光突然落在电脑旁的笔筒,急忙扑过去,将U盘顺着几只笔的空隙塞入。

    当她返回落地窗前,韩羽刚刚走出洗手间,杜耿两位恶魔也已经进门。

    杜展飞冲花蕊点头:“你今天表现很好,所以我决定不再纠缠你,放心回去!”

    花蕊惊讶:“你放我走,为什么?”

    杜展飞语气淡淡:“你听不懂我的话?我的意思就是今后我们别再见面了!”

    韩耿二人面面相觑,望向展飞,不解其意。

    杜展飞又道:“羽、绍杰,我们打赌就此结束吧。”

    耿绍杰不满道:“展飞,你耍我们?连个结局都没有呢!”

    韩羽冷哼一声:“飞,你这是耍诈哦!”

    杜展飞幽幽道:“花蕊已经答应和我结婚,你们没听到吗?至于我现在放手,那是因为她对我而言已经没有吸引力了!”

    三人的言语让花蕊有些发蒙,但杜展飞的最后一句她听懂了,只是她非但不开心反而很难受,视线从笔筒那划过,突然做出胆大的举动。

    她快步来到杜展飞的面前,道:“杜展飞,你太过份了,我不答应你的求婚你就死缠烂打,等我接受了你又摆起架子,今天你必须给我合理的解释,否则我不会离开!”

    杜展飞傲然看着花蕊,无比帅气的脸恢复到以往的冰冷,连声音也格外冷冰:“让你走就赶紧走,废什么话!”

    花蕊再次拦住他:“你当真不喜欢我了?”

    杜展飞不语,推开花蕊直奔套间。

    花蕊的思绪完全被打乱。

    又是阴谋吗?

    还是杜恶魔怀疑我了?

    不行,未拿到U盘之前我绝对不能走,过了今夜,我可能再也没有机会了!

    主意已定的花蕊冲进套间,面对一脸惊愕的杜展飞,强迫自己放松,手指快速解开外衣丢弃在地板上。

    而后顺了顺瀑布般的发,猛地扯开领口,摆了个自认为很优美的姿势,莞尔:“这样能吸引你吗?”

    她有意展示她那窈窕修长迷人的身段,故意露出线条极美的颈部和好看的锁骨,她尽力在那张楚楚动人的脸上绽放笑容,特意将脉脉含情装进那双会说话的美眸。

    总之她使出浑身解数吸引对方,可是,颈部一块块的青紫痕迹瞬间暴露了她的狼狈,眼中闪烁的泪光轻易泄露了她的忧伤。

    杜展飞震惊,韩耿二人也是,他们一直停留在原地,一副呆掉的表情。

    而杜展飞,感觉有把刀狠狠地扎进他的心窝,难以形容的疼痛让他浑身绷紧了数秒,眉头紧锁,前额还渗出微微的汗。

    他扑过去紧紧拥抱花蕊的那刻,伪装的冰冷瞬间化成一汪春水,而眼中慢慢溢出的,却是深深的懊悔。

    只是未等韩耿发现他就止住了悲伤,神不知鬼不觉拭去脸上的泪,用言语遮掩着:“小蕊,你竟然在人前如此,有暴露癖吗?”

    花蕊鼻子一酸,眼泪毫无预警地溢出:“展飞,不要抛弃我好吗?”

    “小蕊,你不是讨厌我吗?”

    “不,展飞,我不讨厌你。”

    “你真的愿意嫁给我?”

    “我愿意。”

    “小蕊,那你喜欢我吗?”

    花蕊回答极快:“喜欢。”

    杜展飞一怔:“那你爱我吗?”

    花蕊回答干脆:“爱。”

    杜展飞苦笑,眼中闪烁的光芒瞬间变得黯然,不过拥抱她的力度加大了。

    韩羽脸色极差,醋意十足:“你们演反转剧吗?小猫,你明明排斥展飞,这会又主动投怀送抱,什么意思,耍我们是不是?”

    花蕊轻轻推开杜展飞,转身将衣领的扣子扣好,擦干泪,这才回过身挽上杜展飞的手臂,头也贴了过去,一脸幸福地说:“既然注定堕落,当然要选最帅的!”

    韩耿一脸黑线,杜展飞也皱起眉:“小蕊,你的意思嫁给我是堕落?”

    花蕊笑容尴尬:“我是说着玩的。”

    韩羽神色古怪:“小猫,你是打算今晚在这里留宿?”

    花蕊点点头。

    耿绍杰又问:“你确定吗?”

    花蕊再次点头。

    韩羽还想说什么却被杜展飞打断了:“两个混蛋,事实摆在眼前还有什么可问的,时候不早了,你们请便!”

    明显的逐客令。

    韩羽耿绍杰对视一眼,相继离开。

    将房门锁好的杜展飞返回来时竟发现花蕊正坐在外间的沙发上,就走了过去坐她身旁,笑问:“我们接下来做什么?”

    可是得不到回答。

    顺着她的目光投向电脑桌,他又问:“看什么?那上面有什么东西吸引你吗?”

    花蕊吓了一跳,慌忙移开视线,嘴里还遮掩着:“哦,没什么,我只是觉得那个笔筒好漂亮!”

    话说出后她真想狠狠抽自己两耳光。

    心说:天呐,我说什么不好竟说起笔筒来,唯恐他不注意么!

    杜展飞诧异:“那个笔筒漂亮?”

    他双手抱膀端详着,而后举起大拇指:“你喜欢的东西真是独特,我才发现它的确很特别。”

    花蕊不解其意,仔细观察笔筒,下一秒就惊愕地瞪大眼睛张大嘴。

    只见它不像陶瓷,形状类似动物,有点像狗也有点像兔,眼睛一大一小,鼻子嘴巴完全错位,上面的颜色更是乱七八糟,尤其插了几只笔,别说跟美不沾一丁点边,简直就是惨不忍睹。

    不过,既然摆放在钻石王子的休息室中,一定是值钱的东西,要么是艺术品要么是古董。

    她心里有了谱,故而流露专业人士的表情及口吻:“我说的是内在美哦,绝对的内在价值,凭借我对艺术的了解,它一定是某位艺术大师的杰作,对吗?”

    杜展飞嘴角微扬:“这是该楼层清洁工打扫房间时落下的,据说是她五岁女儿的杰作,至于她女儿未来能不能成为艺术大师我就无从得知了。”

    花蕊无地自容,恨不能钻进地缝。

    杜展飞强忍住笑:“小蕊,现在就我们两人,你可以说实话吗?”

    花蕊眼神躲闪:“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小蕊,我该怎么对你?”

    “你不需要对我做什么,很晚了,你进里面睡吧,我呢就睡在沙发上。”

    “既然你要嫁给我,我们睡在一个床上又有什么关系?”

    “可是,我不习惯和别人睡一张床。”

    “我们又不是没睡过!”

    花蕊听闻羞涩不已,杜展飞看在眼中,竟一把拉过她,让她的头枕在自己的腿上。

    这种姿势太暧昧了,也太危险,花蕊一阵惊慌,挣扎着想起来却又被拉了回去。

    “你真的爱上我了吗?”他居高临下望着花蕊的眼睛,花蕊不敢直视,就说:“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过了。”

    他的手指轻轻掠过花蕊唇角和颈部的痕迹:“疼吗?”

    花蕊摇摇头,眼中闪烁着泪光。

    他柔软的唇印在那些痕迹上,似乎想用这种方式消除自己犯下的错。

    花蕊的思绪瞬间混乱,那些该死的感觉竟然再次回来。

    她用力握拳,努力用指甲刺痛受伤的掌心,希望用这个方法压制自己蠢蠢欲动的情感,更希望用这个举动激发出内心深处的仇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