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五章 东窗事发(1)

    更新时间:2017-11-21 20:00:03本章字数:2496字

    花蕊临下车时才想起自己的外套落在杜展飞的套间,当司机一再催促她付钱时,她顿时慌了神。

    手指情不自禁放进杜展飞外衣的口袋,居然摸出自己的手机,身份证,还有张磊借她的钱。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了。

    心里说:这个杜展飞还挺细心!

    想到自己和他在电梯里的一幕,再次脸红。

    “小姐你到底什么意思,不会说你忘记带钱了吧?”司机终于不耐烦。

    花蕊急忙将百元大钞奉上,等对方找了钱,这才下了车。

    已经凌晨一点多,这个时候叫醒何莲香的确很过分。

    好一会才有人下楼开门,正是何莲香。

    她好似没睡醒,面对花蕊的道谢也无反应,直到两人上了楼走到寝室门前她才停下脚步。

    “花蕊你等一下,我有事要说,昨晚大概十点左右,我们班的导员还有值班老师突然来女寝检查,说是有人举报一些女生经常夜不归寝,见你和黄莺都不在就找我问话,你也知道我没办法替你们隐瞒,毕竟纸包不住火,所以我只好实话实说了。”

    “没关系,等老师找我时我会解释的。”花蕊安慰着对方,心里却是七上八下。

    何莲香还想说什么,可是最终什么也没有说。”

    花蕊疲惫极了,简单地洗漱又匆匆换上睡衣,爬上床后,她蜷缩着身体将自己裹在棉被中,很快入睡。

    可是她又做噩梦了,还是被野兽追赶的梦,无论她怎么努力奔跑仍然无法脱逃,就这样过了好久,当她精疲力尽终于摆脱时,突然从树后露出一双窥视她的血红眼睛……

    花蕊尖叫着醒来时,天已经大亮。

    何莲香已经不在,床铺也收拾的整整齐齐,大概去教室背单词去了。

    张燕和沈小璐被惊叫吵醒,两人顿时拉长脸,指桑骂槐:“谁家的野猫,居然这个时候发情?”“那只野猫真讨厌,人家正做着好梦呢!”

    “大清早就这么热闹,说什么呢?”肖羽柔连门也不敲就闯进门。

    张燕沈小璐看见肖羽柔立刻换了一副表情,寒暄几句就下了床同时挤进卫生间。

    花蕊揉着睡眼:“小柔,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肖羽柔回答:“昨晚啊,因为时间很晚就和我小姨还有她朋友在酒店睡了一夜。”

    花蕊追问:“你小姨也来了?”

    “是啊,她来这里的目的是为了相亲。小蕊,命令你快点下床洗漱,我昨天晚饭就没吃饱,现在五脏庙都在抗议呢,还有,我得找张磊去,要回我的电话卡。哦,我忘记了拿手机,小蕊你快点,之后去我宿舍找我,OK?”肖羽柔未等对方回答就夺门而去。

    “唉,她总是这么急性子!”花蕊口中嘀咕着,迅速起床叠被将床单弄平整,而后爬下床套上毛茸茸的拖鞋,从床下拖出自己的脸盆,打开自己的置物柜将牙具毛巾香皂等物品取出放进盆中,来到公用的洗漱间。

    还好,人并不多,只是那些人见到花蕊的到来立刻减慢动作,目光纷纷投向她,眼神变化闪烁,好像突然发现了一只怪物。

    花蕊感到不解,立即查看自己的睡衣又瞅了瞅自己的拖鞋,突然发现那些眼神在自己的颈项停留,于是疾步到镜前查看,结果吓了一跳!

    天呐,这么多吻痕!

    以最快的速度洗漱一番,而后低垂着头逃回寝室。

    她庆幸张燕和小璐仍然占用着卫生间,万一被她们发现自己的秘密,那才是真正的倒霉。

    打开皮箱翻出一件羊绒连体短裙,胸前至领口的拉锁是调节款式用的,可以变成翻领也可以变成套头,后者正适合她现在的状况。

    这也是沈碧玉送的,见物如见人,花蕊情不自禁想起她的音容笑貌,还有在医院里她说的那些感人肺腑的话,心中顿时涌进一股暖流。

    餐厅里,肖羽柔嘀咕着:“怎么回事?无论是我们寝室的几个衰人还是操场的同学都在看你耶,连餐厅里的人也在瞄你?小蕊,你到底做了什么?为什么如此受人关注!”

    突然看见张磊和三位男生走进门,立刻扬起手:“小磊,我们在这,快来啊!”

    尴尬立刻写在花蕊的脸上,见张磊向这边走来她很想报以微笑,可是,他竟然看也不看她,只拉住肖羽柔的手臂,向餐厅外走去。

    “喂,你拉我去哪?你为什么不和小蕊打招呼?怎么啦?哎呀,别走这么快呀!”肖羽柔嘴里嚷嚷着,被拉出门的前一刻还回头嘱咐花蕊:“小蕊你别愣着,快去打饭,我很快就回来。”

    古怪的气氛在空气里蔓延,对花蕊来说,已经变成了习惯。

    大概十来分钟肖羽柔才归来,见自己的饭盒里是鲜肉混沌外加两个茶蛋。而死党的饭盒里只有小米粥和咸菜条,很过意不去:“唉,小蕊你这又是何苦,干嘛给我吃小灶?”

    花蕊将口中的食物细嚼咽尽,才微笑着说:“因为你是肉食动物呀,清淡的饭菜不适和你。对了,张磊找你有什么事吗?”

    肖羽柔欲言又止,加重语气:“还是算了,我答应他要保密的。”

    花蕊神色紧张:“对我也保密?”

    肖羽柔感到意外,斜眼看她:“老实交代,我不在的这几天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首先他对你的态度很怪,再者又说了些与你无关的话还让我对任何人保密。哎呀,真是该死,我怎么说漏嘴了?花瓢虫,警告你别再逼我做不仁不义的事,否则我翻脸喽!”

    花蕊心说:看来我猜的没错,报警的人肯定是他。

    想到这感激如潮水般涌来,一颗麻木的心又开始疼痛。

    张磊真是个好人,可惜他不会再理我了。

    “小蕊,想什么?”肖羽柔的手在她眼前晃动。

    花蕊这才回神,转移话题:“对了小柔,你妈妈那么急召你回家到底为了什么事?”

    肖羽柔苦笑着耸耸肩:“还能有什么事,我骗家人的钱终于东窗事发了呗,不过我可没有出卖你哦,因为我太了解我妈了,她若是知道了真相一定会打电话给你父母的,我够意思吧?”

    花蕊大吃一惊:“那你是怎么解释的,挨打了吗?打哪了?有事吗?”她一连串地问,手眼并用,努力寻找死党的伤处,眼中流淌出深深的内疚。

    肖羽柔躲闪着,装严肃:“你往哪摸,再不停手我可要喊非礼了,还挨打?我都二十二了,能说打就打吗?而且听到我的解释后,我爸爸还称赞我一番呢!”

    花蕊立刻收回手,满脸好奇:“怎么讲?”

    肖羽柔一副洋洋自得的表情:“我说我拿这些钱去帮助一个得了白血病的孩子,就这样,我聪明吧?”说罢狼吞虎咽起来,吃相难看。

    花蕊一脸怀疑:“这么烂的谎话你也能编出来,你父母居然相信?怎么可能!”

    肖羽柔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饭菜咽尽,立刻送对方一个白眼。

    “你竟然连这些都不懂?这是父母教育子女的一种方式,即便知道子女说谎他们也假装相信,只有这样才能让子女感到内疚继而受到良心的谴责,最终达到教育子女不再说谎的目的。”说完继续狼吞虎咽,不再说话。

    肖羽柔的话让花蕊陷入深思:如果我父母知道了我说谎,也会原谅我吗?

    会的,他们一定会原谅我的,尤其是我那慈祥的妈妈!

    想起母亲,花蕊的眼睛湿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