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六章 东窗事发(2)

    更新时间:2017-11-21 20:08:57本章字数:2500字

    小考结束,绝大多数的学生都是垂头丧气,只有几位学习尖子胸有成竹,包括花蕊。

    可是她笑不出来,周围的眼神越来越怪,就连平时主动打招呼的人都在躲避她,好像她是正处于传染期的麻风病人。

    手机里十几个未接电话都是韩羽打来的,还有一条短信:居然不接我的电话,你死定了!

    两根手指突然敲击花蕊的桌面,花蕊紧张地仰望来者,不由地松口气:“莲香,原来是你呀,吓了我一跳!”

    然而对方很严肃:“花蕊,马上就开会了,赶紧去礼堂吧!”

    花蕊诧异:“开会,我怎么没看见通知?”

    何莲香一脸不耐烦:“是学校临时决定的,让你去就去,啰嗦什么!”说完转身而去步履匆匆。

    花蕊心里打着问号:怎么回事?我没招惹她呀!

    到达会场时里面已经坐满了人,台上领导讲话的桌子也已经摆好,婷婷、何莲香、张燕等人正在忙碌,或是铺桌布或是摆放杯子或是倒水,而程枫站在一侧,正用麦克风告诫众人安静下来,因为大会就要开始了。

    花蕊终于找到自己学年的位置,就走了过去。

    可是她刚刚坐稳,旁边的两位女生却刷地起立坐到别处。

    她们的举动立刻引来周围的人一顿爆笑。

    花蕊面红耳赤,难堪极了。

    会议顺利进行,校领导宣读完新学期计划之后,还公布了奖罚名单。

    程枫、何莲香、张燕、沈小璐等二十位学生会干部得到嘉奖,还称赞他们不但严格要求自己,经常帮助落后的学生、还积极配合老师的工作并检举有功。

    而受处罚者有七位,四位因为聚众打架造成负面影响的给予口头警告,名单中有张磊。

    两位因为严重违反校规但真心悔过并检举有功的同学给予警告处分,就是胡娇娇和黄莺,最后一位则是严重违反校规、道德败坏情节恶劣,屡教不改已经造成不良影响的,学校决定将其开除学籍,此人正是花蕊。

    花蕊恍如被雷劈中!

    烧焦的思维只有一处清醒,那就是她口中喃喃重复的话:“我被开除了,为什么?”

    她除了自己的声音什么也听不到了,只看见周围的人对她指指点点,嘴巴一开一合。

    她不记得大会什么时候结束的,也不记得去往校长室的路上是怎样的心情,只记得为她开门的人是年级导员周老师,语气冷淡:“花蕊你有事吗?”

    “我要见校长!”见对方有阻挡之意干脆冲了进去,一反平日温顺有礼貌。

    校长挥挥手:“周老师,不用阻拦,让她进来吧。”

    花蕊开门见山:“校长,为什么开除我?”

    校长语气淡淡:“开会时你没注意听吗?”

    花蕊点头:“我听到了,可是我不懂,就算我做错了事也不至于被开除呀!”

    校长不缓不慢地说:“你到电脑桌这边来,看看这个!”

    花蕊瞬间惊慌,看见屏幕上显示的是贴子而不是照片时,稍稍安心。然而,当她看清上面的字,简直吓得目瞪口呆!

    题目----乐阳财经大学的茶花女。

    财经大学的一位校花,为了追求奢适虚荣的生活,她每天徘徊在高档娱乐场所,钓凯子、打野食,不知廉耻道德败坏。据悉,自从她走上这条路,生活方面就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品牌服饰名车接送,一顿饭下来足可以花掉工薪族整月的工资,更可甚者,她为了包装自己,还四处借钱甚至骗光父母所有的积蓄,而她的父母至今蒙在鼓里。

    有人称她是茶花女,可是该女不但不以为耻反而引以为荣。简直可恨又可悲啊!这种虚荣腐败的女学生,就好像一条腥鱼,若不及时处理清除,那么,乐阳市财经大学这所知名的学府岂不成了不折不扣的混杂之地,而那些为了自己的理想而努力拼搏的好学生,岂不成了乌合之众!

    贴子下面还有许多发表的评论,五花八门,犹如墙倒众人推之势。内容皆是正义的诋毁道义的谩骂。

    大家都在猜测这个道德败坏之人到底是谁?还有人做了最细致的分析,不过全部含沙射影指向花蕊。

    有人自称他们手中有该女交易的证据和照片,或是亲自听到她和男人谈论价格。

    花蕊吓懵了:“校长,我没做不道德的事,请您了解一下真实情况行吗?我是冤枉的!”

    校长闻言立刻从桌下拿出一个包袱抛在花蕊的脚下:“你检查一下,里面的东西全部是你的吧?”

    花蕊蹲了下来,双手发抖打开包袱,却愣住了:咦?她皮箱里的衣物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有除夕那天黄莺相送的裙子,还有沈碧玉送她的几件品牌,以及杜展飞的外衣。

    花蕊不解地望着校长。后者冷冷道:“据我所知你家的条件不怎么好吧?可是这些衣服每件都价钱不菲,你如何解释?”

    花蕊答道:“这些都是别人送我的呀!”

    校长审问般:“可是,他们凭什么送你这些,难道不要回报吗?”

    花蕊尽力辩解着:“这些都是好朋友送的。”

    周老师气愤道:“花蕊,事情到了这个份上你还不承认吗?学校既然开除你当然有充足的证据,众人的眼睛是亮的,难道那么多联名指控你的同学都是冤枉你吗?难道你在大世界电梯中和男人乱来的照片也是伪造的?”

    花蕊瞬间被点中要害。果然是恶魔做的,看来他们想置我于死地!

    校长再也掩饰不住眼中的厌恶和鄙夷,冷冷地说:“证据面前你无话可说了吧?周老师已经通知了你的父母,想必他们此时也应该到了,你还是回去收拾一下行李吧,顺便拿走你的衣服。”

    花蕊扑通一声给校长跪下了,拉住他的衣角哭着说:“校长,我是冤枉的,我得罪了一些坏人,所以他们欺负我要挟我陷害我。求求您好好调查一下行吗?不要开除我,求求您!”她不停地哀求。痛苦犹如翻江倒海,泪水好似山洪爆发。

    校长居高临下突然瞥见花蕊衣领中的吻痕,不觉中鄙夷加深。

    “花同学,如果有人犯法你可以去报警,不过我提醒你一句,法律绝不会袒护那些说谎的人,如果不是念在你曾经是个好学生,学校早就将这些证据交给警方处理了。我现在以一个长辈的身份给你一句忠告,做人要脚踏实地,只有尊重自己的人别人才会尊重你,今后的人生之路希望你好自为之吧!”

    说完用力掰开花蕊的手,挺起胸膛,大步流星扬长而去。

    周老师走到花蕊的面前,见她一脸无助哭泣的模样,情不自禁增添几分怜悯。于是安慰性拍拍她的肩膀,扶了一下自己的眼镜,也匆匆离开。

    听见脚步声越来越远,花蕊疯了般撕扯面前的衣服,而后整个人瘫倒在地,趴在冰冷的地面失声痛哭。

    她边哭边自言自语:“我是冤枉的,我被坏人欺负,我哪有给谁当情人哪有打野食,那天在电梯里我因为太害怕了才做出那种事,呜呜呜,不要开除我!”

    周围一片寂静,除了她的哭诉,毕竟此时正值中午用餐的时间。

    直到一曲回家的萨克斯突然响起,她才从地上缓慢爬起,在凄美的手机铃声中,目光呆滞地走出校长室,步履蹒跚着离开办公楼。

    未来,梦想,在一切努力一切付出之后,还是归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