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七章 面具下的人性(1)

    更新时间:2017-11-21 20:11:43本章字数:2653字

    杜展飞居然做了个白日梦,在飞机的头等舱里。

    他的脸颊微微泛红,表情也略显尴尬。

    原来,他梦见了花蕊。

    她简直美的一塌糊涂,穿着跳肚皮舞时的那身金色行头,飘逸的长发随风舞动。

    环境也极具浪漫,仿佛是黑夜,周围漂浮着许多橙色光明体,就是被花蕊称之为祈愿灯的东西,忽暗忽明的。

    最震惊的是,花蕊一反常态,不但对自己投怀送抱,还没有拒绝他的要求。

    他竟在梦中拥有了她,感觉是那么美妙和真实。

    到达酒店之后,杜展飞先是冲了个澡,换了身衣服,而后取过平板电脑,半躺在沙发里。

    电脑的桌面,花蕊的一组照片交替变换着。

    跳舞的她,哭泣的她,捧着一盏橙色小灯站在窗前的她,还有在电梯里和杜展飞亲吻的她。

    只是,照片上她的眼神,都是充满忧伤的。

    回复完几个邮件,他的脑海里又重现了飞机上的那个梦。

    梦中的花蕊,比除夕夜还要温柔,比电梯里还要主动……

    杜展飞面红耳赤,手指触摸着电脑屏幕花蕊的影像,往昔的一切仿佛放电影般。

    打开文档,飞快地打了一些字。

    伸手不见五指的夜,她独自站在窗前仰望天空,橘色火焰在她手心里跳动,忽暗忽明,那是她渴望的童话,祈愿的爱情。

    一个无人知道的传说,她却傻傻的相信。哪怕伤痕累累,也痴心等待,幸运降临。

    眼中的她终于绽放天使的笑容,却不是对我。

    她看着我的眼神,除了不安,只有惊恐。

    或许是我伤她太深,才会让她惊慌失措,只想逃离。哪怕躲在梦魇,也不愿意清醒面对,我的痴情。

    传说依然动听,让心蠢蠢欲动,飘来飘去的灯下,她的爱情如风……

    杜展飞还注上标题——面具。

    感觉不好,又将面具二字删掉,换成祈愿灯下的爱恋。

    这次,他很满意,于是笑了,自言自语道:“花蕊,我曾经给过你机会逃离我,你却放弃了,所以从现在开始,就算你不爱我,我也不会放过你了!”

    “小蕊!”一声熟悉而悲凄的呼唤让花蕊浑身一颤,抬起泪眼,只见前方不远处的花坛旁,伫立着她好久未见的父母。

    “妈吗,爸爸!”花蕊梦呓般,而后急速奔跑起来,巨大的打击还有压抑太久的委屈让她迫不及待扑向自己的亲人。

    她相信,哪怕全世界的人都厌弃她,至少父母不能。

    可是她刚刚靠近父母,一个耳光就重重地打在她脸上。

    “爸!”花蕊捂着火辣辣的脸颊,委屈地望着父亲。

    不容她再开口,花父猛地抬脚将她踹倒在地,伴着粗鲁的动作他破口大骂。

    “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骗光父母的钱不说,竟然自甘堕落当情妇做妓女,还有什么你不敢做的?老天爷,我上辈子到底造了什么孽,居然养了这一对孽畜!”

    他红着眼睛歇斯底里怒吼着,满是老茧的手随着愤怒的言语激烈地比划。

    花蕊立刻扑向母亲,哭着说:“妈,你要相信我,我是冤枉的,我其实,”

    她的话还未说完,脸上又挨了一个重重的耳光。

    花蕊愣了,她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望着母亲。

    从小到大,母亲即便再生气也没打过她耳光,顶多骂一顿。

    花蕊顾不上擦拭脸上的泪急忙说:“妈,我是冤枉的,您先听我解释,我遇到,”

    “你给我闭嘴!”花母厉声打断她的话。她更老了,白发又增了很多,廉价的装束沾满了风尘,眼睛红肿不堪,此时又老泪纵横。

    “蕊呀蕊,本来我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不相信周老师的话,一直以为你是冤枉的,可是我打电话给小枫后才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甚至比周老师说的还要严重!”

    她压低声音:“你到底有没有廉耻?你让我们的老脸往哪放?不要脸的东西,放着小枫那么好的人不要,非要干那些猪狗不如的勾当。你怎么就那么贱?亏得我如此相信你!你、你太不争气,你这下贱坯子!”

    花母一手按着心脏一边骂,只见她摇晃了一下,身体一歪倒了下去。

    花蕊惊呆:“妈!”

    “玉芬,你这是怎么了,怎么了呀!”花父拼命地摇晃妻子。接二连三的打击让他无法承受,终于失声痛哭,声音极大,引来很多围观的人。

    “茶花女的父母好可怜哦!”

    “谁说不是!”

    “真是个垃圾,居然忍心骗自己的父母?”

    “我诅咒这种人不得好死!”

    “呸,真恶心!”

    这些人边说边用手机拍照。

    花父闻言恨不能扎进地缝,眼泪更凶猛了。

    肖羽柔和张磊闻讯赶来。

    “小蕊,你还愣着做什么?快送大姨去医院啊!”

    张磊俯身拍拍花蕊的肩膀:“让我送你们去医院吧,你们暂且在这里等我,我去跟警卫说一声把车直接开进来。”

    很快,一辆新车开到操场,几位拥护张磊的男生立刻帮忙将花母抬到车上,花父花蕊以及肖羽柔一并钻进车里。

    当轿车扬起尘沙远去之时,从办公楼辅导员的窗前闪出一个高大魁梧的身影,此人正是程枫。他的表情十分冷漠,眼中还迸射出仇恨的火花。

    人要是倒霉,就连老天都跟着作对。

    张磊一路要么赶上红灯,要么碰到堵车,因此,车里的人分分秒秒都在焦急中饱受煎熬。

    花母的脸越来越青紫呼吸也越来越困难。她冰冷的手紧紧握着女儿的手臂,眼皮轻轻颤动,泪水不时地从眼角流出。

    飞来的横祸让花蕊无从适应,她的思维更是一团糟,甚至幻想眼前的一切只是一场噩梦,也许等到明天醒来时一切都能恢复正常。

    乐阳市附属第一医院里,花母被推进急诊室做了初步的检查,而后又被护士推进了(ICU)重症监护室,花蕊和父亲则被医生叫到了办公室。

    “大夫,我老婆到底患了什么病?”花父焦急万分。

    医生放下花母的心电图,表情严肃:“已经明确了,是心肌梗死,而且是两个壁。听不懂吗?就是心梗!”

    花蕊心里一惊,看了一眼吓傻了般的父亲,问道:“是不是诊断错了?我妈一向身体好好的,怎么会突然得了心梗呢?”

    她不懂心梗意味什么,只知道那是一种非常严重的心脏病。但花父知道,所以悲哀到极点的他彻底沉默了。

    医生困惑地望着花蕊:“你不知道她患有严重的冠心病吗?起码有十年以上的病史!”他心里替患者感到悲哀,忍不住嘀咕:“现代的年轻人呐,真是太没有责任感了,居然如此忽略长辈的身体状况?唉!”

    医生的言语让花蕊心生惭愧。

    她记得母亲曾经在出摊前随身携带没有标签的小药瓶。有一次她因为好奇询问过药瓶里装的是什么?母亲只说是治疗风湿的小药丸。花蕊也就没太在意。

    “大夫,我妈有生命危险吗?”

    “当然,如果不马上做支架手术,她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不过就算手术也只能说有希望而已,却不能保证患者堵的部位一定能通开,希望你们做好心理上的准备。”

    “您是说我妈会死?”

    “对,有这个可能。”

    花蕊感觉胸口像是被铁器猛烈撞击,而花父痛哭失声。

    医生劝道:“现在不是哭的时候,你们还是赶紧筹钱吧,患者耽误不得!”

    花蕊望着医生:“手术费和住院费大概需要多少钱?”

    “准确的数目你可以去交款处问一下,大概的话,首次先交八万应该够了,至于术后资金你们可以续交。总之尽量多筹备些,但这些费用一部分是可以报销的,如果你母亲有医疗保险或是低保的话。”

    离开医务室,花父一眼也没看花蕊就默默回监护室了。

    无疑的,他将一切重担都留给了女儿,谁让她骗光了家里所有的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