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十八章 面具下的人性(2)

    更新时间:2017-11-21 20:13:44本章字数:2169字

    医院里人来人往,不时地有目光落在一位身材窈窕面貌清丽的女孩身上,只见她靠墙而立,垂直的过肩发越发衬托她的白皙,泪痕未干目光涣散,好似神魂也脱离了身躯。可是这种神态偏偏很吸引人。

    “首次交八万,之后还得续交,这么多钱我该怎么办!都说双胞胎有感应,可是姐姐为什么不和我联系?”

    花蕊自言自语,突然受到启发似的。“对啊,我还有干姐姐,她一定会帮我的!”

    花蕊急忙翻阅手机里的号码,找到沈碧玉的宅电。

    “你好,沈碧玉在吗?”

    “我就是。”

    “姐姐,我是小蕊啊!”

    “谁是你姐姐,我也不认识什么小蕊。”

    “姐姐,我是花蕊,就是曾经的狗保姆,你还记得我吗?”

    “哦,我想起来了,就是将我一个人扔在医院自己偷偷溜掉的那个。”

    “唉,我那天因为突然有急事所以不告而别,你别生气好不好?”

    “我们又不是很熟,干嘛生你的气?”

    沈碧玉冷淡的口吻让花蕊失望,可还是硬着头皮说下去:“姐姐,我妈妈突然得了心梗,你能不能借钱给我?”

    “哦,我明白了,怪不得你救了我还不要薪水就跑掉了,原来是有预谋的呀,想放长线掉大鱼对不对?”

    “姐姐你误会了,我怎么会那么想呢!”

    “我再次警告你,别叫我姐姐,也不要用恩人的口气和我说话,因为我不觉得欠你什么!是,你没拿薪水,可是我若没记错的话,我送给你好几身昂贵的衣服,加起来的价值远远超过你的报酬了,对了,我还掏钱帮你美发,应该是我亏大了!”

    花蕊难过极了,提醒着:“难道你不记得在病房里对我说过的话吗?”

    “不记得,哦,我女儿叫我呢,不和你废话了。”电话挂断的声音狠狠地刺痛花蕊的心,一个最大的希望破灭了。

    她又想到程枫,上次他说还钱结果只放了一个空炮就再无踪影,寒心的她本来打算不要这笔钱了,可是现在走投无路借钱无门,她只好厚着脸皮重提旧账。五万块啊,兴许交了这笔钱医生会答应先做手术。她立刻拨打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很快就通了。

    “喂,我是程枫,哪一位?”花蕊刚报上自己的名字,那边就挂断了,再打没有人接,反复几次后他居然关机了。

    花蕊又气又恼,只好求助114查出程枫妈妈单位的号码,打了过去,也通了。凭声音不难猜出对方是年轻的女人,花蕊急忙报上程母的姓名,那女人很热情,立刻喊来程母。

    “喂?是谁?”

    “阿姨您好,我是花蕊。”

    “哦,是你!我听说你现在傍上富翁了是吧?真有运气哦,说不定能让人家新鲜个把月,就算日后被甩也值了。我早就跟小枫说过,这小地方的女孩眼光就是高,宁可给人当小三也不愿意嫁到本分的人家,是不是呀?对了,你找我有事吗?”

    “是这样的阿姨,程枫向我借过钱,可是现在我妈妈没钱做手术,您看能不能让他把钱还给我?”

    程母的嗓音突然提高八度:“我家小枫向你借钱?我家什么条件,小枫会向你这种摊贩家的女孩借钱,他借多少?怎么借的?有欠条吗?”

    花蕊长话短说告诉对方程枫借钱的理由,只提五万,而别的连提也不敢提,至于欠条,程枫根本没给她打呀,一切都是口头承诺而已。

    程母听说没有欠条立刻恼了。

    “没有欠条,你当我们是傻子吗,我看你是想钱想疯了吧,我二妹妹可是开饭店的,怎么可能向你借钱?还有小枫买电脑的钱是我特意从银行支出来给他的,怎么变成了向你借的?”

    她停顿下,又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为了钱什么不要脸的事都肯做,打小枫的旗号骗父母的钱不说还卖身作娼妓,连学校都准备开除你,哦,应该是今天吧?你已经被开除了对吗?难怪你对我们敲诈勒索,我警告你姓花的,你要是再敢打电话来或是纠缠我家小枫,我就报警!你这个万人骑的贱货不知廉耻的烂婊子……”

    一顿不堪入耳的臭骂,最终还怒摔了电话。听着手机里嘟嘟的声音,花蕊突然笑了,随着笑声泪水狂泻而出。

    “小猫,今天的心情很好嘛,居然主动打电话给我?”

    花蕊道:“麻烦你让杜展飞接电话。”

    韩羽道:“你没有他的号码?还有你找他做什么?”

    花蕊道:“我只想对他说!”

    韩羽道:“真不凑巧,展飞不在乐阳,你要是有事跟我说是一样的,是不是需要什么帮助?”他当然知道一切,就连此时他的人仍在医院外监视着,从未放松过。

    花蕊道:“我想借钱。”

    韩羽道:“想借多少?”

    花蕊道:“二十万,要现金。”

    韩羽道:“钱倒是好说,可是你有能力偿还吗?”

    花蕊道:“我愿意以身抵债,嫁给杜展飞。”

    韩羽道:“以为自己是谁?竟然这么大的口气!还有,你已经过了最佳时期,展飞对你也兴趣大减,如果你肯跟着我或是绍杰的话,别说二十万,一百万也好说!”

    花蕊语气坚定:“我只和杜展飞交易。”

    韩羽阴阳怪气:“也好,不过呢,就算嫁给展飞也要签订契约,比如你不会争一毛钱的财产,更不会干涉展飞日后找女人,离婚的时间也由他来定。也就是说你只是以身还债。还有,记得我和绍杰的好,等展飞不要你了,我们或许会收留你。”

    花蕊的眼泪不断地涌出。“你们这些天杀的混蛋,小心雨天被雷劈死!”

    韩羽轻笑:“呵呵,我们说不定谁先死!”

    花蕊恨恨道:“你们一定会遭到报应的!”

    韩羽笑道:“喂,今天可是你主动找我们的,废话少说,到底要不要交易?”

    花蕊默默擦去泪水,说:“只要是杜展飞提出的条件我全部都答应,请你快点派人送钱过来,越快越好。”

    刚挂断电话,张磊就匆忙赶来。

    “小蕊怎么办?护士催我们交钱呢!她还说你妈妈要是再不做手术的话,她随时可能,”他无法说出后面的话,于是话锋一转:“杜展飞他们,会帮你吗?”

    其实他有能力帮花蕊,却不想主动帮,他想借机考验一下对方。

    然而花蕊的话让他失望极了:“谢谢你,不必担心,钱很快就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