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章 天之涯地之角(2)

    更新时间:2017-11-21 20:15:59本章字数:1883字

    花蕊又做了那个可怕的梦,梦见她迷失在黑漆漆的森林中,好多怪兽追赶她,她拼命奔跑不停地呼喊着:“救命,救命啊!妈,你在哪里?快救救我!”

    话音刚落,前方就出现了一道橘色的光芒,光芒的尽头竟是一片园林,排成行的树硕果累累,皆是又大又圆还会发光的甜橙,小灯笼一样。而她的妈妈站在园林中央,此时微笑着向她展开手臂。

    可是,花蕊刚刚靠近母亲,对方立刻被烈火包围,转眼化成云烟。

    而她被追上来的野兽撕咬,最终被撕扯成碎片,只留下凄厉的声音:“妈,不要抛弃我……”

    花蕊醒来时已经是第二天清晨,竟发现自己身置病房中,手背贴着胶布,显然输过液了。

    肖羽柔正在床边打瞌睡,这会醒来,见死党坐起来,惊喜之余忍不住埋怨对方:“小蕊你吓死我了,竟然昏睡了这么久?”

    花蕊记忆回归,立刻跳下床,急切道:“我妈呢?她在哪?我去找她!小柔你放手,干嘛阻拦我?”她变得疯狂,鞋也顾不上穿就往门外跑,却被动作迅速的肖羽柔拼命拦住,哭道:“小蕊,大姨她已经不在了。”

    花蕊怔住,好一会才从眼中溢出大颗的泪水,最后,她顺着肖羽柔的身体滑下去,跪在地上。

    耳旁又响起母亲的声音。

    “小蕊,我就盼望着你能顺利拿到大学毕业证,争取在乐阳找份好工作找个好对象,最好是乐阳本市户口的,那样你就可以永远留在乐阳了,到那个时候我和你爸什么都不干了,也去乐阳跟你享福去。乐阳市,单听这名字我就欢喜,快乐的充满阳光的都市,真好!”

    “小蕊,别再打工了,我们的买卖还不错,不差你那点钱。”

    “我们现在的存款总共有七万呢!想不到吧?终于变成了富人了耶!”

    “这些钱就当做我们给你的陪嫁好了,只要你能幸福一切都是值得的!”

    “你到底有没有廉耻?你让我们的老脸往哪放?不要脸的东西,放着小枫那么好的人不要,非要干那些猪狗不如的勾当!你怎么就那么贱?亏得我如此相信你……”

    片段的回忆让花蕊心如刀绞,她掩面痛哭,最终泣不成声。

    肖羽柔看在眼里难受极了:“小蕊,节哀顺变,对了,大姨夫刚才来过,他说就算你醒了也不允许你去火葬场,不过你别担心,张磊会替你安排一切,他会至始至终陪着大姨夫的。”

    花蕊闻言立刻起身,紧紧握着好友的手,泪水一串串坠落。

    “过了今天,我妈和我从此一在天之涯一在地之角,永远也不能见面了,我怎么可以不去呢,我还要当面对我妈说声对不起,我要恳求她原谅我,小柔,她会原谅我吗?我曾经做错了事只要认错她就会原谅我,这次也不例外,对不对?你说话呀?”

    肖羽柔难过的说不出话,只好用力点头。

    可是花蕊最终也未能见到母亲最后一眼,即便追到距离火葬场不远的郊外。花父死活不同意,只见他用仇视的眼睛盯着女儿,怒吼:“难道你想让她在九泉下也蒙受羞辱吗?下贱的东西,滚开!”

    说罢钻进装有花母遗体的车不再看她一眼。

    花蕊无奈,只好将两万块钱托肖羽柔交给张磊,拜托他代劳交纳火化及一切费用,尽量得体些。

    当车开动时,花蕊疯了般的追赶,边跑边哭喊着:“妈,请原谅我,都是我的错,我以为您会长命百岁的,我以为您能等到我找到幸福,所以我才借了您的钱,我没想到会这样,是我错了,是我错了,求您原谅我,妈!”

    哭喊撕心裂肺,就连车中花父身旁的张磊也忍不住掉泪了。

    可是花父依然铁青着脸,丝毫没有动容。

    车渐行渐远,花蕊终于跌倒在路旁,陪着她的除了追上来的肖羽柔还有恶魔的爪牙,就是在医院里让花蕊签契约的那位。只见他走下豪华车,在一旁伫立,注视哭泣的花蕊,面无表情。

    面包车返回来时已经是三小时后,望眼欲穿的等待只是花父捧着的骨灰盒。只见花父步履疲惫地来到依然跪在路边的花蕊面前,冷冷道:“你记住,从此以后我们断绝关系,所以不许你再踏进花家一步,就当我这一生没有子女。”

    他拒绝张磊相送,还将花蕊硬塞给他的七万块钱毅然挥洒在路边,只捧着妻子的骨灰盒拦截一辆出租直奔火车站了。

    这可成全了路人,抢钱大战就这样开始,还好那些人身手敏捷,此地又是郊区,没造成严重的交通阻塞!

    “花小姐,我们走吧,别让杜总他们等急了。”

    韩羽的爪牙催促道,见张磊和肖羽柔正向这边赶来,不由分说就将巨大悲痛中的花蕊拉进车内,而后小跑绕到另一侧上车,躲开人群疾驰而去。肖羽柔心酸至极,跪在地上嚎啕大哭。

    张磊拼命想忍耐,可是泪水还是不停涌出来。

    他看得真切,车行前,花蕊隔着车窗向他们挥手道别,笑容凄凉眼神绝望。

    当晚,有人在乐阳**发布了一条特大新闻。

    乐阳某学院的一位女学生,她生活糜烂爱慕虚荣,曾被同学戏称茶花女。学院领导当即立断将其开除,其母当场气死,其父将该女赠送的几十万肮脏钱尽数挥洒,结果引起众怒暴打其女,以泄所有正义人士心中的愤慨!常言道是非黑白有人断,真理自然在人心云云。

    此贴子发出立刻引起众多评论。总之,花蕊一时声名大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