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章 祈愿灯的传说(1)

    更新时间:2017-11-21 20:21:48本章字数:2782字

    随着搜索的范围却来越小,他们的希望也越来越渺茫。

    杜展飞和两位死党不断地接到部下的电话,张磊派去寻找的人也不停的回发信息。这么多人就差把乐阳市翻过来了,还是没有一点儿关于花蕊的消息。

    夜幕降临气温越来越低,偏僻郊区的道路也越来越难走。众人无奈,只好离开温暖的车步行在冷风中。幸好张磊提前买了手电筒,否者分辨方向也难。

    耿绍杰和韩羽早就怨天怨地怨这个鬼天气了。

    他们一向不关心天气预报,所以不知道乐阳近两天因为受冷空气影响正大幅度降温。见死党裹紧单薄的衣服痛苦不堪的样子,杜展飞急忙拉住了肖羽柔,问道:“距离你说的地方还有多远?”

    后者指着前方:“不远,翻过那个坡道就到了。”

    韩羽嘟囔着:“这里既冷清又偏僻,到处都是拆完迁的房屋残骸,一路上也没看见几处人家,小猫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耿绍杰打趣道:“这里我也感觉陌生,是不是天边啊?”

    肖羽柔回头看了看两位,没好气的说:“这里是乐阳北郊最靠里的位置,据天边远着哩。据我所知这里是小蕊可能藏身的最后一个地方,要是仍然找不到她,我也没辙了。”

    杜展飞侧过脸问肖羽柔:“难道你和小蕊来过这?”

    肖羽柔点头:“是啊,因为小蕊邻居家的儿子曾经在这里打工,所以她奉命来这里送过几次东西,都是我陪着来的。”

    杜展飞又问:“你和小蕊很要好吧?”

    肖羽柔用力点头:“我们从初中时代就很要好,高中时代她最依赖我,她的很多第一次都是我教她的。第一次上网,第一次去游乐园,第一次下饭店,第一次化妆变身去KTV。”

    杜展飞恍然大悟:“把小蕊打扮成鬼样子的人是你?”

    肖羽柔有些尴尬:“鬼样子?你们懂不懂审美啊?”

    耿绍杰接过话头:“坐台小姐的样子在你们眼中很美吗?”

    肖羽柔侧过脸:“既然不美,你们这些臭男人干嘛喜欢找小姐?”

    耿绍杰一时语塞。

    韩羽冷笑:“在我们眼中,小姐和马桶没什么区别。”

    肖羽柔笑声爽朗。“你们喜欢抱着马桶睡觉啊,难怪喜欢用男士香水,原来是想遮盖那种味道。”

    话音刚落张磊就扑哧一声笑了。韩耿二人感到没面子极了,杜展飞非但不怒,还说:“你的语言表达能力很强,是个人才。”

    肖羽柔受宠若惊:“谢谢夸奖!”

    韩羽笑骂:“花痴。”

    肖羽柔回头还击:“我花痴也不是针对你,放心好了。”

    耿绍杰和韩羽对望一眼,前者是感慨的语气:“果然是小猫的死党,连语气都一样。”

    韩羽嘴角上扬,眼睛也弯弯的。

    肖羽柔笑容灿烂。“那是自然,我们有很多习惯都很相似。”

    张磊夸张地咳嗽一声,似乎提示她不要和敌人友好。

    肖羽柔这才严肃起来。

    又走了十来分钟,肖羽柔开口说:“我们到了,就是前面的工地。”

    手电的光线下,简易墙里伫立着一排排建好的楼房,没安装玻璃,没有灯光,也没人气。静悄悄的。随着手电的照射,杜展飞惊呼:“羽,这不是你家的产业吗?”

    众人的目光立刻集中在简易墙上规划蓝图,果然,上面清楚地写着:鑫地房地产。

    韩羽一脸疑惑:“是吗,我怎么不知道?”

    耿绍杰打趣道:“羽,要是问你女人最佳的三围尺寸或是吃喝玩乐方面的事兴许你会知道,可是要问你鑫地在全国各地总共有多少员工,都在哪里有工程,你又怎么会全部清楚呢,反正你有精明能干的老子帮你挣钱打拼,过问那么多做什么!”

    韩羽闻言,立刻反击对方:“绍杰,别这种口气,咱们仨,除了展飞你我都是五十步笑百步,谁也无需嘲笑谁。对了,曾经是谁被初恋抛弃来着?哈哈哈!”

    “你,”耿绍杰没料到韩羽会揭他伤疤,而且还是在自己的表弟和小猫朋友的面前。他颜面尽失顿时火冒三丈,不过在他发作之前就被杜展飞拦住了:“都什么时候了还为鸡毛蒜皮的事争吵?”

    “喂!你怎么往这走,大门不是在那边吗?”张磊拉住肖羽柔,只见她吐了吐舌头,道:“看大门的老头好凶的,我可不敢去,我想还是钻过去比较方便。”她指了指前方简易墙的缺口。

    “钻墙?”三位花样男子面面相觑,张磊也瞪大了眼睛。“不会吧?我们可都是一米八以上的男子大丈夫,让我们跟你一样像狗狗似的钻过去?像话么?”

    肖羽柔耸耸肩膀摊开手:“要不然怎么办?”

    韩羽怒瞪桃花眼:“笑话,这可是我韩某的地盘,用的着这么偷偷摸摸的吗?都给我走大门去!”在自家地盘偷偷钻墙玩?简直是笑死人了!

    杜展飞急忙拦住羽:“喂,门卫有可能认识你吗?我可不想和他废话,为了小蕊,钻就钻吧!”

    他的话谁敢不听?就这样,一行人尾随肖羽柔逐个钻了进去,转眼来到空旷的楼区。

    韩羽满脸愁云:“楼上房间这么多,要是全部翻遍不累死才怪。”

    肖羽柔冷冷道:“那有什么办法,谁让你们弄丢了小蕊。走吧,先去我和小蕊曾经去过的地方好了。”说完先行带路。

    手电筒的光线在漆黑中晃动,指引着一行人默默前行。

    爬到顶层,跟随肖羽柔选择了右侧而入。

    这里显然是建筑工人曾经住过的地方,只见没有玻璃的窗口竟用破烂的被遮挡着,临时安装的门尽管很陈旧不过还可以将就用,室内唯一的奢侈品要算紧靠墙角的那个脏兮兮的海绵垫子了。

    一目了然的空间让众人失望极了。

    突然,肖羽柔惊呼:“你们看那是什么?”

    众人的手电不约而同指向一个方位。

    提起不明物体,韩羽语气困惑:“这是什么?”

    耿绍杰仔细查看,感觉有点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张磊辨认了一下,笑了:“我知道,这是小桔灯。”他故意没说自己曾经被罚写过二十遍小桔灯的课文。此时他又困惑起来:“可是这个好像是橙子做的,还贴着符咒,难道是下了诅咒的小橙灯?”他刚说完头部就挨了一下。

    耿绍杰正怒视他:“不懂装懂,还下了诅咒的小橙灯,恐怖片看多了吧?”

    肖羽柔也上前认真查看一番,语气肯定:“小蕊一定来过,因为她常做这种东西,还叫它祈愿灯。”见物如见人,她的眼睛瞬间红了。

    “祈愿灯?”韩耿异口同声。

    肖羽柔用力点头:“没错,小蕊说她长这么大,唯一的生日礼物就是祈愿灯,还是她妈妈送的,她妈妈还对她说过:当一位深爱你的人为你点燃祈愿灯的时候,你所有的愿望就会变成现实。”

    韩羽闻言立刻瞪大眼睛张大嘴,几秒后才说:“有没有搞错,那它岂不比阿拉伯神灯还要灵?”

    耿绍杰嗤嗤地笑:“如果真的灵,小猫就不会卖了自己给她妈妈筹钱治病,直接向祈愿灯祈求不就得了?”

    杜展飞立刻给韩耿一人一个暴栗,咬牙切齿道:“你们没长耳朵吗?那个灯必须由真心爱她的人点亮才有效。”说罢换上温柔的面孔,对肖羽柔莞尔一笑:“不打扰你了,请继续胡诌,呵呵,是继续说。”他早就知道了祈愿灯的事,从监视花蕊的人那听到的。

    肖羽柔没有理会他们,继续道:“起初我也不信,我只听说佛家有点酥油灯或是荷花灯为众生祈福之说,还有孔明灯,也是祈福的,而祈愿灯的故事我却闻所未闻,可是小蕊相信,她相信母亲所说的传说,相信世上有真正的爱情,所以她一直苦苦等待那个替她点灯的人出现。”

    停顿下又说:“她的愿望是,一扇万家灯火中的窗口,一个可以依靠的肩膀,一场平凡的白头偕老的爱情,就这么简单。”

    肖羽柔的声音突然沙哑起来,继而变成了梗咽:“可是,她最珍爱的东西如今被抛弃在这,也就是说她已经不再相信世上有祈愿灯了。”

    周围突然一片寂静,只有肖羽柔凄凉的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