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五章 惊魂(1)

    更新时间:2017-11-21 20:23:50本章字数:2498字

    杜展飞和耿绍杰很善跑,却因为顾及其他人故意放慢了速度,张磊体力还算不错,所以尾随二人身后,而韩羽和肖羽柔却明显缺乏锻炼,只见二位大汗淋漓越跑越慢。

    肖羽柔鄙视地看了对方一眼,边说边喘:“你到底、是不是男人?竟然跑的这么慢?”

    韩羽笑了,边喘边说:“唉,我是故意的,我怎么忍心、忍心扔下、你,这么可爱的、女生呢?”

    肖羽柔听闻差点气吐血,于是甩给对方一个大大的白眼。

    耿绍杰凭着儿时的记忆寻找着,心里忍不住埋怨:真够糗的,展飞从小在国外长大,对这里不熟情有可原,羽那个除了泡妞对任何事都不感兴趣家伙自然不会记这些。可是我呢,华宇未来的当家人居然不清楚当地的状况,这也太逊了吧?难怪父亲常说我是吃粮不管事呢!

    在没有月光到处都是一片漆黑的夜晚,手电可是唯一的光,也是一行人心中的希望之光。

    杜展飞望着那晃动不停的光亮,竟想起花蕊捧着祈愿灯站在窗前、望着星空流泪的样子,心突然疼痛起来。

    影寂人孤噩梦长,伤痕未愈又添伤。风中落泪茶花女,难觅花期已断肠。

    多么凄凉绝望的处境才能写出这样的诗句啊!她一定是误会我了,以为我当她是茶花女,事实上,我对她是认真的!

    耿绍杰终于找到陈旧的石碑,于是笑了:“展飞,就是这。”

    杜展飞不解道:“你说的不是漓江桥吗,可是石碑上明明刻着漓河桥三个字。”

    耿绍杰这才醒悟自己记错了,却不想承认,故而狡辩:“哦,漓河的发音和漓江差不多,可能是你听错了,我说的就是漓河桥。”

    杜展飞笑骂:“你这个混蛋,说错就说错了,有什么不敢承认的?我原本还怀疑要是一条江的话怎么可能众人都不知道?”

    可能因为年头太久又无人修补,此时的桥就像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伫立在前方不远处,失去本色的桥身犹如长满老年斑,就连桥柱上不见了灯泡的灯罩都是残破不全的,好像老人萎缩的牙床还残留着未掉光的牙齿。

    尤其在四周荒凉的景致衬托下,格外凄惨。

    突然,手电的光线被拉回,重新落在石柱的下方。

    咦?竟有位身穿破烂不堪的大衣靠着桥柱蜷曲在石阶上的人,好似睡着了。

    那人可能被光线惊醒,竟然抬起头来,瀑布般的发丝以及清纯秀丽的脸完全暴露在杜展飞和耿绍杰的视线中,此刻她正本能地用手遮挡强光。

    果真是花蕊!

    二人又惊又喜,硬是将惊呼压在嗓喉,他们可不想吓跑对方。

    可是跟上来的张磊竟然脱口而出:“小蕊!真的是你?”

    花蕊闻声大吃一惊,快速起身,拔腿便跑,破大衣因此被抛弃于石阶上。

    “小猫你别跑!”

    耿绍杰的呼喊更让花蕊惊恐万分,那速度好像一支离弦的箭,飞快地冲向桥的中心。

    杜耿二人速度也不慢,可是,就在彼此的距离只差两步之遥的时候,花蕊居然敏捷地越过栏杆,立在桥沿上。

    “你们不要过来?否则我跳下去!”她声音凄厉而坚定,不容抗拒。

    “好,我们不过去,你千万别冲动!”杜展飞被她的举动吓到,心跳开始加剧,唯恐她失足于桥下。

    “小猫,不,小蕊,你先过来好不好?这样很危险!”耿绍杰倒吸一口冷气。

    “小蕊,你快过来啊,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追过来的张磊吓得声音都变调了。

    握着手电的手心已经出汗,他却一刻也不敢放松,一直将光线停留在她的脸颊下方。

    韩羽和肖羽柔也追了过来,看见眼前的一幕简直惊得说不出话。后者百感交集泪如雨下:“小蕊,你看清楚,我是小柔啊,你的死党,求求你过来好吗?别吓我,难道你忘了我们的承诺吗?”

    花蕊望着肖羽柔,随风狂舞的发有些凌乱,格外憔悴的脸写着无助,就连言语也带着哭腔:“小柔,你别过来,别为难我,我不能让恶魔们捉住我!”

    她警惕的盯着杜展飞,突然脚下一滑,要不是她的手死死地抓住栏杆,已经坠落桥下。

    众人的心立刻提到嗓子眼。

    “小心啊!”

    “小蕊,你想吓死我,你难道连死党的话也不听了?呜呜呜!”

    “小蕊你别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无论什么事我们都可以商量,算我求你了,冷静些好吗?”杜展飞恳求着,心也狠狠地痛着。

    她怎么瘦得如此厉害?衣服明显肥大许多。

    花蕊的身体在发抖,声音也跟着颤动:“杜恶魔,你说你们不会伤害我,无论什么事都可以商量?”

    她大笑起来,笑声开始有些神经质而后无比绝望,眼泪倾泻而出,笑得张磊肖羽柔担心的快要发疯,笑得韩羽耿绍杰又羞又愧,笑得杜展飞的心都要碎了。

    三位花样男子头一次遭到挫败。

    花蕊终于停住了笑声,朦胧泪眼逐个扫射三人,最后停留在杜展飞的脸上。

    “第一次见面,你们就像童话里的王子传说中的天使,那么英俊帅气那么令人向往,哪成想你们是披着王子外衣的狼,是有着天使外表的恶魔!”

    停顿下又说:“好了,你们的报复成功了,我终于变成臭名昭著的茶花女了,终于被学校开除了,终于家破人亡了,你们开心了吧?你们满意了吧?你们很有成就感吧?怎么不说话了?还觉得不够吗?那我就死在你们面前,这样总可以了吧!”

    她的言语越来越激动,最后变成了怒吼,让人震撼也让人心痛。

    杜展飞一脸无辜:“小蕊,茶花女的外号不是我们给你起的,网上的文章也不是我们发的,就连给你们校长发照片的事也不是我们做的,我们是对不起你,不该一次次要挟你,可是说归说做归做,这次害你的另有其人,我发誓一定将那些人揪出来替你报仇!”

    张磊闻言神色紧张,握着手电的手抖了一下。

    他无法不紧张,因为照片是他在愤怒中用手机拍下来的,后来他回到家中又喝了很多酒,醒来后才发现自己已经犯下不可饶恕的错误,手机彩信提示,照片竟然发给了胡娇娇。

    后来的事越来越复杂,学校因为那篇《乐阳财经大学的茶花女》开始调查行为不检点的女生,胡娇娇为了自保毫不留情陷害花蕊,所以照片就成了告发花蕊的证据,后来又传出学生联名检举花蕊的事,一直折腾到她被开除。

    不过,无人留意张磊的慌张,耿绍杰还继续劝花蕊:“小猫,我们也是在你被学校开除之后才得到的消息。”

    他说完看了一眼韩羽,后者急忙道:“小、小蕊,你相信我们,我们真的没有……”

    “我不想听!”花蕊打断他的话。“我不再相信你们,你们这些坏人,冷血,霸道,出尔反尔,我永远也不会相信你们!”

    新一轮的热泪再度狂奔,她望了一眼肖羽柔又看看张磊,又道:“小柔,小磊,我现在没有家没有亲人,没有前途没有未来,只有一身的债累累的伤,还有永远也走不到尽头的夜晚,永无止境的噩梦,留在世上还有什么意思?别了,我的朋友,我要去一个没有眼泪的地方,珍重!”

    说罢绝望地闭上眼睛,放开了握着栏杆的手,一纵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