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七章 纠缠只是爱上你(1)

    更新时间:2017-11-21 20:28:25本章字数:2869字

    耿绍杰心痛至极,突然发狂,扯开外衣的同时已经蹬掉鞋子,而后将脱掉的衣服狠狠一摔:“展飞,你这个混蛋,万一你有事,我能开心活着吗?再说我的水性也不比你差!”他说完也飞速翻越栏杆跳了下去。

    肖羽柔和张磊完全吓呆了,魂不附体般,这会眼睛发直地望着韩羽。

    只见满脸泪水的韩羽咬牙切齿道:“真是一群疯子!”而在下一秒就急速奔跑,他本想甩掉鞋子来个最拿手的跳水姿势,可是却意外地变成了垂直跳,而且他只来得及甩掉一只鞋。

    “啊!”凄厉的声音划破夜空。

    肖羽柔和张磊这才清醒,两人已经吓得面无血色,手忙脚乱寻找石阶,连滚带爬来到桥下。

    只是眼前一片黑暗,什么也看不见。

    突然亮起的探照灯让二人吓了一跳,当他们看见眼前的一切,顿时呆掉了。

    什么?

    桥下根本没有水?

    肖羽柔揉了揉眼睛又狠狠地掐了张磊的一把,清楚的视物以及张磊嚎叫后的怒骂这才让她相信眼前的一切。

    没有错,桥下的确没有水,却有一个巨大的气垫,气垫周围还有纱网护栏。不远处,一些公园里常见的儿童娱乐设施随意摆放。

    奇妙的是,所有跳下桥的人全部在巨大的气垫之上,其中紧紧拥抱女孩流露出惊喜之色的男子,不是杜展飞还能是谁?

    天呐!怎么回事?有人拍电影吗?

    此时又一声凄厉的惨叫,之后则是方言谩骂:“你们这些混蛋王八蛋去哪儿耍不好非得到这里耍?耍就耍呗非得往俺的气垫里跳?俺地娘诶,万一把气垫子弄坏了,谁赔给俺?这可是钱呐!这不赶上杀了俺一样!”

    杜展飞终于放开花蕊,查看死党们是否受伤,耿绍杰活动了一下手脚,笑着说没事。

    然而杜耿的视线落在正坐起来的韩某人时,却再也忍不住一顿爆笑,韩羽疑惑地顺着二人的目光查看,也大笑起来。

    只见韩羽一只脚穿鞋另一只脚赤着,确切地说只有脚跟处裸露,上面的部分还套着袜子,可笑极了。

    花蕊困惑着:这是什么状况?自己没死吗?为什么他们也跳下来了?而且那三人非但没死好像也无人受伤,这也太离谱了吧?

    肖羽柔这会也爬上气垫,不由分说紧紧地抱住死党,生怕稍微放松又会失去对方。

    可是哀嚎的那位哭得更加伤心。

    众人人终于止住笑,打量痛哭的人。

    此人不像导演倒像是一位农民工,大概四十几岁的样子甚至更老,灰头土脸挂着泪,最突出的就是颈部的青筋还有一身的寒酸。杜展飞劝道:“别哭了大叔,大不了我们陪你钱就是了。”

    听说有人赔偿,中年男子的哭声嘎然停止,不大的眼睛发出烁烁的光芒,还露出一口发暗的牙齿:“真地啊?你不会骗俺吧?”

    他抬高手里的探照灯,打量他们的穿着这才放下心来。试探道:“那你打算赔多少?”

    杜展飞笑道:“多少都没问题,不过你得告诉我你怎么会在桥下摆放这些东西的!”他干脆盘腿而坐,像聊家常一样。

    中年男子用袖子拭去脸上的泪又叹了口气:“唉,说来话长哩,俺是到乐阳来打工地,偶而买彩票碰碰运气,可是就在去年三月份的时候,俺居然稀里糊涂就中了奖,是二等奖,整整十八万呐!哦,等等。”

    他突然停下话语,脱掉鞋爬上气垫,将探照灯挂在护栏上,然后坐在杜展飞的对面。

    “俺说到哪了?哦!俺中了奖后立刻辞了工地的活准备回家,十八万呐,在俺们村可是大富翁了。可是就在工友们给俺送行的时候,跟俺一块来的二魁说他认识一位经理,此时正要出兑一批儿童乐园的设施,还说北郊要变成旅游景点,而那位经理的大老板正在那里建豪华小区,还打算在小区里开儿童乐园,据说一年最低能挣三十万。”

    停顿下,又道:“二魁还说好多人都在争那个乐园的承包权。俺当时就起了贪心,虽然有了十八万了,但是与其回家坐吃山空,不如挣更多的钱实惠。俺当时头脑一热,就求老乡帮俺引荐经理,还偷着塞给经理五千块钱求他把承包权给俺,那个经理居然答应了,第二天就和俺签了一个承包合同,让俺预交五年承包款十七万,他还当场赠送俺一批儿童娱乐设施,还说儿童乐园一建完俺就可以搬过去,他还承诺到时候弄一套两室一厅的房子借给俺住,直到承包结束。”

    说到这里他立刻愤怒起来,就连粗糙的手指也比划着。

    “后来俺才知道这片小区已经建了二年都木有建完,还旅游景点呢,这里的人都说不知道有这码子事,而且这座桥也是废弃的,连这里的水也在两年前就干了。离这不远是有片海滩,可是冷冷清清鬼影都很难见到一个!你们说这不是有意坑俺吗?再说了,这里的人大部分都迁走了,怎么可能变旅游区呢?”

    他深呼吸,继续说:“俺立刻去找老乡,谁知道他早就不在工地干了,连他的家人都不知道他去了哪里。没法子,俺就按照合同上公章的单位去找经理,可是单位和公章居然都是假的,更别说找到人了,俺这才知道自己被骗了。”

    中年男子的泪水又开始流淌,还不停抽搭:“俺真是后悔呀,连肠子都悔青了,留下来挣不到钱走又走不了,实在没法子,只好将它们挪到桥底下来了,偶尔有小孩来玩,给个快八角的就可以玩一整天,唉!”

    众人回过头,看见不远处有个不挡风不遮雨的简易棚,不由升起恻隐之心。

    杜展飞突然来了管闲事的劲头,问道:“你知道那个经理全名叫什么吗?还有他什么模样?我帮你把他揪出来怎么样?”

    中年男子无比激动:“真地啊,你能抓住他?俺先谢谢大侄儿了。他大概二十五六的样子,文绉绉地,全名嘛,好像叫罗勇。”

    “罗勇?”杜展飞和耿绍杰异口同声,视线一致落在韩羽身上。

    韩羽也吃了一惊。

    怎么这么巧?

    大叔肯定道:“没错,就是这个名字。对了,签合同的时候罗经理还接了一个电话,提到一个名字,好像叫韩、韩什么来着?”

    “是不是叫韩大少?”耿绍杰提示。

    中年男子听到这个名字突然激动起来:“对,对,就是韩大少!”他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人,心想难道他们是神仙下凡,有意帮俺?因为凡人不可能这么料事如神呐!

    他不知道韩大少就在眼前,此时脸色煞白,尴尬极了。

    他想起来了,的确有这么一回事。

    那是去年的三月份,他的一位小学同学求他帮忙处理一批儿童乐园淘汰下来的设施,说这些东西太占面积,当废品卖又觉得可惜,干脆处理掉算了,价钱嘛比废品高点就行。

    当时韩羽就将此事交给罗勇去办,没想到这小子办事效率挺高,不到一星期就把东西全部脱手,说是卖了三万,给了中间人两千。

    韩羽的同学还挺高兴,为这事还特意请罗勇和她的女朋友吃了一顿龙虾宴作为答谢!

    杜展飞猛然发现花蕊和肖羽柔同时望着他,忍不住问:“为什么这种眼神看我,怎么了?”

    而她们沉默不语眼神依旧。

    杜展飞被她们盯得莫名其妙,突然醒悟:“你们、不会是想让我买这些东西吧?”

    二人不约而同的点点头。

    杜展飞的声音立刻提高八度:“凭什么让我买?又不是我卖的!更何况这么一堆破烂我买了放哪?”

    耿绍杰忍俊不止:“你可以买一个大的仓库装它们,留着给你未来的儿子玩呀。”他立刻嘱咐张磊:“快去桥上把衣服取下来,我要监督展飞一手交钱一手提货。”

    他乐得借花献佛,就做一件好事吧,只要小猫高兴就好。

    韩羽更是求之不得,立即附和道:“飞,别犹豫了,你做这些也是功德一件,好人会有好报的!”伴着话语他还挤挤眼睛。

    杜展飞在心里骂:这两个见风使舵的混蛋!

    而他的眼睛却深情地望着花蕊,语气讨好:“小蕊,你希望我买对吗?那我就花十八万买下来好了。只要你答应我以后别再做傻事,永远也别离开我就行。”

    花蕊默默无语,低下了头。今晚的一切太离奇了,纯粹是惊魂后的重生,所以她不知道怎样接受又如何适应,只好选择了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