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八章 纠缠只是爱上你(2)

    更新时间:2017-11-21 20:31:32本章字数:3734字

    中年男子听闻众人的谈话立刻瞪大眼睛张大嘴,好一会才说出话来:“等等,大侄,俺没听错吧?你是说想花十八万买这些破烂?不,也不是很破,可是你们为啥帮俺?”

    肖羽柔生怕杜某人变卦,故意说:“大叔你没听错,也不用多虑,因为你眼前的这位先生想做点善事,所以不在乎你的十八万。”

    大叔立刻扳过杜展飞的肩膀,激动的连语音也发颤了:“真地啊?你是有意帮俺?你可让俺说啥好?”

    亲昵的动作及火辣的眼神吓到了杜展飞,只见他双手环胸一脸惊慌。“我们只是纯粹的买卖关系,所以不是有意帮你,更不代表对你有意思,你、你这么兴奋的表情盯着我干嘛?可不要想歪了,我可不是Gay。”

    大叔乐晕了,他只知道自己的钱又回来了,其它的话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他大力拥抱杜展飞,不由想起自己好久未见的儿子,忍不住在他脸上一顿狂亲。杜展飞惊慌失措:“我可不要你这么报答,快放开我!羽,绍杰,你们这两个混蛋还不快点拉开他?弄得我满脸都是口水,恶心死了,救命啊!”

    他头一回遇到这种事,既不能动武又不能动粗,结果被大叔实实在在地亲到了,不止如此,他还被对方口中的气味熏得差点窒息。

    天呐!竟然在兄弟和小蕊面前遭到非礼?真是糗大了!

    韩羽和耿绍杰哪里顾得上他,只见他们捂着肚子倒在气垫上,早就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了。

    商界新霸主、钻石王子、一向酷酷的展飞也有今天,被男人非礼居然惊慌失措?太可爱了!

    而一旁的肖羽柔都快笑岔气了,就连花蕊也感到惊讶,这个曾经让自己无比恐惧的恶魔,他也会害羞啊!

    中年男子听到众人的笑声,方意识到自己很过分,所以立即放开对方,尴尬笑道:“呵呵!真是对不住了大侄儿,俺实在太开心了所以才没控制住!”在他单纯的思想里根本没有非礼男人这个字眼。

    得以解脱的杜展飞接过肖羽柔递过来的纸巾,边擦脸上的唾液边娇嗔道:“大叔,就算你看上了我的美色也不用这么心急吧,我可是很纯的耶,怎能在众目睽睽下直接动粗呢?怎么也得先请人家吃个饭,送点花什么的吧!”

    这回轮到大叔害羞了。

    肖羽柔再次笑翻了,而韩耿二人好容易才止住笑爬起来,听见这话又狂笑着倒下去了。

    就在大家笑成一团糟的时候,张磊归来,只见他一股脑地将怀中的衣物和鞋放在气垫上,抬眼便望见杜展飞正取过他的风衣裹紧花蕊,而后者竟然乖乖地任其所为。

    张磊不由地心生悲哀:事到如今我已经没资格得到她的芳心了,情敌为了救小蕊可以不顾一切,而我却没有勇气为她而死,只凭这一点就觉得自己太窝囊了。

    耿绍杰见自己的手机钱包依然躺在衣服中,忍不住说:“此处真够凄凉的,就连贼也不肯光顾。”

    韩羽突然发现肖羽柔冷的发抖,居然破例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来扔给对方。

    肖羽柔毫不客气地穿上,冲其微微一笑。

    杜展飞又恢复了平时酷酷的形象。“大叔,这些设施我全买了,给你十八万,算是答谢你今晚对我们的救命之恩。”

    他故意这么说。他不想让对方觉得亏欠自己的,也不想让他感恩,因为这一切都是为花蕊而做,她刚刚逃过一劫,得为她做点善事积点德才好,以求她日后长命百岁。

    中年男子在一旁乐坏了:“真是天上掉下个财神爷,不,是一群财神爷爷财神奶奶,你们可把俺救了,俺终于可以回家了!”

    他说完又哭了起来,粗重的男低音好像老牛的呻吟,难听的让所有人在怜悯的同时也痛苦地皱起了眉。

    接下来的事让中年男子很头疼,银卡转账、微信转账等,他一概不懂,就连支票也不知道怎么用,于是恳求道:“大侄儿,给俺现钱中不?”

    杜展飞犯难了,他的钱夹中不是银卡就是支票,钞票只有两万,还在车里放着,如何是好呢!

    一直沉默的花蕊突然开口:“你就给他现钱吧,行吗?这样他心里才踏实些。”她最知道大叔的心态,他是被骗怕了。

    杜展飞见花蕊如此说,立刻笑着点头:“既然老婆大人发话我还有什么可说的?”

    他马上打电话给林秘书,让对方立刻提出十八万现金交给萧楠,之后又给萧楠发了信息,告之自己位置所在。

    而花蕊却因那句老婆大人而尴尬,垂下头。

    韩羽感慨道:“这里的环境凄凉些却别有一番味道。”

    耿绍杰点头:“没错,不过今晚让我体会最深的就是,活着真好啊!”

    他仰望天空,居然发现月亮不知什么时候冲出了乌云,此时好似一弯发光的宝船,周围的星辰犹如钻石般不停闪烁着,还有不远处低低的云层,像雾又像银河,好似移动又好似停歇。尤其是深吸一口无比清新的空气,任由天地包容,这种感觉太奇妙了!

    “救命的气垫,旺盛的篝火,还有美味的红薯,看起来很罗曼蒂克,你也有同感吧?飞。”韩羽等待数秒也得不到回答,抬头一看,忍不住皱眉。

    杜展飞似乎没听见他的话,只顾着将烫手的红薯去皮,用纸巾包好,递给了身边的花蕊。眼神无比温柔。

    中年男子接过韩羽的话头:“俺虽然没太多文化说不出那么文绉绉的词儿,却能明白你的意思。就像俺,曾经有过很贵的东西也不知道去珍惜,可是失去后,就算很普通的东西也会让俺想念。”

    张磊边吃红薯边说:“大叔,你说的是什么啊,我怎么听不懂?”

    中年男子看着越烧越旺的篝火,道:“说白了就是俺终于看透了,人这一辈子无论挣多少钱,还不是只睡一张铺?还是每天吃那些饭?总是忙忙碌碌,却知不道为啥子而活!这段日子俺每天都在后悔,以前咋就知不道多陪陪亲人享受生活呢,总是想挣钱总是想发财,一旦发了财还是不知足,还是贪,结果到最后啥都木有了才后悔起来,可是后悔也木有用了!”

    他不想说他老婆就是因为他承包这些设施才跟他离了婚,而他唯一的儿子也因为家里困境无心上学打工去了。钱是失而复得了,可是失去的一切还能回得来吗?

    肖羽柔好奇道:“大叔,你打算怎么用这笔钱呢?”

    大叔抬起脸正色道:“俺要像这位大侄儿学习,也多做善事,所以打算将这笔钱分成三份,一份孝敬俺爹俺娘,一份开个小卖部维持生计让俺的娃复学,剩下的一份就捐给乡里的穷学校,让更多的娃有学上。”

    耿绍杰和韩羽面面相觑,彼此的脸上不约而同呈现出惭愧之色。

    两人的想法是一样的:一个农民工竟有这样的觉悟,他们自己呢,依仗家境优越而为所欲为,花天酒地挥金如土,真是白活这么久了,最可怜的是花蕊,失去了学籍,家破人亡,声名狼藉,还差点要了她的命,这样的报复并不是他们想要的。

    杜展飞习惯地望向花蕊时,竟发现对方正注视自己。

    可是眼神碰撞后她立刻转移视线低下头,像是自言自语:“你为什么也跳下来?就算想继续纠缠我也不必这么拼命吧,万一出事值得吗?”

    杜展飞立刻扳过花蕊的脸,让她注视自己的眼睛,似笑非笑:“值不值得你说呢?签下婚姻契约之后,你就是我杜展飞的女人了,我们还没有洞房呢,我怎么可能让你跑掉?”

    见花蕊眼中的光芒闪动了一下,立刻严肃起来:“不开玩笑了,我之所以纠缠你,是因为我爱你!”

    肖羽柔听闻,又是惊叫又是鼓掌,一副完全倾倒花痴的表情。她心知肚明,死党一段时间内走不出痛苦的漩涡,但是早晚有一天,杜展飞会彻底打开她的心扉。

    杜展飞见花蕊恢复沉默,又道:“放心吧小蕊,我是认真的,我一定找出那些伤害你的人,为你报仇!”

    韩羽心里一阵紧张,急忙向耿绍杰用眼神求助。

    耿绍杰故意岔开话题。

    “我说展飞,你求婚换个方式好不好?我的鸡皮疙瘩可全起来了耶,我好不容易才活下来,可不想再被你的话肉麻死。还有,我们脑袋是不是进水了,就算救人也不必从桥上跳吧,像小磊他们一样从台阶下来再救人不成?我倒不是怕死,万一摔成脑残这辈子别说泡妞了,就连正常的结婚生子都成了问题。”

    杜展飞笑骂:“白痴,谁让你们跟着跳下来的,我可不会感激。”话虽如此,眼中却装满了感动。

    韩耿二人捕捉到对方的眼神,却故意发出不满的声音,前者还对绍杰说:“哼,展飞太没义气了,我们三兄弟可是集体从桥上跳下来的,他居然一个人抱得美人归?还好大家没有死,要是摔死的话,明天的报纸一定刊登:三大富豪子弟,为了泡妞集体跳入无水之河,结果如众人预料,全部四分五裂悲惨身亡!据专家分析,这三位男士生前不是有精神分裂就是脑袋被驴踢过。”

    一语点醒梦中人。

    杜展飞霍地站了起来,咬牙切齿道:“今天是谁说桥下的水很深,他还来这里游过泳来着?”

    韩耿闻言刷地起立,随同杜展飞一起撸胳膊挽袖子,气势汹汹地直奔张磊而去。张磊吓的起身就跑,口中还辩解着:“我五年前的确来过,谁知道这里的水还能干呢!干什么?你们别追过来!”

    “扁他!”

    “好嘞!”

    “哇!救命啊!反对暴力!”肖羽柔和中年男子忍俊不止,欣赏好戏。

    二十分钟后,中年男子捧着装有十八万的密码箱,由司机和萧楠护送着去了火车站。

    杜展飞等人将火熄灭,也拥簇花蕊离去了。

    杜展飞要求花蕊坐自己的车,肖羽柔本想和死党在一起却被韩羽拉走了,张磊、耿绍杰只好孤家寡人独自开车。

    启动车前,杜展飞翻看了一下手机上的简讯,而后勾起嘴角,打开视频,还将手机摆放在花蕊能看到的位置。

    里面传来主持人的声音:“各位观众,以一首染发而走红的歌星萧林即将出新专辑了,主打歌曲名字很浪漫,叫做祈愿灯下的爱恋,词曲作者仍然是神秘的吴痕先生,那么,我们先睹为快听听这首歌吧!”

    花蕊一怔,心里嘀咕着:祈愿灯下的爱恋,怎么,也有人相信祈愿灯?

    动人的旋律,动听的嗓音,瞬间在车中充满。

    听完歌曲,花蕊的眼神有些发痴,似乎有很多疑问盘旋在脑海,却怎么也弄不明白。心想:这个吴痕到底是谁?怎么写的故事和自己很像?好痴情的男人啊,要是这辈子有缘相见就好了!

    而杜展飞不愿意将谜底说破,他想,感情是慢慢培养的,终有一天她会接受自己,无论时间多久,他都愿意等!

    祈愿灯下的爱恋第一部(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