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出逃

    更新时间:2017-01-19 23:20:22本章字数:3828字

    假如你得到了一笔可观的意外之财你会首先想到什么?又会首先做些什么?

    假如你得到的是一笔不义之财,你会想到什么?又会做些什么?

    当然,这一切只是一个假设。

    这是一个发生在2003年的老故事了。虽然说故事有点儿老,可是情节真扎人啊!

    故事发生在南方的扬江市。

    常言道,日子各有各的过法儿,人各有各的命。就算是齐天大圣也有被压在五行山下失意的时候。

    驾驶着黑色奥迪车的王云涛神情凝重。这位刚刚进入不惑之年的市城建局长在扬江这块地面儿上算得上是个敢闹天宫的齐天大圣了,他随便玩上一个招儿术,就可以把上千万的国有资金变入他自己的腰包,可谓变术精道手眼通天。可是,天不能总随人愿,尤其是那些有太多神灵的人。

    坐在王云涛身边的是他的夫人郝丽佳,她与丈夫同岁,刚满四十。她那张明显保养过度的脸上充满着恐惧与不安。她那双白晰浑圆的手抓着一只名牌鳄鱼皮包,那里面有三张去新西兰的机票和三本护照,还有三个每张都不少于十万美金的国际银行通用的信用卡。

    是的,2003年5月30日,这是王云涛一家人决定逃亡的日子,严格地说,应该是王云涛和郝丽佳夫妇两人决定逃亡的日子。他们十六岁的女儿王晶晶此时并不知晓贪污公款并担心败露的父亲所安排的这一切。这会儿,她正在姥姥家中兴奋地在电话里向同学炫耀着即将成行的国外旅游。

    这个计划在王云涛夫妇的心中已经酝酿了许久。十多天来,在暗中做好出走前一切准备的郝丽佳,一直心神不宁。这也难怪,局长毕竟是局长,夫人毕竟是夫人。当了三年零九个月的城建局长的王云涛那也是见过许多大场面的人。他多年练就的当众掩饰内心一切,心里想一套嘴上说一套的本事绝不会比那些经过特殊训练的英国特工逊色,这也是如今当官所必需的特有的心理素质。

    “护照都带好了?”王云涛抓着方向盘问。

    “嗯,就在这包里。”

    “保险箱上的那把钥匙呢?”王云涛又问。

    “放好了。”

    “重要的东西一定要分开放,以防万一!”

    “我知道了,都放好了。”郝丽佳的语气中露出少有的顺从。

    “秘码呢?你不会忘了吧?”郝丽佳反问道。

    “我的记忆力你还不放心?”王去涛有些不快。

    “我是怕万一……你就把秘码告诉我呗!”

    “什么万一,你能不能说点吉利的!妇人之见!给两家老人的钱呢?”王云涛瞪了妻子一眼,问。

    “都准备好了,两个包,一个包里一百五十万,按你说的,上面放的是水果,都和咱们的行李在一块儿呢!”

    “一会儿到家,先把钱给老人送去。我送我家的,你送你家的,抓紧时间再跟父母告个别吧,咱们这一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跟他们见面了!”王云涛的语气有些低沉。郝丽佳抹了一把眼泪。

    王云涛熟练地将车开进了刚刚开业不久的金山百货商城地下停车场的A区,夫妻二人下了奥迪车匆匆朝楼上的商场走去。他们是商量好了的,要在离开之前为俩个人的父母都买上一些最后的礼物,就算是再尽上最后一份孝心。

    商城里人头攒动,男女老少比肩继踵,川流不息。

    没有人能够想到,随着商城广场上那巨大的电子钟指针悠闲地跳动,一场可怕的灾难就将发生!几分钟之后,在全无防备的人群中,这座刚刚峻工不到一年的五层楼房就将轰然坍塌了!

    瞬息之间,一派热闹繁华景象的百货商城变成了肢体残缺血肉横飞的残墙断壁,人们在尘土中惊叫着,奔跑着,呻吟着……

    “不好了,出大事儿了!”年过七旬的郝凡景从客厅慌慌张张跑进了厨房,朝正在做饭的老伴儿大喊着,“那电视里说金山商城大楼倒塌了!”

    老俩口急步跑到客厅里的电视前面,只见一个女主持人正在做现场报导,画面中的场面一片混乱,人们不断地从瓦砾中抬出受伤的人。

    晶晶也被姥爷和姥姥的惊叫声吸引过来。

    “晶晶呀,你爸爸刚才不是来电话说是去了商场了吗?”郝凡景的脸色吓得早已发了白。

    晶晶不知所措地点点头。

    老伴儿急得直打转儿,嘴里不停地叨唠着:“老天爷!会不会他们也去了金山商城呀?别出事儿,千万可别出事儿呀!”

    晶晶跑到电话机旁迅速拨着爸爸妈妈的手机电话,但都没人听。不言而喻,这是不祥之兆!

    郝凡景急忙跑到门口用颤抖的手去抓鞋子:“不行,我得去找找,去找找……”

    老伴儿几步拦住了他,“哎呀老头子,那儿那么乱,你上哪儿找呀?再说人家都戒严了,也不让你进呀!”

    “这可怎么好哇!”郝凡景急得直拍大腿。

    郝家被惊恐占据了。

    老少三人失魂落魄!

    王云涛满脸灰尘地从混乱的人群中跌跌撞撞跑出了倒塌的大楼,他不断地把灌进嘴巴里的灰土啐在地上。

    几分钟前,妻子郝丽佳说要去上厕所,并把手提包交给了站在楼梯口处的他,不料二人刚分了手,没点燃上一支香烟的王云涛就感到自己脚下在颤抖!还没等他弄清是怎么一回事儿的时候,人就已经顺着倒下去的楼梯栏杆被抛到了三层高的楼下!他从瓦砾中爬起来,慌不择路地跟随尖叫着的人群从尘灰中奔出了大楼——

    那些从灾难中逃脱的人被眼前发生的一切吓呆了,他们有的傻傻地站在那儿,有的一屁股瘫在了地上喘气,竟然没有一个想到要去求救或是报警。

    当王云涛从极度惊恐中缓过神儿来的时候,似乎明白发生了什么,从他脑海中冒出来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赶快逃走!因为,这幢已经倒塌的大楼工程里面就有他拿到的三百多万好处费!娘的!那狗日的工程承包商李梦原一定是没少偷工减料,才会造成今天的惨剧!大楼一倒,不知要死多少人!眼前这可怕的一切都在提醒着他,不能再停留片刻,否则,他王云涛逃过了今天这一劫也逃不过日后的法律严惩。

    被更加巨大的惊恐驱驶着的王云涛不顾一切地逃到了街上,拦住了一辆出租汽车。

    钻进汽车的王云涛看了一眼一直抓在自己手里的那只鳄鱼皮包,又回望了一眼那不堪入目的倒塌现场,心中默默说了一句:丽佳,对不起了。

    “快点开车!快!”

    出租汽车很快消失在十字路口。

    十几分钟后。

    神色惊慌的王云涛跑到家,还未进门,发现自己家的大门已经被人打开了!一个让他汗毛倒竖的念头迅速从脑海里闪过__难道自己的家已经被检察部门搜查过了?如果真的是那样,他就只有死路一条了!不行,此刻就是龙潭虎穴他也必须要进去探个究竟,因为他们一家人准备好的所有行李都在楼上的卧室里!而那些就是今后生存下去的一切希望!

    战战兢兢地王云涛努力让自己镇静下来,他咬紧嘴唇,放慢脚步推开了房门,轻轻走进客厅,沿着楼梯一点点走上二楼——

    他突然发现一高一矮俩个陌生男人正在卧室里翻东西,一见王云涛顿时现出一脸的惊慌。

    是贼!

    “你们想干什么!”王云涛大吼,那两个男人一齐冲上前来,一把将王云涛推倒在地,一前一后仓惶逃下楼去。

    “娘的!老子的家你们也敢偷!给我站住!”

    王云涛气急败坏地从地上爬起来又追到门口,但却很快停住了脚步。他迅速返回到二楼房间里,喘息着查看了放在那里的行礼,发现一只棕色牛皮旅行包被两个贼带走了,他知道那里面有给老人准备的现金。便宜了这两个狗杂种!他狠狠跺了跺脚,迅速从另外一个包里掏出了一些现金,他知道,海关检查时,不能携带超量的现金,于是,只将几叠钱和几张信用卡分别装进了两只小一些的密码箱子中,然后,他快步走进洗手间匆匆洗了一把脸,换上了一件衣裳,又将地上的行礼整理了一下,有意做出象是没人动过的样子,再将自己换下来的脏衣裳装进那只准备带走的箱子里。

    几分钟后。在仔细把家门关好的王云涛像只狡猾的狸猫悄然地离开了自己的家……

    一切都做得那么果断自信,那么干净利落!

    猴王毕竟是猴王,不是凡俗之猴孙也。

    两个小时以后,一架国际航班轰鸣着从扬江机场升上了天空。

    已经坐在座位上的王云涛仍然惊魂未定。就在刚才通过候机室安检口的那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的心几乎要从喉咙口跳出来,此时此刻他才真正明白啥叫害怕。尽管他努力装出一副平静的样子,提箱子的手仍然在哆嗦!他真是害怕眼前会出现电影电视里见到过的情景____就在罪犯踏上飞机的那一刻,英雄的警察们赶到了,他们手上拿着一双亮晶晶的手铐!

    万幸的是那一切都没有发生!

    飞机轰鸣着离开地面的那一瞬间,王云涛近乎崩溃神经终于放松下来,全身的每一寸肌肉都酥软无力,甚至于看一下窗外的力气都没有了。

    终于成功了!终于能活下去了!他在心里默默为自己祈祷着。

    王云涛下意识地在胸前划出的十字,立即引起了坐在他身边的一位高鼻梁老外的兴趣。

    “怎么?先生,你是基督徒?”那人说的是英语。

    王云涛听不懂,只是敷衍着笑笑,为了掩饰,他迅速闭上了眼睛。

    大楼倒塌的现场仍然是一片混乱。

    刚刚上任不足二十四小时的新市长胡连全正亲自带领着紧急成立的现场领导小组指挥人员抢救伤者。这场就将震惊全国的倒塌事故成了这位倒霉市长的上任揭幕仪式,这位仁兄也算是个想要烧香,老佛爷就掉腚的苦命之人啊!

    紧急赶来的消防队员和武警战士们在残垣断壁中挖掘着被压在下面的人们。遇难之人的种种死相令人惨不忍睹!

    一位年轻母亲的头部被水泥板压得粉碎,可是双手却还死死抱着襁褓中的儿子!一个倒在血泊中的男人,一只手拉着死在身边妻子,另一手把小女儿按压在自己的身下,被重物砸倒的父亲万万不会想到,竟是自己奋不顾身的躯体把下面女儿活活给闷死了!

    商城周围的大小街道早已被警方封锁,人群越聚越多,听到一阵阵急救车和警车呼啸而过的恐怖声音,却无法看清商城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商城广场上。扒出来的尸体越来越多,由于来不及被亲人认领,他们被一个个摆在了街边的阳光下,死者中的年龄不同,却一个个都衣衫不整,肢体恐怖,许多人死前都圆睁着惊恐的眼睛!

    一个消防员在大喊:“这里又有一个女人!她还活着!”

    两个护士抬着担架迅速跑了过来。

    这是个全身血肉模糊奄奄一息了的女人,面部已经被烧得发黑,无法辨认,人们七手八脚地将她抬上救护车送往医院。

    她,正是王云涛的妻子郝丽佳……

    而这也正是王云涛所乘坐的班机起飞的那一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