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有人欢喜有人愁

    更新时间:2017-02-03 21:59:01本章字数:3888字

    “一共是一百五十叠!”老金的声音抖得变了音儿。由于激动,他的伤口又痛起来,他伏下身子,索性躺在了那些钱上。

    “天呀,一百五十万啊!”陶江喃喃地说出了这个让他害怕的数字。

    “这钱,真……香呀!”钱上的金伟强说。

    “香?”

    “真香!不信你闻闻?”

    陶江抓了一叠钱放在鼻子下面闻着:“还真是!”

    “这辈子也没见过这么多的钱呀!”金伟强把钱抱在怀里爱抚着……如果这些钱属于他,他就可以去换肾,可以找回妻子女儿,开始一个全新的生活!巨大的兴奋感令他周身发抖!此时,两个男人的目光相对在了一起,彼此从对方的眼神里找到了答案!

    “快!咱们赶快离开这儿……”二人的目光让他们迅速搭成了一致。

    陶江一只手提着那个沉重的包,一只手半拖着拐着腿的老金,二人踏着月光,匆匆艰朝山谷外走去……

    月光在他们的身后留下了两个长长黑影,活像是一条巨大无比的黑色尾巴……

    凌晨,忘忧谷里。

    大雨不停地倾泄在树林中,雨水将昏迷在树枝上的大个子男人浇醒过来。他动了动,发现自己并没有受重伤,只是头上撞开了一个大口子。他左右看了看,发现是大树救了他一条命,他慢慢地从树上滑下来,坐在树下喘了一阵子气,用力扯了一块内衣的衣襟,把头上的伤口包扎起来,然后扶着大树站了起来。

    这时,他发现在前面不远处的草丛里躺着一个人!一定是自己的小弟兴子!

    大个子快步走过去,用手抹去兴子脸上不断涌出来的血水:“兴子!兴子!”

    兴子没有动,头上的血不住地往外涌着。大个子急忙扯下一块衣裳为兴子包裹住头上的伤口。

    这时他想起了那个包!于是站起身在周围找了好一阵儿,山谷里漆黑一片,大个子没有找到任何东西。

    这时,兴子发出了一阵微弱的呻吟,他还活着!大个子迅速回到了弟弟的身边,他明白,此时时间就是弟弟的生命,他做出了决择,不能为了钱丢了弟兄的性命。于是忍着伤痛,抱起弟弟兴子,艰难地朝山谷外走去。

    医院里。

    全身是泥土和鲜血的大个子抱着弟弟喘着粗气跑进了走廊。

    “快救人呀!” 大个子早已精疲力竭了。

    医护人员立即跑上前来将昏迷不醒弟弟接了过来,把他放在走廊的一张床上。这时候大个子才发现,医院里的走廊上已经挤满了受伤的人,他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医护人员紧张地忙碌着抢救着一个个伤势严重的病人。

    一个护士跑到他身边问:“你怎么样?受伤了没有?”

    大个子指了指头上的伤口,女护士把他引到了一个房间里,为他清洗包扎好了伤口。当他回到走廊里的时候,发现弟弟已经不在了,大个子立即惊慌起来:“兴子!兴子!”

    一位护士朝他走过来,示意他不要喧哗。

    “我弟弟哪儿去了?啊?”大个子急得瞪圆了眼睛,他显然是害怕弟弟是被警察带走了。

    “是那个小伙子吗?”护士问。

    “他在哪儿?啊?他要是出了什么事儿我就……”

    “是送他去拍X光片子去了,你是他的家属吧?”那个护士笑着安慰着他,显然,她是把大个子和他的弟弟两个人都当成了在大楼事故中的伤者了。

    大个子却连连后退了几步,他好象一只受惊的雄狮害怕任何人靠近自己。

    “受伤的人很多,你弟弟恐怕还要等一会儿才回来,你先在这儿等等吧。”女护士仍然在冲着他笑。

    大个子愣愣地看着她,好象不明白她为什么要笑,更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对着自己笑。

    这时,走廊里又是一阵喧哗,两个老人和一个女孩儿匆匆从走廊的一端哭喊着走过来。这正是郝丽佳的老父母和她的女儿晶晶。

    伤势严重面目全非的郝丽佳躺在重症监护室,此刻,对家人的哭喊她都全然不知,身上插满了管子的她正在生死之间徘徊。是她身上的手机为抢救她的人们提供了信息,从而找到并通知了她的家人。

    晶晶站在满身都是纱布的母亲面前只是哭。几小时之前,她还在盼望着与爸爸妈妈一起登上去国外旅游的飞机,而现在,妈妈不醒人事,爸爸生死不知。小姑娘早已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切吓蒙了。

    在事故处理小组的工作中,由于发现了王云涛停在地下停车场的车子,之后又派专人到医院听了妻子郝丽佳的简述,没有找到尸体的王云涛被列入了事故失踪人员名单中。

    半个月以后。

    下午三点的《扬江日报社》编辑部里正是老编老记们忙碌的时候。那被电话和人声、电脑键盘的敲击声搅绕出来的特有的噪音,让身处其中的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一种难以言表的和谐气氛,那感觉就好像是泡完热水澡躺在那儿享受足底按摩的堂客,舒服得那么自然!再瞧瞧那些墙上钉着的被放大了的大楼倒塌事故的新闻照片,令人惨不忍睹,可在这些忙碌着的老记们的眼睛里,这一切却熟视无睹,就好象是厌倦了广告,让人没了感觉。其实,真正了解老记们的人应该知道,遇到任何一场惨烈的事件对于他们来说都会有一种无以言表的兴奋,这好比那些喜欢看着人内脏吃饭的外科医生,也算是一种职业病吧。

    如今的报社办公室跟那些时髦的商业公司装修都是一样的规格,像是个敞开式的猪圈,一格儿里面存一头。不能多,也不能少,即节省空间,又便于领导对部下的举动进行有效监督。从活动在格子中的那群高级“动物们”的高涨的工作节奏上看,此种设施的效果还不错。

    在新闻部的那几栏“圈”里,东歪西倒着几个年轻的记者。

    几天来一直忙于事故连续报导的主力记者陶江正趴在写字台上鼾睡,看样子他昨晚又干了个通宵。他隔壁的同事张也把套着名牌儿皮鞋的双脚举在办公桌儿上,正旁若无人地盯着手中的时尚杂志里半裸美女,嘴里习惯地说着不干不净的独家评语。

    陶江和张也同岁,又毕业于同一所大学,但却不同命。

    张也是个真正的天之娇子。城里人,老子是个不大不小的什么狗屁处的处长,老娘也是个开国家工资的人。他上大学,是父母拿钱读的,他来报社,是父亲托关系进的。

    陶江则不同,从七岁起,他天天要走三十里地山路去上学,苦读了十二年,凭本事考上了城里的重点大学,才走出了那几辈人都没走出过的大山。为了供他上大学,老爹老娘都累出了一身的病,他大学最后一个学期的学费还是年过五旬的老爹和哥哥一起背着他偷偷卖了几次血才赚够了的。

    因此,毕了业,成绩优秀的陶江放弃了完全有把握的考研机会,应聘进了报社工作。一是为减轻家里的负担,二是想供正在读中学的妹妹继续学业,将来让她也能考上大学,走出大山,改变自己的命运。

    正是因为这些不同,陶江才不能也不敢像张也那样养尊处优,整天吃饱了饭就剔着牙缝儿发牢骚。为了生存,为了每月那不多的工资,他得全力以赴,还要处处小心翼翼,如履薄冰,生怕失去这份得来不易的工作。

    其实这位踏进报社不久的年轻人感到的这份紧张纯属正常范畴。像报社这种知识分子聚集的地方,多半儿是锻炼人意志品质的最佳战场。例如张也这样自我感觉良好,对自己个人能力的评价和对周围事物的判断远远高于现实的人真是彼彼皆是,在这种环境下锻炼出来的“老战士们”,早就见怪不怪了。

    伏在桌子上的陶江睡得很香,他仿佛走进了一个又黑又长的山洞,他走得很累,双腿重得象是被绑上了石头,他想停下来,可是听见有人在前面不远的地方喊自己的名字,他挣扎着前行。突然,有一个冰冷的东西顶在了他的后脑,他回头惊悚地 发现是一个男人用手枪顶住了自己的脑袋!

    “钱在哪儿!”那人的声音低沉而可怕。

    “不……我不知道……”陶江在极力狡辩。

    “不交出来就要了你的命!”那人抓枪的手指用力扣动了板机。

    “啊……等等!等等!”陶江挣扎着大叫。

    从梦中惊醒过来陶江满脸是汗,一抬头,看见的却是张也那张坏笑着的脸!

    “你……你看着我干什么?”

    “哎,我说二饼,梦见音音了?还挺刺激呢,瞧你这一脸的汗,你小子够有出息的啊。居然在编辑部也能做梦来劲儿,I真是服了you了。”

    “去你的!” 骂人的话刚要喷出口,陶江习惯地压抑住了冲上来的火气,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咽下一口唾沫,瞪了张也一眼转身走了,没几步他又停下来,再度隔着眼镜片儿瞪着张也。

    “以后不许你再叫我二饼!我叫陶江!陶江!”

    陶江走了。

    “自卑心理!不可理喻的自卑!”张也晃着脑袋,喃喃自语。

    三个月之后。

    医院长长的走廊里,已经得到合适肾源的金伟强被人推进了手术室。

    无影灯被打开,灯光投照在了金伟强那张激动又有些不知所措的脸上。

    一个身着蓝色手术服戴着蓝色口罩的男医生离得金伟强的脸很近地看着他,突然,在金伟强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可怕的幻觉,医生的那张和蔼的脸突然变成了一张严肃的脸__是警察!

    “钱在哪儿?说!”那人问。

    “不……我不……”金伟强挣扎着。

    “别紧张,你不是等待这一天已经很久了吗?放松下来,睡吧,醒来之后,你就希望重新获得一次新生命。请相信我,我是医生。”那男医生的声音柔和的让人想哭。

    金伟强仍然想要挣扎,男医生的目光向身边的麻醉师示意,麻醉师立刻为金伟强做了全身麻醉。

    手术台上的金伟强很快就不动了。

    麻醉中的金伟强仿佛进入到了另一个世界__

    他的双腿在拼命地跑,不,不是跑,他是飘在空中,飘得很高很高,他看见妻子李梅和女儿幼幼在下面奔跑着朝他喊,他摇动着手也朝她们拼命在叫,可是,自己的身体却不由自主地离她们愈来愈远……

    “不……”金伟强想挣扎,可他身不由己。像一片轻薄的树叶儿,随风在飘。

    “不……我要回家……”

    这时,天上下起了雨,很快金伟强看清楚了,那不是雨,是天上不断地撒落下来的雪花一般的钱……

    “钱,这是我的钱……都是我的……”金伟强大喊着,伸出双手拼命地去抓那些飘落着的钱。突然,一群人跑过来争抢着那些飞扬在天空中的钱。

    人们疯狂地挣抢着……

    “不……别抢!这是我的钱……住手……都给我住手……”金伟强愤怒了。

    无数只手朝天上张开……

    大风将钱卷上了天空……

    金伟强沮丧地哭喊着……

    急出了一身大汗的金伟强终于醒过来了。

    他终于发现自己身在重症监护室里,身边的一个女护士在为他擦去头上冒出的汗珠。

    “你感觉怎么样?刀口感到疼吗?”那女护士的声音柔柔的。

    金伟强张了张嘴想说话,却感到嗓子里又躁又痛,他疲惫地又闭上了眼睛。

    我还活着!他这样想着,内心里掠过一阵从未有过的轻松!

    活着,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