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心惊肉跳的喜事儿

    更新时间:2017-02-04 00:06:04本章字数:2148字

    傍晚。陶江租住的这间小小的出租屋里,门窗都被他关得紧紧的,窗帘也拉得严严实实。

    几个月以来,他记不清自己这是第几次一个人关上门,悄悄地数这些钱了。

    每一次看到它们,他都会兴奋得直喘粗气。钱!崭新的一叠叠的钱!陶江将所有的钱都扔在了地板上,然后,趴在地上一张张地开始傻傻地数起数来。一遍,两遍,三遍……六十五万呀,整整的六十五万!这个数字让他害怕!长了这么大,他还从来没见到过这么多的钱那!可是,这些钱如今真的属于自己了!

    陶江爬在地上仔细地观察和欣赏着这些世界上最可爱的东西!

    啊,它们可真好看!香!真是像老金说的那样,香喷喷的!那是油印的香气。他看着,闻着,想着,要是爹娘也在,也一定让他们好好看看这些钱。他们会说些什么呢?他想不出来,爹娘都是老实人,他们一定会被这些钱吓坏的。是的,肯定会的。在他的记忆里,爹娘手里很少会出现百元面值的钱,通常都只是皱巴巴的十元票子,更多的是那些破旧的一块钱两块钱的零票子。也正是因为如此,每一次他交学费的路上,都会觉得自己口袋被那些零钱涨得很鼓!所以,他一直觉得一百元是很多很多的钱。那时的他很难想像,一个人身上带有上万元钱该会有多么的多,多么的重!

    在他从小长大的那个村子里,村里人从来都是夜不闭户的。平时他们在上学的路上要是遇到了马粪,只需要用树枝画出个圈儿,第二天再背着粪筐去找,它一定会在那儿的,看到圈儿的人都会知道这些粪已经有了主儿,绝不会去动它们。以后读书了他才知道了一个词儿,叫民风纯朴。可是进了城,他又知道了有人说他们这样是傻瓜,不开化。

    此刻躺在地上的陶江在想,现在的自己算不算是个傻瓜呢?在他还没有做出一个结论之前,又一个念头涌进了脑海。从小到大,他可是从来没偷拿过别人一片纸,一根线,爹娘也没有。可是现在……

    陶江的那股兴奋顿时跑得无影无踪了。他开始觉得有些害怕,他怕自己会被人叫成坏人,起码是一个不诚实的人。这种不安伴随兴奋让他在得到这些钱的第一夜没有合上眼,一闭上眼睛就能看见自己家的那个小院儿,还有爹娘的眼睛!

    他曾经后悔过自己拿了这些钱,可是,一想到小妹想要到县上去念高中的愿望,还有对音音说过的结婚时一定要拥有自己房子的许诺,他又打消了后悔的念头。他本来想更快就去买房子,然后再和音音办上一个风风光光的婚礼,但是他不能那么做,因为他明白,突然改变这一切必定会引来人们的注意,他要慢慢来,一步步实现自己的计划,不能让人察觉到他这笔意外之财的来历,包括音音,就算是她成了自己老婆的那一天也绝不能让她了解真相,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万无一失。这个想法他也曾对老金说过,可是他的情况有些特殊,他要是不马上拿出钱来做手术就保不住自己的命了,就算是冒风险也得先救命,这是没法子的事。不过他跟老金说好了,就说钱是跟人借的。

    天已经很晚了,陶江有些疲惫地从地上站起身,打开了衣柜门儿,把钱放了进去,刚关上门儿,他很快又转身把钱拿了出来。不行,每一次都应该换一个地方,这样才会更保险,他又看了看床底下,把床下的一只从家乡带来的大木头箱子拉了出来,又把一床旧被子撕开了一个口子,将钱一叠叠放了进去,然后再将被子卷起来重新放进箱子里,最后他又在旧木箱上加上了一把新锁。在把箱子重新推进了床铺下之后,陶江才躺在了床上长长出了一口气。

    突然有人在敲他的门!

    陶江迅速看了一眼桌上的表,已经过了九点半钟了,音音到外地出差了,这么晚了,会是什么人?

    门外的人敲得很紧,陶江全身紧张地着走到门边……

    他伏下身子听了听,没什么别的动静,才战战惊惊打开房门,只见来人原来是那个让他讨厌的报社同事张也!

    “干么呢?关上门儿想媳妇儿呢?出息可够大的呀?”张也还是那一副奸相。

    陶江全身的肌肉立刻放松下来。

    我的妈呀!这小子真是我的活祖宗!陶江心中骂道,脸上仍然还是往常固有的平静。

    “你小子忘了我可没忘,你昨天拿了我的钱可还没替我写出那个稿子呢!”张也一对小眼睛滴溜溜转着说。

    陶江从桌子上抓起稿子扔给了他。

    “得,走,我请客!”张也说。

    陶江知道,他不去,这小子就会在他这找吃的,这事儿他可干得出来。于是只好关上房门随着张也走了。

    小酒店里。

    陶江和张也喝起酒来。打了一天一宿的麻将小赢了一笔的张也显得心旷神怡的样子,看着面前的陶江那一副不咸不淡的表情,着实觉着可气。这个农民子弟穷得叮当响,还硬要装着玩酷!真没劲!

    看着眼前自命不凡的张也,陶江在想,如果让这小子看见那些崭新的钱,他会怎样?如果是他有了那样一笔巨款他首先会去干什么呢?他真的不知道,他发现自己完全无法进入这个人的内心世界。

    陶江有意喝光了大半瓶酒,看着张也的那副张狂的嘴脸,他决定一会儿一定要抢在他前面买单。他太熟悉这小子每一次买单时的那副居高临下的样子,几十块钱让他买到那么巨大的满足感,这也太让便宜这小子了!陶江决意不再给他这一次污辱自己的机会。

    看着陶江英雄式地将两张百元大票拍在桌子上的一瞬间,张也的那张瘦脸立刻僵住了,哟!娘的,真小看了you了。

    陶江高昂着头甩下发呆的张也,走出了酒店。那份刻骨铬心的快感让他受用了好长一段时间!而得到这个快感的前提,是那些藏在家里床底下的钱!这一点陶江的心里十分清楚。现在的他已经明白,在现实生活里,钱并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却是万万不能的!

    这是真理。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要知道,受过一日憋,胜读十年书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