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好日子终于来了

    更新时间:2017-02-04 15:35:27本章字数:3685字

    又是一个月过去了。

    成功地做了肾脏移植手术的金伟强就要出院了。吃过了早饭,他去住院处办理自己的出院手续。

    在过去的日子里,老金最怕的就是去结账,现如今,口袋里装着钱的金伟强真可谓是换了一个人似的,他摆动着短粗的四肢,他嘴里刁着牙签儿哼着小曲儿,悠哉悠哉。这会儿的他真的相信那个年轻人陶江说过的那句话,这人呀只要活着就有希望,谁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转运了呀?这些天在病床上,老金不只一次地想过要好好报达那个救了他一条命的记者陶江,打今儿个起,他铁定了心下半辈子就要和陶江当兄弟处了,无论穷富,无论祸福,同甘共苦绝没有二话。

    结账处的窗口。

    一脸春风的老金站在了一个正在结账男人的身后。

    窗口里的那个年轻女人尖着嗓子喊着:“这钱还差一多半儿呢!你可都欠了两个月的住院费了!你把这儿当难民救济所了?告诉你,财务科已经通知从今儿起停止给你们用药了!”

    站在老金前面的那个一脸沮丧的男人正是那个开车撞下山谷的大个子。

    四个月前的那次车祸之后,交警队一直没找到那个与他相撞的大货车,这场无法结案的交通事故就被放在一边儿了。现如今,他弟弟兴子已经成为了一个没有知觉植物人,眼下他已是两手空空,没钱再为弟弟继续治病了,绝望的他想过再去偷,可又怕万一被抓住以后躺在病床上的弟弟就再没有人照料了,那样被人扔到大街上也说不定。于是,他忍了。可是,没有来钱的路也就没了弟弟命呀,这让他左右为难。

    看着一脸木然地离开的大个子,金伟强满眼的同情,过去,就是在这个窗口,他不知有过多少次这样地离去。他轻轻长叹了一声。

    “想出院?钱准备好了吗?”那个女人的目光像刀子似地盯着他,显然她已经十分熟悉老金这个常常交不起钱的住院欠帐专业户。

    金伟强挺了挺腰杆,嗓子里又故意咳了几声,然后将几叠现金甩进了窗口,大着嗓子说:“看好罗,这儿可是五万五千块,加上住院时的押金一万五,还有上个月交过的手术费十四万,一共是二十万,全齐了吧!”

    那女人看了看那堆钱,又看了看老金,那脸上明晃晃地写着几个字:就你这小样儿,不会是偷来抢来的吧?

    老金的气直往上撞,可他咬着牙关忍住了。怎么说这钱的来历还是说不出口的,一个收费的小女人,男子汉大丈夫不跟她一般见识!

    没多会儿,老金拿着用一堆钱换回来的那张薄薄的收据单子走出了医院的大门。站在门口,老金小心翼翼地将那张收据放进了内衣的口袋。那些钱是老天爷送给他老金的,只要是跟那些钱有关的一切,老金都会诚惶诚恐地虔诚地对待,绝不敢乱来。

    某酒店的后厨内。

    满脸是汗的女人李梅正努力地刷洗着面前堆成小山似的碗碟。

    李梅是老金的结发之妻,两个人青梅竹马在一个巷子里长大。她个子不高,体态瘦小,面相憨实,人虽说不漂亮,但也不可评价为丑。

    西装革履头发抹得发亮的金伟强从后面走进来。

    一个年轻的厨师拦住了他,“哎,哎,你找谁呀?这儿不让外人进!想吃饭前头去!”

    金伟强一把推开了那个厨师,直朝水池子的方向走过去。

    看着正在辛苦干活的妻子忙碌的背影,老金眼里噙满了泪水。

    洗完一叠碗的李梅抱着碗转过身来要去放进碗架,冷不丁地看到站在身后的金伟强,人一时愣住了,手中的碟碗全部抖落在了地上,唏里哗啦摔了个粉碎!

    小个子老板闻声跑了过来,气狠狠地对着李梅骂道:“你干什么呀?啊?还想不想干了?这些碗你都得给我赔!你听到了没有?”

    身材粗壮的金伟强一把将那个像皮球一样跳着脚叫着的小个子老板推了一个踉跄,几步走到满脸惊恐蹲在地上的妻子李梅面前,一把拉起她紧紧抱在怀里!

    “梅子!我的病已经治好了,我是来接你的,咱们回家!”

    李梅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丈夫的话:“这是真的?”

    金伟强拉住妻子就朝外走。经过那个小个子老板面前时,金伟强从怀中掏出了三百块钱狠狠拍在了菜板上:“这够不?再加上她的工钱,我们不要了!够了吧?梅子,咱走人!”

    李梅一脸的惊愕!

    金伟强拉着妻子李梅冲出了那个酒家,来到一辆停在街边上的桑塔纳汽车旁,一伸手拉开了车门儿。

    “老婆,上!”

    李梅顿时黑下脸来拦住了金伟强。

    “大强,你说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呀?啊?”

    “梅子,上车吧,咱们有钱了,再不用像过去那样过苦日子了!我现在已经换了肾,全好了,以后再不会让你和幼幼受苦了!”

    “钱?你从哪儿来的钱呀?”

    “梅子,你就什么都别问了,跟我回家吧!以后咱们好好过日子,啊?”

    李梅后退了几步,脸色变得惨白:“你……你……到底干了什么坏事儿了?大强呀,咱可不能……”

    “看你说的,咱们俩可是手拉着手长大的,你还不知道我金伟强能吃几碗干饭呀?我能干那些见不得人的事儿吗?我就是想干也没那个胆儿呀?是不是?上车!咱们回家再说,啊?”见李梅还在犹豫,走上前去一把抓住了妻子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口儿,“从小你不就用这个法儿看我说没说谎话吗?不信你试试?”

    李梅真的摸了一会儿,然后点了点头,接着又惊又喜地跟着丈夫一起上了车。她摸摸这儿,看看那儿,好像是在做梦:“大强,这真是咱们家的?你骗着我玩儿的吧?”

    金伟强挠着头皮嘿嘿傻乐:“骗你玩?傻媳妇儿,没钱拿啥骗你玩呀?梅子,这就是咱们家的!咱们想咋开就咋开!你不想要了咱们马上停下砸了它也没人管。媳妇儿,你想去哪儿我一脚油儿就送你去哪儿!”

    “你……这车……你不会是偷来的吧?”

    “看你,又来了,不是说过了吗?我金伟强能干那样儿的事吗?偷来的车有敢这么开着满世界乱跑的吗?”

    “这……这……不会是从天上掉下来吧?”

    金伟强大笑着:“我的傻梅子,还真让你说着了!就是从天上掉下来的!”

    李梅狠狠瞪了一眼身边得意地开着车的丈夫:“疯话!”

    金伟强一只手抓住梅子的手:“梅子,你听我说,这人呀,是穷是富是喜是愁都不能胡想,你得认命,这些都是老天爷安排好了的,只要你认命,你对得起老天爷,老天爷有一天就会来帮你。这就是歌儿唱的那个,对了,好人一生平安。”

    李梅:“我听着还是象疯话,你可别刚活过来又变成个疯子,那我的命可就太苦了!”

    李梅一路上流着欢喜的泪水,金伟强把车开进了巷子,停在了自家的那个小院儿门口。李梅坐在那儿半天没有动,自从几个月前她领着女儿哭着离开这个小院儿以后她就没再回来过,那是她不敢回来呀,她是怕一见到金伟强的那副可怜的样子就又忍不住搬回来。

    她哽咽道:“大强,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你,可是,我那也是没办法呀,我是为了让女儿能活下去,她还太小哇……”

    金伟强拉住李梅的手,柔情地为妻子拭去眼泪:“好了,我知道,我又没怪你。”

    “真的?你真的不怪我?”

    “看你,从今往后我要让你们娘儿俩过好日子,你、幼幼,还有我,咱们仨人儿一起好好地活着。不是说了嘛,咱们可要对得起老天爷的那份心意呀?是不是傻媳妇儿?”

    “嗯!行,可是不准你再叫我傻媳妇儿!”梅子抹了一把眼泪说。

    “行行,不叫不叫。咱叫夫人行了吧?请,夫人请吧!”

    金伟强拉着李梅的手和丈夫一起走进小院。

    如今的小院儿已经彻底换了新颜:全新的院墙,漂亮的铁门儿。

    小院儿里的土地面儿也全部被铺上了新式的花纹地砖,院子中央还砌了一个精致的小花坛,花坛里种着她喜欢的迎春花、鸡冠花……

    李梅推开房门,看见装修一新的房间里一应俱全都是现代化家俱和电器,她愣愣地站在那里不敢进房门。

    “大强……这真是咱们的家?这不会是在做梦吧?”

    女儿幼幼从自己的房间里跑了出来。

    “妈妈!快来看看我的房间,还有电脑呢!”

    李梅被欢快的幼幼拉进了她自己的房间。

    漂亮的窗帘,床单,新式的桌椅,桌子上真的还有一台崭新的电脑!

    “怎么样?丫头,喜欢吧?”金伟强靠在门口一脸得意。

    “喜欢!爸爸,咱们真的上天堂了!”

    “是呀,这……大强……我……有些头晕……”

    看见李梅双手抱着头,老金真有些慌了神儿:“头晕嘛?快快,快去床上躺一躺。”

    金伟强扶着妻子走进了卧室,李梅刚在一床新铺盖的席梦思床上坐下来,又尖叫了一声从床上跳起来。

    “哎呀,这么漂亮干净的床,可别让我给弄脏了!我这衣裳脏!”

    金伟强一把按住了梅子:“哎呀,梅子,这就是你自己的床,你怕什么呀?想怎么睡就怎么睡!快躺下!”

    李梅慢慢地躺了下去。

    “哎,这就对了嘛。好了,乖!闭上眼睛。”

    李梅顺从地闭上了眼睛。可是很快地又睁开了!

    “大强,你……这钱都是……”

    “嘘——”金伟强用手阻止了妻子没说完的话。

    刚刚闭上眼睛的李梅在老金站起身要离开时又睁开眼睛,问:“大强,你这是什么时候装修的房子呀?”

    “好了好了,梅子,为了接你回来,我可是整整忙了两个多月呢!为了这个新家,我可是比治病还费心思呢!你踏实睡一会儿,好好享受享受,别让我白废了心思,啊?”

    李梅不再问了,这一次,她真的睡着了,真是好累呀,好久没有放心地睡过一个踏实觉了。看着渐渐熟睡的妻子,老金的眼眶湿润了,他知道,这些年妻子受的是什么样的罪,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几个月前当他看到离家出走的妻子留给他的那封信的时候,他没有恨过她,他恨自己,是他把这个家给毁了。过去,无论日子有多穷多难,妻子从未有过一句怨言,是他这个一家之主生病拖累了这个家,怪谁呢?如今,一切都变了,他从心里相信这是因为老天爷可怜梅子和他们可爱的女儿幼幼才把这个生存的机会给了他,机会难得呀!他不会再让她们吃一丁点儿的苦头,他要让她们从此衣食无忧。

    月亮升起来了。

    在金伟强看来,今天它是那么的美,那么的亮,那么的不同寻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