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欲归难回

    更新时间:2017-03-12 17:41:09本章字数:830字

    曲调环绕,环翠叠峦,恍若雾山云海之间,冷洌清静又迷醉难醒。

    “——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艺妓抚弦而歌,眼中风情无数,面上色彩流旋。

    醉酒之人伏于桌面,似哭还笑,“今宵酒醒何处?”他喃喃道:“杨柳岸、晓风残……月。”忽地一拂,罐罐杯杯碎了一地。深夜的酒楼,油灯昏黄,光线交错,窗外一片漆黑,像是一把凝固的剑。叮呤的乐声和歌声伴随着叮叮咚咚的破碎声偃息,寂静之中隐约可听见微微的风在流动,门口的柜台,伙计睡得正死,酒罐瓷碗的坠地像琴弦之间的音乐一般,没有惊醒他正深的梦境。始作俑者醉态可鞠,站起身来,看也不看正盯着他的艺妓。他踏出门,站在从门框内投射出的一片光亮之中。兀地又回过头,返回酒馆,一地的狼籍之中,他的表情扭曲,似乎在痛苦的挣扎着什么。夜无限地拉长了这短暂的时刻,一瞬也仿若一生,他似乎下定了决定,要转身离去,却又回头,弯腰从地上拾起什么。这次,他没再停留,径自走过那微小的光域,消失在无尽的黑暗之中。

    喝了十二罐酒,方才醉得一埸糊涂,可行走的步履却轻稳如常。艺妓仍旧看着门口的光,倘若他回头,应该能看见她,倒是她,是看不见他的,外面黑得没有一丝气息。不知过了多久,她方站起,款款上楼去了。伙计还睡着,门还开着,灯光还亮着,地上的碎片之中还有酒液在缓缓流动着。

    黑暗村落之外的山麓之下,有一排房子里灯火通明,似乎在宁静的黑夜里等待着远行的归人。

    萧弦用手捏捏袖筒的刀,厌恶像黑夜一样汹涌而来,他该丢了它的,它跟着他近两百年了,想来也腻了,该换主人了。可不管怎么说,他没丢下它,还是捡回了它,倒也是,在那个酒馆,就算他扔了它,依旧会回到他这里。

    门房照例在等着,见到他,迎上来叫一声“萧公子”,他点点头,穿过厅堂和院子,走向自己的房间。下意识地,朝东厢左侧那间枣树后的房间看去,透过前厅烛火投射的家有隐约光芒,只看清个轮廓。他打开房门,到床上躺下,这时候,原本亮着灯光的房子,一间间的黑了,似乎归人已回,万物都该入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