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石上一棋,人间百年

    更新时间:2017-03-13 11:36:45本章字数:1924字

    雪崩过去半个月的时候,天色稍霁,林医生带着徒弟爬上了雪山,京彦的药店不远万里派人跋涉而来,重金购买雪山莲夷,在这僻壤之地已滞留二十余日。

    四人吃力地行走在山道上,气息轻微,均不声响。最前面的大弟子,时不时回头以手势示意,大家就跟了上去。苍茫的白,长时间之下,刺目灼眼,晌午时分,四人坐下,拿出冷硬的烤肉就雪送下。一言不发地吃完东西,林医生从兜里拿出四块黑色的透明布片,各自蒙上,再次出发。他们要翻过这座小雪山,到达山脚下的山谷。雪山高达千米,陡峭难行。要三五天才能翻越。

    第二天早晨,四人收拾好,准备拆装帐篷继续出发时,只听大弟子惨叫道:“师父!有鬼!”

    一路的寂静被这声音打破,林医生骇然四顾,幸运的是,雪山依旧矗立不动。他这才走上前去,帐篷扎在雪山约一半高度的一块开阔的平地上,很明显半个月前的雪崩改变了这里的地形,就在看上去稍有些篷松的雪里,露出了一只手的轮廓。他们挖开那边的雪,是一具冰棺,在雪山崩是滚落而下,此时呈侧翻状,他们刚刚看到的那只手正贴在棺壁上。棺椁里面,躺着两个人。

    毫无疑问,这是两个死人,奇怪的是,居然有人会以这种方式埋葬在雪山之巅。他们放正棺材,里面隐约可见是一男一女,脸色青白,服饰如新,似是刚刚去世不久。女子同男子一般束发打扮,一时倒看不出异常。

    林医生说:“死者神圣,埋了吧。”

    四人环顾一番,这半山腰的地方,即使起个坑放进去,也许一次雪山崩又滚落下去,不过兴许又能越埋越深。三个弟子等着师傅决定。

    “师父,您看!”

    顺着弟子的手看去,女子袖侧,赫然挂着一把刀,林医生倒吸一口冷气,仔细凝视:“朝露刀!”天啊,他心中惊叫,如果是朝露刀,那这女子是谁呢?再看那男子,眉目间神气凛然。

    “师父,怎么办?要不打开看看,说不定有信物。”

    林医生沉默半晌,一辑到底:“得罪了。”

    开棺费了些时力,若非四人皆习武出身,林医生又内力浑厚,寻常人未必能打得开。

    男尸一只胳膊从女尸脖子后环过,另一只胳膊垂在身侧。林医生往男尸的袖口探去,意料之中,摸到了一把刀,他缩回手,皱眉不语。就在此时,他感到了一种不寻常的东西。下意识的,他用手去探男尸的脉膊。三个弟子傻傻地看着师父的手在棺中两人的脉膊鼻子间探来试去。

    “……都……还活着。”

    一个月后。

    “萧弦,你上哪儿?”

    “采药。”

    “我要跟你去。”

    “别,”萧弦嫌弃地看了她一眼,“你快回去,林师父还有很多话要问你。”

    “才不!”楚梅叫道,“为什么啊!你什么都忘了,我也都不记得了。你回去告诉他们是怎么回事。”

    萧弦玩着手中的刀:“林师父说我撞到脑袋,才会失忆。”

    楚梅:“我也撞到脑袋,我也失忆了。”

    萧弦微不可见地笑了一笑,他说:“那你怎么知道我叫‘萧弦’。你记忆没问题。”

    “好像睡了很长一觉,我记得你要杀我,我看见你把刀刺进了我胸膛,呶,这里。”楚梅示意,萧弦面无表情,“可是醒来以后,不知道为什么,感觉都不真实,我是受了伤,但我不知道那些是真的还是假的。我记得,我恨你,可我现在只想跟着你。除了你,其他人,都烦死了。”

    萧弦转头继续走,楚梅跟上去,挽住他的手臂。萧弦推她:“你一个姑娘,这么不矜持。”

    楚梅把头一扭,喉咙里哼了一声。萧弦好不容易把她的手从胳膊上剥下来:“男女授受不亲,被别人看见,伤风败俗。”

    “不会,我已经跟林师父他们说过了,咱俩是夫妻。”

    “……什么……”萧弦惊愕。

    “——夫——妻。”楚梅拉长调子,“很难理解吗?”

    “这,你不要骗人。”

    “你不是什么都忘了吗?为什么说我是骗人?如果不是夫妻,怎么会在一个棺材里躺着?况且,我们还有朝露夕影刀,江湖不都传了吗,这是一对!”

    “夕影和血薇才是人中龙凤。”

    “呿,”楚梅轻斥道:“我说是就是。”

    “好,是,夫妻。不过,如果是夫妻的话,我为什么要杀你,为什么要把刀刺进……咳,你刚说的啊。”

    楚梅侧脸笑吟吟地看着他,语气却很认真:“因为我不愿意嫁给你,我骗你。”

    “是吗?”萧弦也看她,似是不经意地说:“看来你睡了一觉以后倒是愿意嫁给我了。”

    “你什么都忘了,萧弦,你相信吗?我怎么也不敢相信,一百年都过去了。”

    “那有什么,”只听萧弦道:“拜月教的祭司和教主千年不是个个都几百年几千年地活下去吗,像伽若。”

    楚梅站住了:“你……”她声音颤抖,“没忘。”

    萧弦也停下脚步,没有回头,只听他说:“是啊,林师父的大弟子告诉我的,他猜测我和你已经在棺材里躺了百年,因为朝露夕影消失百年。他还说拜月教祭司能活千年,然后觉得我们区区一百年也算不上奇特。怎么,他没跟你讲吗?这倒奇怪了。”

    楚梅答道:“拜月教么?我总觉得,如果我和你还活着,青瑶、苏原,我师哥,也许和我们一样还在世上……咦,萧弦,别走。我要和你一起去。”

    “你真的跟他们说……”

    “说……噢,夫妻啊,没有,我说是师兄妹,刚才骗你的,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