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序

    更新时间:2017-02-09 14:58:57本章字数:1670字

    我是一个漂在外的人,每个漂在外的人都会想家乡想爹娘,我也不例外。

    想家了,唯一的解药就是回家!

    回到家,吃上几餐娘做的饭,睡上几天爹烧的炕,在村子里转上几圈,用地道的方言叫上几声婶子大娘叔叔大爷,赶上几趟里岔集。 然后,整个人就一改那无精打采的模样又满血复活了。

    后来,先是结婚生子,而后是工作调动。 回家这件看似再平常不过的事,变得越来越奢侈。

    我彷徨过,纠结过,也说过狠话,我说等孩子大些了,我每个月都回一趟家! 等我退休了,我就搬回村里住! 但连我自己也知道,这只是过过嘴瘾的狠话而已,生活有一种状态叫作身不由己,我就处在这种状态之中。

    再后来,我发现文字是个好东西,并且我驾驭文字的能力似乎不是很坏,我这个拙口笨舌的女人,可以把自己想说而说不出来的话用文字表达出来,我庆幸不已!

    文字实在是个奇妙的东西,它不光可以拉近空间的距离,还可以拉回已逝的岁月。 常常在写思乡文章的同时,我自然而然地又回到了若干年前,自己又变成了那个个头矮矮的二嫚,那个只要别人说我俊,我就眉开眼笑,别人说我丑,我就哇哇大哭的女娃。 很多村人还在,很多场景还在,娘还是那么年轻,嫲嫲(奶奶)也没有变得更老,四邻那些姐姐们都还没有出嫁。真的很美好!

    文章写完了,多日之后,拿来再读竟然还有如此好的功效,那些过往仿佛还在眼前,不得不说,这大大地缓解了我的思乡之苦。

    思乡的苦楚少了许多,无意中,回乡的次数就更少了。

    再回乡,大姐试探着问我:“怎么不大回来了啊,是不是哪次回来的时候招待不周啊?”

    我不是个善于用语言来表达自己感情的人,我只是急急地摆着手对大姐说:“不是,不是,怎么会呢! 你别瞎想!

    ‘’

    其实,我想对大姐说:“什么样的招待不周能消融得了我们的亲情呢!”

    是的,亲情是什么都取代不了的。 父母的恩情自不必多说,仅就是大姐和弟弟,在我的脑海里就存有许多的感动。

    我上大学的时候,大姐已在韩国的企业里做工。 每天中午她的那些女同事都会出去买菜或者零嘴吃,大姐从来不去,她一直就吃咸菜就馒头或者是生花生米就馒头,别人说她,她很幸福地说:“我要省钱供我妹妹上大学呢!冶这些事我是从和大姐做同事的堂嫂子那里听来的,大姐从来不会直接和家里人说起这些。

    2003 年,我大学毕业时,为了方便找工作,买了一部手机。

    买手机的请示是父亲批的,但买手机的钱是弟弟出的,那是他一个月的工资,1000 多元,而那个时候手机的普及率是相当低的,弟弟已工作多年也不曾给自己买一个手机。

    从农村走出来的人,农村家庭的孩子出来读大学,往往是父母兄弟姐妹一起供出来的,我就是这其中的一个。

    我曾经试图想好好地努力工作,希望自己可以有所成,可以给自己的亲人带来一点什么。 但是,我清楚地认识到我的这种不善言谈、不善交际是工作中的一个硬伤,我真的不适合去开拓一份管理别人的事业。

    幸好,后来我发现可以把说不出来的话写下来,于是就加倍地努力,希望有一天自己的亲人可以因为自己的成绩而生活得好那么一点点。 即使是在物质上没有太大的改善,就只是走在人群里,别人因为我的存在而对他们多一个微笑,或者多一声问候,在我,也是莫大的欣慰。

    我的家庭一直是一个与人为善的家庭,特别是俺嫲嫲在村里是出了名的善良,在自己都吃不饱的年代,也忘不了给要饭的分一口。 爷爷做了那么多年的队长,我们家不愿意也从未与村邻有过争执,即使是自己家的孩子与别人家的孩子有了争执,不论谁对谁错,都是先训斥自己家的孩子!

    大家都知道俺嫲嫲脾气好,闺女嫁过来不会受罪,于是,好脾气的嫲嫲四个儿媳妇里有三个是本村的闺女,这其中也包括我娘。

    但是,我时常害怕家人的这种善良和忍让会让个别人误会成软弱可欺,而父辈们是不会轻易去改变这种与人相安无事就

    是福的善良和忍让的本性的。 于是,我有时候暗自里怕他们受什么委屈,我有时候想如果我做得好一点,或许可以为他们抵挡一些外界的伤害吧。

    写作此书的初衷,从小了讲,是为了缓解自己的思乡之苦,为了给自己的家人带去一点点骄傲,一点点庇护;从大了讲,也是为了给家乡的地域文化传承贡献自己的一份薄力。 于是,我就更加努力地去写,希望能与大家产生共鸣。

    二嫚

    2016. 5. 2 于扬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