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个尘封已久的秘密

    更新时间:2017-02-15 15:00:50本章字数:1838字

    有一个周末,我在广州南海神庙为客户祈福,来了一个中年男子,他一脸的病容,径直走到了我面前,说是经人指点,知道我算的比较准,想让我帮他算一算。

    我当时也没多想,有口碑传出去也是正常的。

    这人报上了他的出生年月日,他生于1966年11月22日10点左右。

    摆开命盘之后,八字已经很明显了:

    丙午 己亥 乙酉 丙戌

    命主日元是“乙”,很显然,是比较弱的命,日干衰弱,财星为忌,这命局实在是不怎么样,命局财星旺相逢生助穷命。说明他这一辈子实在没什么财运,即便辛辛苦苦赚到钱,只怕也早晚要付诸东流。

    于是,我便讲这番话对他说明。

    他当时就点头,说我算的不差,他在云南挖矿很多年,好不容易积攒了一笔可观的钱财,但是没想到,刚回到广州,就检查出来得了一个很奇怪的病,叫什么神经源性横纹肌营养障碍症。没到半年,辛苦多年的赚来的钱就耗费的差不多了。所以,才来问问我推测命理,有没有什么补救的法子。 

    我算了下,也觉得奇怪,他的命虽然不是什么好命,但也不至于会大病不愈啊?然后我就发现在他的命格中有一条讯息被我忽视了,他的命格是不利南方,也就是说,如果去了南方的话,可能会出现一些不利,

    按理说不再去南方的话,问题应该不大。

    所以,我问他是哪里人。

    他告诉我说,就是广东潮汕人。

    我便对他说:“你的命格是不利南方,所以去云南挖矿才会容易生病,但是只要你不再去南方,而是待在潮汕老家,或者去北方住一段时间的话,应该病情会有好转。”

    他听了我话,显然松了一口气,于是就回去了。

    当时也没没有太放在心上,因为这种八字的命主并不算罕见。但是,大概又过了两个月,这位先生再次在一个年纪略大的男人的搀扶下,来到了南海神庙前。只见他一脸病容,身体四肢全部萎缩,脸上也只剩下皮包骨头,看起来简直已经和僵尸木乃伊差不多了。 

    我也是大吃一惊,按理说绝不可能出现这种情况的。

    当时,他身边的另一个男子显然表情很不友好,一个劲的在他身后小声嘀咕,说兄弟你怎么信这些鬼迷心窍的东西?不过,他倒是没有责怪我的意思。 

    根据他的叙述,这两个月来,医生已经用尽了手段,实在找不到他的病情源头在哪里。所以,他在广州的病情恶化的越来越严重,然后他想起我之前说的话,就回潮汕老家住了一个多月,但是病情虽然没有向广州这样恶化的厉害,但还是在不断的恶化。

    我但是也是莫名其妙,拿着他的八字反复推算,想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是我不小心遗漏掉的,但是始终找不到。

    冥思苦想了很久,我只好决定换一个思路,让他写一个字,我来测个字。

    然后他就写了一个汕头的“汕”字,我看到这个字,心里就是咯噔一下。 

    这是一个水和山的组合,最醒目的讯息显示的应该是与他的地理位置有关,但是水在山的左侧,这个位置关系显然和他眼下在广东的情况不符合。

    于是我忙问道:“确实出了问题,你的出生地位置不对!你很可能不是广东人,最好马上问一下家中长辈,弄清楚你的出生地。根据你书写的这个汕字的情况,你极有可能不是广东人,而是福建人或者是江西人!”

    他愣了一下,转身问身边扶着他的那个男子:“大哥,你知道不知道我是在哪里出生的?”

    大哥也傻眼了,看着我的眼神就好像看到鬼一样。一直犹豫了很久,大哥才为难的告诉他:原来其实他们俩并不是亲兄弟,他是父母从福建抱养的。当年,他父母作为首批知青,下放到了福建,因为历史的原因,和一岁多的亲生儿子(大哥)分开了,母亲因为格外思念儿子,就抱养了当时一个因为难产而失去母亲的孩子,一直都当作亲生儿子抚养,从未对他透露过分毫。 

    到这时候,我总算是把情况弄清楚了。 

    “汕”这个字,从地形上来看,应该是左边是一条竖着的河水,右边是一条竖着的山脉。从地形上来看,符合这一条,而且距离广东最近的,自然是武夷山脉和赣江了。所以,当时我推断说让他回潮汕老家去静养,其实还不够,他应该回到武夷山去静养,病情才会有好转。因为即便是潮汕,相对于武夷山而言,也还是在南方,但是他的八字是不利南方的。

    听完我的解释之后,他们兄弟二人便连夜乘坐火车离开了广东,去了福建武夷山。 

    大概半年之后,他大哥又来了一趟,这次没给我脸色看,只是有些高兴的告诉我,说他弟弟的病情确实在渐渐好转。大哥虽然嘴上仍然说,也不知道是不是武夷山的环境比较好,还是命理推测真的有那么神奇。

    但是我能看得出来,其实大哥已经不像第一次来时那么抗拒命理推测了。

    我当时其实是有些惭愧的,因为当然并没有很细致的去分析那个病人命盘中的所有信息,只是根据常理来推断,结果差点就送了他的命。所以,我再三叮嘱大哥,回去以后,记得让他在三五年之内千万不要再来南方了,大哥果断的答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