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舆论爆发!

    更新时间:2017-02-13 10:16:41本章字数:3630字

    事情大条了!

    徐修远脸色凄苦,欲哭无泪的看着手机上的新闻。

    影帝陈东强老婆出轨陌生男子的新闻标题被标成了鲜红色,一张明显是偷拍的照片配在标题的下方。

    照片上,可以透过玻璃清晰看到房间内的情景。一个年轻男子坐在沙发上,而只穿着粉红色薄纱睡衣的马芙蓉则跨坐在那男子的身上,满脸妩媚的笑。

    这种照片一出来,无疑直接证明了这则报道的真实性。

    加之被出轨的受害者还是那个在大众心中老实憨厚的陈东强,事件在短时间内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眼球,舆论风波开始一边倒的刮了起来。几乎所有的声音都是针对徐修远和马芙蓉的声讨、诅咒和谩骂。

    “你妹啊!”

    徐修远恶狠狠啊表达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从蒙圈状态反应过来后,马上试图打电话联系马芙蓉。

    但,接电话的却是马芙蓉的助理。电话中,那女人似乎是得到了马芙蓉的授意,冷淡的表示马芙蓉不在,连给徐修远多说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直接挂断。

    徐修远呆了呆,还不死心,决定直接前往马芙蓉下榻的酒店。这一次人是见到了,可依旧没有什么结果。

    见到徐修远后的马芙蓉没有表现出丝毫的异常,似乎昨天那个穿着薄纱睡裙满脸妩媚的女人不是她一样,态度算不上冷淡更算不上热情。

    只是十分平静并官方的对徐修远表示,已经有专业公关团队正在处理这件事,对于此事带给徐修远的影响感到十分抱歉,并要求徐修远不要接受任何人的采访也不要对外界表达任何意思,耐心等待己方的处理结果云云。

    徐修远心中赞叹马芙蓉演技的同时也只能无奈的接受了这种说辞。

    可唯一一点令徐修远感到怪异的是:在他进房间时,竟然看到马芙蓉对着电视上一档综艺节目笑得前仰后合。

    出了这么大的事,这女人看起来怎么好像一点都不着急似的?

    …………

    “唉。”

    徐修远深深叹了口气,觉得自己这三天已经快要把一年的叹息用完了。

    是的,距离出轨事件爆发已经过去了三天的时间。事情在经过两天的燃烧后愈演愈烈,几乎已经到了快要爆炸的程度。

    两天前,不知道哪个王八蛋人肉出了徐修远的资料,包括照片、QQ、电话、学校、实习单位,甚至还有家庭住址!简直详细到令人发指的程度。

    于是,徐修远和父母的生活难以避免的受到影响。

    徐修远的电话只能无奈关机,不然就会有一个接一个的陌生来电。不接还好,只要接通那头就绝对是不由分说的破口大骂。

    小区里每天都会有一群扛着长枪短炮的记者到来,在敲门采访被拒后,他们就缩头缩脑的守在小区各个角落,就为了能堵到徐修远。

    徐父徐母现在上班已经需要提前出门了。因为只要他们一出现在小区里,就会立马被记者围住,像打仗似的,得从长枪短炮中突围出去。

    可以说,徐修远一家的生活已经被彻底搅乱了。

    这三天中徐修远也想过是不是应该接受一下采访,澄清事情的真相。但没有丝毫处理这种事经验的他又生怕会打乱马芙蓉那边专业团队的布局,反而会令事情变得更麻烦。

    这么一等就等了三天,可事实是,徐修远没有等来任何结果。马芙蓉一方始终保持着沉默,并没有像她说得那样有什么专业公关团队去处理。反而事情在经过三天的发酵后有了越来越热的趋势。

    父母已经去上班了,家里只剩下了徐修远自己。

    确切的说,这三天徐修远都没敢出门,毕竟名声已经臭到了无以复加,看着网上那些情绪激动的网友的评论,徐修远还真怕自己只要一出现在外面,就会立马被正义感爆棚的网友们拿刀给剁成饺子馅。

    “啪!”

    徐修远点了根烟,眉头紧锁着深深抽了一口。

    马芙蓉在出轨事件爆发后的平静和这三天内的毫无作为实在太过反常,令徐修远下意识感到有些不太对劲,细想下去却根本没有丝毫头绪。

    或许这是马芙蓉在故意冷处理?以期望此次风波可以自己慢慢的平息下来?

    但倒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徐修远苦笑了一下,也只能这么安慰自己,反正三天都等了,事情也总不可能再向更坏的方向发展了吧。

    “叮。”

    手机传来一声新闻推送的提示音,徐修远愣了愣,然后掏出已经卸掉SIM卡的手机,滑开屏幕看去。

    下一刻,徐修远整个人却是如遭雷击,双眼都快瞪了出来,满脸不敢置信。

    尼玛,老子这是乌鸦嘴吗?!事情竟真的往更坏的方向发展了!

    顺着徐修远的实现看去,只见手机屏幕上显示着:

    “马芙蓉出轨事件最新进展——今日上午八点整,陈东强发布微博称收到匿名人士发来大量马芙蓉出轨证据,确认马芙蓉出轨事实。随后九点整时,马芙蓉发布微博承认出轨事件,并称已接到陈东强起诉离婚的法院传票,将于近日回京,完成离婚程序。”

    …………

    悦城国际酒店顶层的高级套房,哗哗的水声从浴室中传来,依稀可以看到玻璃门内一个苗条白皙的身影在搓揉着身体。

    餐桌上摆放着一份精致而丰富的晚餐,正等待着马芙蓉的享用。

    忽然,一阵电话铃声在房间内响起,浴室内的水声也随之中断。

    浴室门被推开,马芙蓉就这么赤裸着身子走了出来,边走边用浴巾擦拭着自己的头发,拿起桌上的手机,看了一下屏幕上的名字后,脸上露出一抹厌恶神色。

    “喂。”

    马芙蓉将手机放在耳边,冷声道:“有屁快放。”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接着便听到影帝陈东强那夹杂着乡音的普通话从手机中传出:“毕竟夫妻一场,我不想真的把这件事闹到法庭上。所以,我们可以协议离婚,钱会给你一部分,但孩子要归我,怎么样?”

    “孩子归你没问题。”马芙蓉脸上的厌恶更甚,冷笑道:“但我要公司全部的股份,如何?股份转让合同我已经拟好了,你只要签个字就可以。”

    “……”

    电话那头的陈东强明显呼吸声粗重了起来,似乎是被这无耻要求气到了极点,足足半分钟过后,他压抑着怒火的声音才再次传来:“马芙蓉,我以前怎么没发现你是这种人?”

    “不同意?”

    马芙蓉撇嘴轻笑:“一日夫妻百日恩,陈东强,我劝你还是同意了比较好。否则信不信我能让你身败名裂?”

    “看来没什么好谈的了,那就法庭见吧。”

    陈东强再也忍不住怒火,啪的一声挂断电话。

    “白痴。”

    马芙蓉不屑的嘟囔了一句,继续擦拭着自己的头发。想了想,又重新把手机拿起,打开微信在聊天列表中找到了一个叫“发财吉”的好友,发送了一条消息过去。

    “亲爱的,计划很顺利,刚才陈东强那死鬼给我打了个电话,我按你吩咐的没有答应协议离婚。这几天就是你完全取得他全部信任的最好时机。加油哦,老公,等我们拿到了他所有的钱和股份,就一起去国外找一个没人认识我们的地方定居,爱你。”

    …………

    徐修远坐在客厅中,眉头紧锁,冷冽眼神中夹杂着丝丝怒火。

    马芙蓉的微博让他感觉到自己被彻彻底底的耍了一把。什么专业公关团队,什么静候处理结果,全都是假的!

    如果说陈东强发布的微博内容令他没想到,那更令他震惊的则是马芙蓉的举动。她竟然承认了,承认了这根本子虚乌有的报道!对所有人扯了个弥天大谎,直接坐实了出轨的谣传!

    再联想起马芙蓉之前的反常行为,徐修远隐隐有种诡异的感觉,似乎这一切都是马芙蓉之前计划好的一般!

    他不明白马芙蓉为什么要这样做,但他很清楚马芙蓉这样做的后果,那就是他徐修远的生活将会因为这件事而被彻底毁掉!

    事实证明,徐修远的担心并非毫无道理!

    陈东强的微博刚刚发出,就像是在原本就波涛汹涌的水面上投了一枚深水炸弹。将本就被炒到火热的出轨事件再次推到风口浪尖,简直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所有人都在骂街,骂马芙蓉的不知廉耻,骂徐修远的道德败坏。甚至真的有人疯狂得找到了徐修远家所在的小区。

    从下午开始,徐修远就听到外面不断传来“砰砰砰”的砸门声,之后就是一连串恶毒的叫骂。

    紧接着没几分钟,徐修远就听到了一阵“哗啦”的声音,几块转头砸碎了徐修远家的玻璃,顺带留下了满地玻璃渣子,甚至还有一块差点真的砸中徐修远。

    徐修远心中怒火升腾,起身就想要冲出去。只是最后的理智阻止了他这种毫无意义的冲动,忍了再忍之后,堪堪停下脚步。

    吵闹、叫骂、诅咒、砸门的声音一直不间断的响起,不断的冲击着徐修远的神经。整整一个下午过去,直到临近傍晚时候外面才渐渐安静下来。

    而此时的徐修远已经快要接近暴走了。

    徐修远脸色铁青,眼中满是掩盖不住的滔天怒意:“不能再坐以待毙了,必须马上澄清事实!妈的,不管这女人打得是什么算盘,都绝不能让她如意!”

    正在此时,一阵钥匙转动的声音从门口处传来,徐修远心中一动:爸妈回来了?

    徐修远连忙起身向门口走去,正好看到徐父和徐母刚刚回身将防盗门关好。但在徐母转身的那一刻,徐修远的眼神却猛然定格在了徐母的脸上。

    “妈……”徐修远张了张嘴,满脸震惊和不敢相信,整个人直接呆在了那里。

    只见徐母的左脸颊此时充着血,肿得像个馒头一般,眼眶周围乌青,一条伤口从左眼角蜿蜒至耳朵位置,蜈蚣一般的狰狞难看。

    因脸部高肿而被挤得微微眯起的眼睛之中充满了吓人的红色血丝,手臂上也有着几块乌青痕迹。

    脸上的伤口,手臂的淤青,身上的灰尘,令徐母此时的精神十分萎靡,看到徐修远,徐母连忙侧过了脑袋,似乎是不想被徐修远发现自己的伤。

    可这么明显的伤势,又怎么可能看不到。

    看着徐母脸上那狰狞难看的伤口,徐修远此刻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被一把攥住,抽抽的开始疼。

    “妈!”

    徐修远一个箭步窜了过去,声音微颤:“妈,这是怎么回事?!”